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国际

UnderstandA其然 2018-07-27 10:15

原标题:2018西岸艺博会,来势汹汹德国队了解一下~2018-07-09 21:13艺术/艺术家

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将于2018年11月8日至11日举行。2018年,来自亚洲、欧洲和北美洲38个城市的近90家国际重要画廊将呈现首屈一指的当代艺术创作。

其中包括了10家德国画廊——其中7家是第一次参加西岸艺博会。

近年来,德国艺术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口碑和市场日益丰收。

德国的艺术家一直走在了时代的前锋。德国独特的历史和传统,涌现了一批又一批永远独特印迹的艺术家。

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为分界线,德国战后的艺术史从未脱离过世界政治的版图。作为战争发起国和战败国,德国的历史成为了战后一代艺术家必须面对和消化的对象。从博伊斯到基弗,从巴塞利兹到里希特,面对沉重历史时,艺术家的回应成为了必须的功课。面对原罪,面对战争创伤,面对意识形态的分崩离析,在历史的虚无中重新寻回立足点,使得一批艺术家成为了历史的同行者。

战后德国的艺术机构和艺术制度也发生了许多变化,卡塞尔文献展开启了一个新的以艺术探讨社会、政治问题的范式,在明斯特小镇上的雕塑展一开始以叛逆之姿进入大众视野,却也渐渐激发了一个城市的活力。不同区域不同城市除了美术馆和博物馆系统之外,“艺术协会”的制度得以延续并支持着艺术家的展出。

另外还有大量的公益性质的基金会,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可以为新的项目申请经费支持。这些机制让德国的艺术家可以在市场和公众之间寻找属于自己的位置。

德国的画廊在整个相对良好的生态环境中,也形成了某种乐于进行先锋实验的精神。

德国在1989年-1990年经历了举世瞩目的两德统一,再一次成为了世界舆论的中心。这份经历再一次成为了那一代德国年轻艺术家的重要思想资源。

东德板块的艺术家进入了全球化的艺术版图。之前唯有从东德离开,才能在西德获得世界性的关注的艺术家,如里希特、彭克,在1990年后,渐渐扩大到了整个德国。

青壮派渐渐赢得了瞩目,如尼奥·劳赫、丹尼尔·里希特 等在绘画上重新获得力量的艺术家。

柏林也有其特殊的位置和价值,全世界的艺术家都热爱在柏林生活和创作。

柏林就像上个世纪30年代的巴黎,以及70年代的纽约,作为世界政治和文化中心而存在,源源不断地输出着力量。

欧洲的艺术生态历来不是割裂的。德国的当代艺术家在德国获得了一定瞩目之后,下一站往往是巴黎、伦敦或者纽约。

全球化的知识流动和资本流动使得作为经济体的画廊跟随着大趋势向前。

如今中国作为一个上升期之中的艺术大市场,获得中国收藏家的关注、和中国渐渐壮大成熟的艺术观众互动,成为了德国画廊越来越重要的计划。

我们就此次参与西岸艺博会的“德国队”做一个小介绍,这是他们第一次来西岸艺博会。

Michael Werner Gallery

这个实力雄厚的德国老牌画廊今年第一次参加西岸艺博会。去年11月,他们与复星艺术中心合作了《“暗喻会否成真?”A.R. 彭克个展》,今年,他们将带来更多德国艺术大师的作品。

Michael Werner 画廊以画廊主Michael Werner 命名,他于1963年在柏林创建了自己的第一家画廊 Werner and Katz,第一个展览展出的便是乔治·巴塞利茨的画作。

1967年和1990年,他分别又在科隆和纽约开设了自己的画廊。

Werner 在整个职业生涯中发现并培养了一批最重要的战后艺术家,其中包括乔治·巴塞利茨、马塞尔·布达埃尔、詹姆斯·李·拜厄斯、约尔格·伊门道夫、马库斯·吕佩尔茨、佩尔·柯克比、A.R.彭克和西格玛·波尔克。

2002年,Michael Werner开到了伦敦。

这是一家有所坚持的画廊,Michael Werner 五十多年来都在矢志不渝地支持同一批艺术家。

“上世纪 70 年代的时候,我差点破产。我有 15 年的时光,毫不成功。那时候人们对绘画没有兴趣。于是我就买了许多艺术家的作品,他们得生活啊,我没有想太多。”Michael Werner 说,做一个成功的艺术经纪人,“你必须幸运,你也必须很固执。你必须有信念。信念是最困难的。因为潮流变来变去,每 10 年都会有新的趋势。绘画有一段完全不被人感兴趣。总要花一段时间,人们才会意识到——其实没有什么新的东西。 ”

