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孔夫子旧书网 2018-07-31 14:26

原标题:文化 | 国宝《千里江山图》背后藏了多少秘密?

中国绘画史的奇迹《千里江山图》是怎样创作出来的?创作者王希孟有怎样的经历?《千里江山图》画的是哪些地方?宋徽宗要《千里江山图》做什么?应当如何欣赏这幅画?

《千里江山图》卷是真迹吗?

画中蔡京的跋文 “希孟年十八岁,昔在画学为生徒,召入禁中文书库。数以画献,未甚工”所提到的“画学”和“禁中文书库”说明了此跋文为真迹。造假的跋文,通常不知道这两个机构同时出现在中国北宋。画学(1104-1127年),经过多次调整,存世23年,宋徽宗为了提高翰林图画院和翰林书院的艺术功力建立了画学,是皇家培养绘画学生的学校,古代史上从未出现过,具有唯一性。叫这个名的文书库也是历史上唯一在宋代出现的机构,它有两个,一个是管理税收档案的部门金耀门文书库,另一个是管理皇家文墨的机构书艺局文书库,王希孟很可能是在后者当差。

“画学”建于1104年,招收的学生名为生徒,分为“士流”与“杂流”,名额为30人。士流文化程度较高,杂流文化程度较低。北宋时有专门为小孩设立的一套考试机制,称为神童制,设立童子科,考中后可以设进士出身,到了当官的年纪便可直接授予官位。北宋后期,徽宗将绘画纳入神童制,在宰相蔡京的发掘下,当时未满十岁的王希孟通过重重考试,于1107年入画学。王希孟属于生徒中的士流,他在这里需要用三年的时间学习诗词、绘画、人物、山水、花鸟、走兽等,画学三年结业后,本应进入画院,而王希孟未通过考试,后进驻文书库,从事登记档案的工作,之后在蔡京的推荐下,结识宋徽宗。王希孟先入画学,后入文书库,他几次向徽宗献画,徽宗认为他“未甚工”,即画的不够工整,但“上知其性可教”,即素养较高,值得一教,所以 “亲授其法,不逾半岁”,亲自教授他绘画,不出半年,王希孟完成《千里江山图》,献给徽宗,徽宗赐给蔡京。

《千里江山图》卷破损处

从《千里江山图》卷的破损处可以发现,王希孟作画用的绢,造价昂贵,当时他的俸禄是1000多个铜钱,如果要买这种绢需要花去半个月的俸禄,徽宗赐给王希孟作画用的上等绢,颜料,还有半年的作画时间,王希孟完成了《千里江山图》。同时代的宫廷画匠用相近尺寸的绢临摹了唐代张萱的《虢国夫人游春图》,还有画工拿去绘制《听琴图》,除上述几幅图画之外,徽宗自己的《瑞鹤图》也使用了相近尺寸绢,这些绘画有一个共同特点,即均为设色。这说明宋徽宗登基之后在绘画方面要集中精力、时间、材料解决宫廷画家绘画的设色问题,建立一个皇家宫廷的审美体系,在这个审美体系下完成的作品还应具有多样性。皇家宫廷绘画,主要是富丽堂皇的颜色,王希孟在这方面可塑性很强,宋徽宗赐令王希孟帮助他建立一个宫廷山水画的设色体系,解决设色问题。

《千里江山图》画的究竟是什么地方?

王希孟绘制这幅画的时候不到17周岁,这个年龄段不可能把宋代的名山大川都游历一遍,古代的交通工具比较慢,当时从杭州到北京坐船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所以王希孟不可能去过很多地方。这幅画绘制的其实是山峰而非山脉,在山脉中,山与山之间是有关联的,脉是有走向的,所以叫山脉。山峰跟山峰之间不可能没有关联,不是孤立的,也不是忽然从地底下冒出尖峰。这一点需要去生活、去观察、去体验、去目识心记。《千里江山图》中的自然景观是在大江大湖边上,耸起一片高峰,从现代卫星地图来看,这个景观在当时的庐山鄱阳湖。庐山是第四纪冰川的遗迹,两边有高耸的山峰,中间有峡谷,所以在《千里江山图》中多次出现两边的高峰中间夹着峡谷,这是庐山特有的自然景观,山脚的湿地,那就是鄱阳湖。

