《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国际

YT新媒体 2018-08-03 09:29

原标题:接待川普晚宴之后,布伦海姆宫坠入伊夫·克莱因的蓝色宇宙

1

川普访英4天行程中,英国政府只请他吃一顿晚宴,在丘吉尔的出生地——一栋18世纪留下来的巴洛克宫殿Blenheim Palace。在川普离开不到一周的时间,Blenheim Palace(布伦海姆宫)开始“feeling blue”,但不是情绪低落的蓝色,而是拥有“国际克莱因蓝色”(International Klein Blue)注册版权的法国艺术家Yves Klein(伊夫·克莱因)在英国最大的个展。

2

Portrait of Yves Klein during the shooting the documentary of Peter Morley "The Heartbeat of France". Studio of Charles Wilp, Dusseldorf, Germany, February 1961. Copyright Charles Wilp / BPK, Berlin.

Klein如果还在世,他将会在此庆祝他的90大寿,然而这位柔道黑带4段的高手在1962年——年仅34岁——就因为心脏病发作病逝巴黎。Klein虽然是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上一次在伦敦的展览已经是40年前的事情了,2014年由Edward Spencer-Churchill勋爵创立的Blenheim艺术基金会(Blenheim Art Foundation)为了庆祝5周年,决定让这个金碧辉煌的宫殿变蓝。

3

1928年出生于法国南部尼斯的Klein由于双亲都是艺术家,对艺术相当抵制,但却热爱柔道。由于柔道从灵魂元素的平衡和利用他们的能量中获取灵感的训练让Klein相信,大自然中水,火,土地隐藏相当多的能量,这种类似禅宗“无”的概念,导致他有一天跳下建筑,“跃入虚无”,要求世界接受“无”的概念,创作“非物质“(immaterial)的艺术,他的作品虽然颜色单一,却包含了无限的宇宙。

4

Installation view, Blenheim Palace, Yves Klein, Pure Pigment installation, courtesy of Blenheim Art Foundation, photo by Tom Lin

一进入宫殿的大堂,立刻面对了一大片蓝色沙漠。这是生的,未经处理蓝颜料,拥有注册专利IKB。Klein1957年到意大利Assisi旅游时看被Giotto湿壁画中填满整个空间,却又一无所有的湛蓝感动,从此之后他开始了蓝色革命,立志将宇宙染色,让世界变蓝。出生在蔚蓝海岸尼斯的他甚至说过,蓝色天空是他第一件作品。在巴黎展览时,他向天空放送了1001个蓝气球,他制作创蓝色明信片,甚至调配蓝色鸡尾酒。

5

Installation view, Blenheim Palace,Yves Klein, Untitled Blue Monochrome, courtesy of Blenheim Art Foundation, photo by Tom Lindb

他认为“蓝色没有尺寸,它超出了尺寸,而其他颜色则有一些心理空间。所有的颜色都带来了具体,物质和有形想法的联系。例如,红色预示着炉膛发热,而蓝色则更能唤起海洋和天空的联想,这些都是有形的、自然界可见中最抽象的。”

令人惊喜的是,Klein的单色作品与宫殿的巴洛克装饰虽然在年代与风格相差胜远,却一点也不冲突。Blenheim以收藏的Meissen瓷器为豪,策展人在摆满了晚餐服务的柜子内参杂了Klein用来调色的盘子。不明就里的观光客看得一头雾水,但是这些涂满了金色,粉红,蓝色颜料的盘子,除了有调色的功能之外,还象征了艺术家对这三种颜色的尊重。

6

Installation view, Untitled Pink Monochrome (1956), Untitled Yellow Monochrome (1957), courtesy of Blenheim Art Foundation, photo by Tom Lindboe

对他而言,这三色犹如基督教中的三圣一体,金色代表了神圣与天堂,代表了提升升华,是财富与神性的结合,粉红色犹如肉体的皮肤,对克莱恩而言,肉体不仅仅是我们的躯壳,还可以成为创作的工具,在人体测量系列作品中,他让模特的身体沾上颜料,在他的指挥下,在画布上滚动,用肉体来创作。Klein曾经说过,只要他碰过的,都会成为艺术。这种创作的方式非常原始,几乎是回到原始的纯真。

7

Installation view, Blenheim Palace,Yves Klein, Untitled Sponge Sculpture, courtesy of Blenheim Art Foundation, photo by Tom Lind

8

Yves Klein’s Pigment Tables (1961) – blue symbolising the infinite sky.

9

Installation view, Blenheim Palace,Yves Klein, Relief Portrait of Arman, Relief Portrait of Claude Pascal, courtesy of Blenheim

金色,粉红与蓝色不断在展览中出现,在State Room内,这些颜色以矮脚桌的形态出现。在Long Library,金色与蓝色结合,这是克莱恩毕生挚友,艺术家Arman与诗人Claude Pascal两人的人体雕塑,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在19岁时,躺在尼斯的海滩上,他们将自己比喻成大自然,Arman是大地,Pascal是空气,而Klein则是一望无际的蓝天。这两件雕塑一方面是纪念他们之间的友情,另一方面也是他们在Klein,艺术生涯所扮演的角色。

10

Installation view, Yves Klein, Jonathan Swift (c.1960), courtesy of Blenheim Art Foundation, photo by Tom Lindboe

在同一个展厅内还有克莱恩的Fire Painting。前面提到,柔道训练让克莱恩对五行有特别感情,用火来创作,似乎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他首先让全身湿哒哒的模特的胸部,腹部与大腿——他所谓的生命的起源,沾上画布,在火烧之后,模特原先的湿印就会显现出来。创作出来的作品同时具有橘红,土黄,焦黑等色调,但是他坚坚这些依旧是金色,粉红,蓝色的衍生,他在1961年对艺术批评家Pierre Restany解释,“火是蓝色,金色和粉红色。它们是单色绘画中的三种基本颜色,对我来说,它是世界的普遍原则。”

11

Pluie bleue, 1957, suspended from the ceiling of the Great Hall.

克莱恩最重要的作品“非物质”虽然已经不存在,但是在同一个展厅内可以看得到作品创作与消失的过程。为了倡导他的非物质观念,他决定出售“限量版”的作品“非物质”,要求收藏家提供16条10g重,一共160g重的金条,艺术家将金条收据给收藏家看之后立刻烧毁,将纸灰撒入塞纳河,另外,依照规定,艺术家必须将金条的一半也投票河中。好莱坞制作人Michael Blankfort就是“非物质”的收藏家之一,但是他的金条缩水,只有14条,在装饰艺术博物馆馆长Francois Mathey的见证之下,收据被烧毁,7条金条被投入河中,两条捐赠给博物馆,剩下5条被艺术家留下。多年之后,收藏家Blankfort念念不忘这段往事“不论我到那里,身旁总是伴着克莱恩非物质的作品。

12

Transfer of "Zones de sensibilitié picturale immaterielle" to Michael Blankfort,Pont au Double, Paris, February 10, 1962© Yves Klein / ADAGP, Paris, 2014© Photo Gian Carlo Botti

在金碧辉煌宫殿内展出非物质的艺术,似乎相当讽刺,坚信正能量的克莱恩如果还在世,一定不同意让自己的作品成为讽刺的工具,他作品所包含的崇高与永恒,与Blenheim宫殿这栋建筑杰作,以及收藏的艺术作品,其实是从对比中产生能源,互相吸取能源,共同达到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