A.R. Penck: Paintings from the 1980s and Memorial to an Unknown East German Soldier @Michael Werner Gallery, Mayfair, London

Contemporary Fine Arts

这又是一支第一次参与西岸艺博会主单元的德国画廊。

Contemporary Fine Arts是柏林最著名的艺术空间之一,从1992年成立以来,以其代理艺术家的丰富性闻名,有艺术大师坐镇——比如当代艺术杰出的代表人物乔纳森·米斯、德国“新表现主义”代表人物乔治·巴塞利玆、裸体肖像大师马克·布兰登堡、已故艺术大师诺伯特·施文科夫斯基、尤维·托比亚斯、丹尼尔·里希特和卡蒂亚·斯特伦兹等等,还有他们大力支持的新兴艺术家占据了另一半的重要位置。

2014年,他们在柏林开了一家pop-up商店,尝试艺术以零售的方式进行,在那里,你可以买到一件15欧元的艺术T恤。高质量,有逼格,来自最棒的艺术家。

CFA已经有了相当成熟的运营经验,另一方面依旧在不断尝试“画廊”在未来的新形式。

Georg Herold @Contemporary Fine Arts

König Galerie

相对年轻的König Galerie2018年也是第一次来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

这家成立于2002年的德国画廊关注优质的年轻艺术家,善于发现和培养新星,关注艺术与跨学科的结合,综合了雕塑、影像、声音、绘画、版画、摄影及表演在内的多样媒介形式。

2015年初,König Galerie为了展示其引巨幅概念作品,搬到了St Agnes教堂里——其巨大、粗矿的风格和其他画廊很不一样,也反映了König Galerie敢为人先的魄力。

画廊主Johann König20岁开画廊,一度面临破产,他在自以为的最后一个展览中孤注一掷,实行了丹麦艺术家Jeppe Hein的作品计划——一个动力装置驱动的大铁球在展厅中来回滚动,最终将展览空间完全摧毁—然后一举成名。

“这让我学到了宝贵一课,那就是成功的秘籍就是要对你的艺术充满信心。那些看上去最没有可能在商业上成功的作品往往会成为最成功的作品……这个经历也让我之后有了更多勇气去尝试冒险的决定,也把我的事业带向了成功。”

König Galerie in St. Agnes @Berlin Kreuzberg

Meyer Riegger

西岸艺博会德国首秀画廊团的又一位——Meyer Riegger画廊。

Meyer Riegger自1997年成立之初起,创始人Jochen Meyer 和 Thomas Riegger 就用第一个展为它定了基调——由德国著名收藏家Egidio Marzona的收藏作品构成的展览《无人生还》。这个展览反映了一个特定的年代,也确定了画廊之后的展览会努力建立时间与时间、时代与时代之间学术的、历史的、人文的关系,打通过去与现在。

Meyer Riegger与来自不同年代的许多位艺术家都保持了长久的合作关系,从他们艺术生涯一开始就陪伴、支持着他们,和他们一起探索艺术在当下何为的问题。画廊艺术家涉及的艺术领域也非常广泛,包括了绘画、版画、雕塑、摄影、影像、行为艺术和装置艺术等等。

Meyer Riegger非常强调日常展览的策展部分,意在更深入地挖掘“当代”,以此连接历史和未来。

Jonathan Monk: Who ate all the pies? @Meyer Riegger

Peres Projects

又双叒叕,一家第一次参加西岸艺博会的“年轻”的立足于德国的画廊。

Peres Projects的特殊性在于,他是由 Javier Peres于2002在旧金山创立,之后来到柏林,并以柏林为根据地开展业务。

在Javier Peres眼中,柏林的魅力在于它的国际化,不仅是因为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汇聚在这里,还因为人们的审美和趣味也非常多样化。

它不是伦敦或纽约,它是柏林,它有自己的风格,不是一个copycat。

所以Peres Projects合作的艺术家,来自德国、美国、古巴、洛杉矶、英国、意大利、丹麦等世界各地,非常多样化。

同时,Javier Peres也清醒而坦诚地认识到,柏林当代艺术界的竞争也非常激烈。几乎每个人都在创意领域工作,机会有很多,黑洞也很多。所以Peres Projects尽其所能地帮助年轻艺术家,帮助其在柏林以外的旧金山、洛杉矶、纽约、雅典、斯德哥尔摩等地举办重要的当代艺术展览。

Wild Style: Exhibition of Figurative Art @Peres Projects

Sprüth Magers

由两位女士 Philomene Magers与Monika Sprüth 创立的Sprüth Magers 画廊今年也是第一次来西岸艺博会。两个人配合默契,业内一般认为,Magers有极有远见的商业头脑;Sprüth则深受艺术家喜爱和信赖。