庐山、鄱阳湖、长江卫星地图

第四纪冰川遗迹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站在庐山里面无法看到庐山原本的面貌,但是站在鄱阳湖看庐山,可以看得一清二楚。所以王希孟是站在山下的鄱阳湖看庐山上这些景观的,包括庐山的标志性景观庐山瀑布也与画中极为相似。五代荆浩的《匡庐图》同样描绘过这一景观。

庐山三叠瀑布

画中四叠瀑布

双瀑

《千里江山图》中还描绘了很多船,概括起来包括两种船,一种是漕船,一种是客船。漕船用于运货,船舱像长型的乌龟背,只开了两个透气的窗口,与《清明上河图》中的漕船相似,王希孟住在开封,那里有很多这样的船。还有一种是客船,左右两侧各有垂直的船舱,与《清明上河图》中的客船相似。画中还有一种脚踏船,类似于今天公园里的踩水车,这种船长度约百余米,唐宋时期,在长江中游,鄱阳湖一带有很多这样的船,用于货运、载客比较方便。北宋时期在洞庭湖造船,南宋初期发明了这种船,这个理念后来被用到了大船,两边装有轮子,用脚踩踏时,船速非常快,不容易被超越。

《千里江山图》中的建筑并不豪华,属于宋代隐居性的比较简朴的建筑,图中还有模仿匡裕隐居的神庙。传说在周朝时期,有一个叫匡裕的人,他带着七个兄弟一起去庐山隐居修炼,最后得道成仙。后来汉武帝路过庐山时,当地人告诉他说匡裕在这里修炼成仙,汉武帝当下封匡裕为庐山的山神以做纪念,因此匡裕又叫匡君、匡神。

隐居

模仿匡裕的隐居生活

北宋诗人陈舜俞写了《庐山记》,记载中说:“通隐桥之西一里有匡君庙”。在距离匡神庙不远的地方有一座桥,叫通隐桥。这本书完成于1072年,距离王希孟画《千里江山图》大概四十年的光景。也就是说这幅画在描绘当时的通隐桥时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疑是匡神庙

疑是通隐桥

王希孟画了各种各样不同的建筑,水车、渔村、寺观、农舍、酒馆、书院等,以及建在悬崖顶和悬崖缝里的崖居建筑,这里有一个分布规律是,除了寺庙之外其余均为隐居建筑。画中绘有两进的院子,在院子最后面建有一个草垛子形状的房子,这是古时候最简易的隐居草屋。

磨坊

寺观

渔村

农舍

酒肆

书院

书院

岩居

崖居

隐居

江南建筑样式

画中还绘有一个三层的炼丹台,旁边还绘有两只与道士成仙相关的仙鹤,疑是庐山道教白鹤观。

《千里江山图》卷中疑是白鹤观

画面的远处似乎是庐山下面的西林寺和西林寺塔。画中的木质桥梁不是鄱阳湖的桥梁,鄱阳湖至明代才出现桥梁,而且是石头桥。通过查阅文献和考证,画中的木质桥梁是北宋时期苏州的长桥,这个长桥是由木桩打下去,桥中间还有一个凉亭。画中人物的活动丰富多样,有牵着毛驴的粮商,有乘船出行的旅人,有捕鱼的渔民,还有文人雅士品茗交流的活动。

疑似庐山附近的西林寺和西林寺塔

长桥

在这幅画中还可以看到沙滩和很多礁石,因为湖里没有礁石,沼泽地也没有礁石,但海边是有礁石的,由此可以推断王希孟很可能去过海边。因此可以把王希孟早年曾游历过的地方一一标出,画中同时出现了双瀑和四叠瀑,这个景观在北宋只有一处,是福建仙游,由此确定他去过闽东南,大量的沿海礁石可以说明这一点。之后他北行去求学,经过南昌去开封,途中游历庐山,过九江,到九江可以坐大船,顺江而下经过润州要换船,润州离苏州较近,苏州在当时是中国南方很重要的地方。画中的苏州长桥如果不曾亲眼所见是画不出来的,由此可以推断他是在这个时期绕道见到了苏州长桥,最后乘坐运河船一直到开封。这样一来,便可大致清楚王希孟早年的游历。

礁石

宋徽宗要借着《千里江山图》做什么?

