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艺术眼SPY 2018-08-02 16:32

原标题:这是一个连安迪沃霍尔和大卫霍克尼都喜欢的时代

小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

1981年5月,44岁的艺术家大卫·霍克尼和72岁的诗人斯蒂芬·斯彭德以及当时霍克尼的助手三人展开了一场为期三周的中国之旅,途径上海、西安、南京、杭州、无锡、上海、桂林和广州,并将旅途的见闻以图文的形式结集成册。

《中国日记》于2017年1月正式翻译成中文出版,这本碎片化多角度的中国日记既让我们领略了80年代初中国地域的不同方面。

如斯彭德所言,“就像人生、中国让我想起很多诗歌”。

大卫说艺术家要精彩旅行,在前往埃及、洛杉矶之前,他的脑海里就已经有一幅幅图像,但在来中国之前,他完全没有出现图像。

他对中国的描述,哪怕在文字中也充满着绘画的语言。

比如人行横道的招牌、漆器厂内的粉笔告示牌,四处的墙上画着各种动物。

桂林山水甲天下,这句话对外国人也有用,桂林的山水让大卫着迷,也是他在中国日记中描绘的最多的素材。

桂林山水

中国之旅结束之后,他开始创作了日后成为他标志性艺术的摄影拼贴作品特色。

梨花公路

安迪•沃霍尔和他的摄影师朋友Christopher Makos在1982年的11月到了北京旅行,跟现如今的游客一样,去了北京饭店,去了故宫、长城、十三陵、颐和园,拍了很多照片,还血拼了北京商城。

右Andy Warhol 左Christopher Makos

2008年,Christopher Makos接受中国记者采访时,说起与中国的缘分,多年后旅行袋再次被开启,行李牌,头等舱送的鞋套和茶包。

这些当时的寻常物件,反映着那个特殊时代一个外国人在北京的经历。

当年的美加净牙膏,彩色牙刷,友谊商店的包装纸,设计和质感都透露着那个匮乏时代的各种细节。

当年无意的采集,经过时间成为了惊喜和记录。

看着这些珍贵的属于中国人的回忆,你的回忆会不会被唤醒?

七八十年代,这是一个连安迪沃霍尔和大卫霍克尼都喜欢的时代,那时候有大大卷、玻璃瓶汽水、小孩都馋哭了的糖果和老版钱币。

还有那骇俗一吻的《庐山恋》,作为一个生于对那个年代还有着一些回忆的现代人,郭凯敏也是父母一辈很多人的梦中情人,他的腼腆和单纯,曾经让多少女性心旌摇曳。

作为那个年代的电影,在1980年轰动全国。

据说影片放映的时候,整个庐山别说住宿了,很多年轻人过来没地方住。

可对于大多看过它的人来来说,着是一件非常奇妙甚至一生只此一次的观影体验。

时光似乎在影院里停止,每天都循环在1980年的那个夏天。那个时代的爱情在大家心里正如张艺谋的《山楂树之恋》一样纯洁神圣,令人向往。

当代艺术家刘海轮也为八十年代的爱情做了一份纪念。

我们的八十年代-我的女王

这是两只白羊在戏剧性黑色幕布上的合影,将一些极具象征意义的元素赋予动物以人格。

八十年代是改革开放的初期,画面中羊先生和羊小姐呆滞的眼神中又充满了对新生活的向往。

羊女士头上的银质皇冠和耳朵上的水晶耳坠,是八十年代人们开始摒除重男轻女思想,女性独立并追求幸福权利的时代的开始。

再者,羊这种动物是温顺的,艺术家利用羊这一形象说明,那时候拥有着美好爱情的人们,他们的灵魂也是温顺谦和的。

羊先生和羊小姐不正是那批八十年代青年奔向未来的剪影么?

这是一个让很多人羡慕喜爱的年代。

很幸运,可以与这个时代有过交集,一生只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