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视觉 >视觉

Cosense新青年 2018-07-27 15:48

原标题:我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原来每个泳池都不简单

夏天最不可缺的元素是什么,西瓜、空调还是冰淇淋?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的夏日必备。空调解不了的烦闷,冰淇淋化不开的粘腻,就交给泳池吧。

在艺术家们的手中,平凡的泳池也摇身一变成为一件赏心悦目的艺术品。

“ 上帝视角下的泳池 ”

圆形的滑梯形成一个蜿蜒的雕塑,整个场景让人想起一架大钢琴的顶部;一个蓝色的长方形游泳池里有不少的游泳者,岸上还有几个人享受着日光浴……

这些令人惊叹的空中风景,来自德国的摄影师Stephan Zirwes ,通过他的镜头游泳池也变成了艺术品。

Zirwes用他的哈苏相机在3000英尺的直升机上拍下了这些照片,后期再通过Photoshop处理这些图像,游泳池边的多余的物体被抹去,泳池安静而孤独地存在着。

他的作品乍一看具有美感而纯粹,简单的画面构成与清凉的色彩搭配,给人视觉上的愉悦。但其实这些作品向凝视着它的目光揭示了一些更深层的东西。

“游泳池让我想起了我小时候在公共泳池里度过的时光。公共泳池仍然可以成为一个象征,表明人人都应该免费获得水的重要性。”

Stephan Zirwes将公共泳池与用于私人泳池的饮用水浪费进行了对比。关注的是公共泳池的私有化,来强调将公共资产私有化用于商业开发的趋势。他通过他的各种形象的对比和联系来探究政治、社会议题。

那些总是处于抽象边缘的事物,恰好是他的焦点。他的照片并没有讲述一个故事,而是触发了一种情感。他用简洁的视觉语言使我们对这个有新闻价值的问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Zirwes也因这些摄影作品获得了索尼世界摄影奖,实至名归。

“梵高的耳朵”

对来自柏林的恋人及工作好拍档Michael Elmgreen和Ingar Dragset在纽约曼哈顿第五大道的洛克菲勒中心(Rockefeller Center)前建造了一个耳廓形的蓝色“泳池”。

青蓝色的池底,抛光的扶梯,明亮的灯光,与泳池底色快要融为一体的跳水板,一切细节都与普通的泳池无异。但整个泳池确是“竖立”在两栋建筑之间。

这个重达4.5吨的泳池是在波兰建造,用卡车运到比利时,再用船运长途跋涉到纽约。

起伏的曲线勾勒出了一只耳朵的轮廓,这个装置名为「梵高的耳朵」。艺术家说这是这个游泳池最完美的名字,它打开了一种形式本身的可能性。

就像梵高绝望地割掉自己耳朵的一样,这个错位的游泳池也让人们好奇为什么,并在这个令人费解的场景背后寻找自己的推理。

在美国,这种私人游泳池通常是富裕阶层的象征,艺术家却抽掉了池里面的水,让它圪立于曼哈顿中心商业区第五大道的街头,泳池四周的行人匆匆走过。“就好像一艘外星飞船在这个有着熙熙攘攘的游客、摩天大楼和商业活动环绕的行人广场上中着陆了。”

就算身处洛克菲勒广场的所有繁忙的交通和商业活动中,人们也可以尽情想象在阳光下慵懒的日子。在这段闷热炎炎的夏日里,远远地望见如此清凉的泳池,一扫烦躁难耐的心情。

后院的泳池「Court Yard」

南加州丰沛的阳光、在蓊郁的绿树环绕下有所收敛,悠长的午后,平整洁净的庭院,几把沙滩椅正对泳池,矜持相视,时光缓缓流淌。

欢迎来到我家的后院,终身一跃,沉浸在无比的清凉之中。

TJ Tambellini是一位洛杉矶的摄影师,他擅长捕捉生活中不为别人察觉到的艺术。色彩在他的镜头下奔跑流动,纹理细致而生动,细节被放大,看见照片的片刻感受到满溢的活力。

他用他的镜头寻找夏天的痕迹,寻找隐藏在后院的活力。

慵懒的阳光,棕榈下的阴影,彩色墙边的游泳圈,太阳再烈,也让人想下一秒就跳进泳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