当时的宋朝已经形成了两种审美意识,第一种是悲天悯人的审美观,主要表现底层生活,怜悯众生。这种审美观的创作者大致包含文人画家,职业画家,部分宫廷画家。此类画的景象大部分以雪天灰暗色调为主,表现画家对世事的感叹,对苦难的关注,对弱小生命的哀怜,有很强的沧桑之感。例如关仝的《关山行旅图》所表现的残破山水;北宋初期郭中恕的《雪霁江行图》,描绘了大雪刚停,货船便恢复航行,船工缩手缩脚的撑杆,说明人们生活很艰辛;李成的《读碑窠石图》呈现了地老天荒的沧桑凄凉之感。

第二种审美意识是文人审美观,“萧条淡泊”是文人画家的内在。王诜的《渔村小雪图》、梁师闵的《卢汀密雪图》、苏轼的《枯木竹石图》、李公麟的《临韦偃牧放图》、米友仁的《潇湘奇观图》等所表现的就是这种审美观。

宋徽宗想要建立一种新的审美意识——“丰亨豫大”,它来自于《易经》,宋徽宗在蔡京的蛊惑之下为这件事情做准备,蔡京曲解了“丰亨豫大”这四个字,这四个字在《易经》里原本的意思是:天下富足,百姓安定,君王可以在这个时间内为老百姓做一些事情,比如修路、挖渠、植树等等。但是蔡京却曲解为:天下富足,百姓安定,君王应该好好享受,重新分配天下的财富,比如用生辰纲,花石纲等建造园囿,修建新的宫殿。等到宫殿建筑建成之后,内部装饰需要绘画,当时除了壁画之外,展示绘画的方式主要是屏风,在屏风上绘制悲天悯人的绘画与宫殿建筑并不契合,而青绿山水的审美画作与这些修建的宫廷格局是相切的,这是徽宗时期对“丰亨豫大”思想的曲解。宋徽宗要求画家用色彩表现出富丽、华贵之意,但当时的许多文人画家并不喜欢这种风格,他希望凭借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在解决宫廷山水画设色问题的同时,也建立起这种“丰亨豫大”的审美意识。

《千里江山图》有过哪些收藏经历?

在蔡京获得《千里江山图》之后的第13年,1126年,他因政治原因被宋钦宗废黜,查抄财产后,这幅画回到到皇宫。金军破汴时,北宋灭亡,《千里江山图》卷在开封散轶,回到的南宋高宗朝,为高宗后吴皇后所藏,因南宋朝廷对蔡京抱有反感的态度,所以理宗将这幅画前面位置带有蔡京题词的地方移到了后面,为确保画面的完整度,把后面没有题词的部分移到了前面。大概在吴皇后驾崩之后,流入金国,据考,被金代宰相高汝砺收藏。元代时,《千里江山图》卷被高僧溥光所藏,并有接题,得知溥光在“志学之岁”(十五岁)就目睹了《千里江山图》卷,此后他赏阅近百次。在溥光的题跋里提到,“丹青小景”,宋朝时期,丹青小景指代所有江南景致,因此即便是12米长的《千里江山图》画卷,在这里仍然被称为丹青小景。溥光高僧圆寂之后,这幅画应该是在他捐建的胜因寺保管,明代寺废,至清初被梁清标收藏,后进入清宫,被康熙、乾隆收藏,著录于《石渠宝笈》初编。在1923年时,这幅画被溥仪盗出宫外,抗战胜利后,被古董商靳伯声收藏,之后,被靳伯声弟弟卖给文化部文物事业管理局(今国家文物局),1953年拨给了故宫博物院。

《千里江山图》卷的递藏历史简言之则是:宋徽宗→蔡京……南宋高宗吴皇后→……金代高汝砺……→元代溥光(庙产)……→清初梁清标→清宫→伪皇宫溥仪……→现代靳伯声→文化部文物事业管理局(今国家文物局)→故宫博物院(省略号意即尚有藏家)。

《千里江山图》有哪些艺术影响和作用?