1998年,Sprüth Magers 画廊由Monika Sprüth画廊和Philomene Magers画廊合并而成,现在在柏林、伦敦、洛杉矶分别设有空间,致力于推广现当代最具突破性的优秀艺术家。

Sprüth Magers 长期合作的艺术家包括了托马斯·迪曼德、斯特林·鲁比等著名艺术家,也会定期拓展项目,支持后起之秀,比如西普里安·加亚尔、大卫·欧斯卓奥斯基、米哈伊尔、帕米拉·罗森克兰兹等等。

2016年,当Sprüth Magers在洛杉矶开设他们的第三个空间时,Magers 在接受采访时曾谈到,她相信艺术中人性的价值在当下和未来会显得愈发重要。同年,Sprüth Magers画廊入选“ArtReview POWER100 ”的前五名画廊。

Sprüth Magers @London

WENTRUP

成立于2004年的WENTRUP 画廊是这次来西岸艺博会的十家德国画廊中最年轻的一家,这次也是首次来到西岸。

WENTRUP更愿意尝试新鲜事物,他们支持年轻的、多样的、国际化的年轻艺术家,给许多艺术家一个开始的舞台。

WENTRUP合作艺术家设计的领域有绘画、雕塑、摄影、影像等,带来的艺术项目常常让人耳目一新。

画廊创始人Jan Wentrup说,他们在做出任何决定之前都会做深入的研究,当涉及到新兴艺术家时,他们愿意承担风险。

Timm Ulrichs’solo exhibition @WENTRUP

二次出击,信心十足

BLAIN | SOUTHERN

这是BLAIN | SOUTHERN 第二年来西岸艺博会。

BLAIN | SOUTHERN 成立于2010年,由Harry Blain和Graham Southern创建,他们两人之前是欧洲著名画廊Haunch of Venison的负责人,经常出现在《Art Review》“年度艺术圈最具影响力100人”的榜单中。Haunch of Venison被佳士得收购后,两人渐渐开始筹划创建一个新的画廊,想要“重新回到和艺术家在一起亲密工作的状态”。

他们代理过众多国际知名的艺术家,包括英国当代视觉艺术大奖——透纳奖的得主Keith Tyson和Richard Long。在伦敦画廊成立前,Blain Southern在德国柏林拥有一间1300平方米的艺术廊。

目前,Blain|Southern画廊专注艺术家主导的跨媒体展览项目,包涵对雕塑、绘画、装置和新媒体同等的关注,为世界各地艺术家们不同媒介的创作提供展示平台。

Sislej Xhafa “shadow of curls” @Blain|Southern, Berlin

neugerriemschneider

neugerriemschneider 画廊是今年第二次参加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

1994年,Tim Neuger和Burkhard Riemschneider在柏林夏洛滕区歌德大街69号建立了他们的画廊,首场展览展出了古巴艺术家豪尔赫·帕尔多的作品——后来豪尔赫·帕尔多成为了古巴代表性的当代艺术家之一。

接下来的几年里,neugerriemschneider画廊展出了不少当时并不出名的艺术家的首次个展,比如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弗朗茨·阿克曼、莎伦·洛克哈特、里克力·提拉瓦尼、米歇尔·马耶鲁斯、托比亚斯·雷北格、伊丽莎白·佩顿。这些艺术家现在都已经成为同年代艺术家中最具影响力的。

自2011年以来,neugerriemschneider画廊代理了美国电影人及艺术家詹姆斯·班宁、中国艺术家艾未未、英国当代著名装置艺术家迈克·尼尔森。

Mario García Torres, Not to Belong to Themselves,@ neugerriemschneider

三朝已是老将~

Esther Schipper

这是Esther Schipper画廊第三次参与西安艺术博览会,在10家德国画廊中算是“老将”。

1989年,独立策展人Esther Schipper在科隆建立了她的同名画廊,后来搬到了柏林。

Esther Schipper画廊鼓励那些对传统艺术史发起挑战的艺术家,也非常支持艺术家的临时项目,它是首度展出安吉拉·布洛克、多米尼克·冈萨雷斯·福尔斯特、利亚姆·吉利克、皮埃尔·于热和菲利普·帕雷诺这批艺术家的艺廊之一。

2015年5月,Esther Schipper画廊接手乔能艺廊,进一步囊获了更多重要的艺术家,包括马汀·波伊斯、瑞安·甘德、奈良美智、杰夫·沃尔和刘野。

Esther Schipper在2015-2017年都入选了“ArtReview POWER100 ”,近年,她带领着她的画廊进军亚洲市场的决心和进程有目共睹。

Solo for Ayumi,. Ayumi Paul performing Ari Benjamin Meyers’ score in the exhibition space, @Andrea Rossett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