首先是解决了山水长卷的布局,在此之前,没有如此长的山水画卷。其次,解决了青绿用色的问题。第三,“青绿”成为元代文人画家的重要艺术语言。最后,青绿山水在明清流行于民间,特别是苏州地区。

怎么欣赏《千里江山图》卷?

这幅画按照布局可以分为七段,画七组群山,长短不一。可以把这几段比喻成一曲交响乐,大致结构是,刚开始第一段山峰比较低矮,像小丘陵;第二段,山峰慢慢的高耸起来;第三段,山峰越来越高,最后第四段是山外整体的气势;第五段是高耸着的山峰,这个高峰应该是庐山最高的山峰汉阳峰;第六段,慢慢变得平缓;第七段结束的时候,给了一个“非常强劲的音符”。

第一段

第二段

第三段

第四段

第五段

第六段

第七段

画中的青绿色来自于真实的自然山川,下过雨后的庐山,近处的山是绿色的,远处的山是青色的。远处的山呈现出青色是空气的缘故,所以越远的颜色越青,到近处则是翠绿的颜色,青绿两种颜色是王希孟从自然景观之中观察概括提取出来的,但具体运用在绘画上不能过于机械,青绿两色可以交织重叠。

推测这幅画中的风景在庐山还有一个理论依据,这幅画里面表现有孟浩然《彭蠡湖中望庐山》的诗意,古代称鄱阳湖为彭蠡湖。

彭蠡湖中望庐山

孟浩然

太虚生月晕,舟子知天风。

挂席候明发,渺漫平湖中。

中流见匡阜,势压九江雄。

黯黮容霁色,峥嵘当曙空。

香炉初上日,瀑水喷成虹。

久欲追尚子,况兹怀远公。

我来限于役,未暇息微躬。

淮海途将半,星霜岁欲穷。

寄言岩栖者,毕趣当来同。

“中流见匡阜,势压九江雄”。匡阜即庐山的暗连峰。

“峥嵘当曙空”,此处画了曙色。天亮的时候,出现曙光,表现曙光要把天的颜色加深,下面一点用绢的黄颜色作底色不罩染,衬出曙光初照的情景。

“瀑布喷成虹”,画面所有的瀑布都呈现彩虹的弧线,颜色是五颜六色的,有意识的染成了彩虹的颜色,下过雨之后,空气中有雾,把弧线像彩虹那样勾出。

“渺漫平湖中”,苍茫一片,还有沼泽。

“寄言岩栖者”,是岩石底下居住的人家。

“挂席候明发”,雨过之后,出现了曙光的颜色,画中的船把船帆升起,等待天亮出发,南方船帆是用竹席做的,所以叫挂席候明发。

在孟浩然的诗里充满了这幅画所表现的内容,画中很多事物与这首诗相契合。宋徽宗检验画师水平的高低,首先考唐诗,进入翰林图画院,画师必须以唐诗为题材作画,要画出诗意,因此王希孟遇到的考题可能是《彭蠡湖中望庐山》。

画在绢上的画是不允许出错的,这需要很深的功夫,在这幅画中并未出现大的绘制错误的地方,可见王希孟画功之深,也体现了他对所绘场景进行了细致深入的观察。

在宋朝,有颜色的山水画通常被称为“设色山水”或“著色山水”,因而《千里江山图》最初的名字很可能是“设色山水”或“著色山水”,宋朝的时候没有“青绿山水”这种说法。这幅画递藏到清初梁清标时,其藏品中的大多数流入清宫,其中包括《千里江山图》卷,梁清标在重裱时题上外签:“千里江山图”,乾隆皇帝称之为“江山千里望无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