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教育 >政策

中国美术报网 2018-07-24 16:08

原标题:博物馆游学猫腻多:蹭资源、定高价、缺监管,遭遇媒体“吐槽”

蹭资源 定高价 “博物馆游学”猫腻多

“我是小木匠”主题夏令营火热招募;“中国通史”学习体验营名额紧俏;“龙的传人”故宫深度研学……伴随着中高考中传统文化试题增加,今年暑假打着博物馆、传统文化旗号的“游学”“夏令营”活动不少,且大多收费不菲。

但调查发现,这些听上去很高端的游学项目鱼目混珠,靠网上内容拼讲解词,只要“动手”就标榜“工匠精神”,甚至蹭着免费资源“收费游学”……不仅如此,这些游学项目的质量、价格等监管问题也属空白。

蹭资源 志愿者转脸儿办班 

即将升入初中的刘杰,去年参加过类似的博物馆游学活动,进了展厅,他发现带队老师就是照着说明牌念,同学们的问题也解答不了,“挺没意思的。”刘杰说。

还有的“游学”更省事。在国博、自然博物馆展厅中,一些“游学”带队老师,会给学生发“任务单”,然后解散,让学生从说明牌上寻找答案,还美其名曰“自主发现”。在国博,一位组织学生参观的“老师”一本正经地指着骑驼乐舞三彩俑“胡说”:“这件唐三彩造型很生动,大家可以想想当年人们会把它摆放在哪儿呢?书房、卧室,还是会客厅?”但实际上这是陪葬品。

一位博物馆负责志愿者管理的工作人员介绍,有些培训机构会提前派人来当志愿者,“因为每次新展览开幕前,博物馆会请专家为志愿者义务培训,并且提供大量相关背景素材。这些人拿到了内容后,转脸儿就到培训机构办班,收费讲解。”这位工作人员说,对于这种行为,博物馆很难甄别,发现了也只能劝退。

听讲解 两个小时收399元 

五花八门的博物馆“游”收费不菲。“10天带孩子走遍中国历史”暑期班,非会员标价每人3550元;“深度讲解故宫(含珍宝馆)”每名儿童报价88元起(不含门票)。还有一些个人通过微信公众号等发布针对孩子们的博物馆暑期讲解,收费百元起步。

2018年暑假,一些旅行社打出“国博《复兴之路》大型主题展览研学之旅深度讲解高端团”的广告,大约2个小时讲解收费399元。主办方描述,“资深讲师,多次给高校做专题培训”“学识丰富,极富感染力”,但并未明示讲解人员的相关资质等。一位学生家长抱怨:“这收费快赶上家教了,也不知道水平怎么样。”

缺监管 市场定价无上限 

想了解“博物馆游学”的质量,还真没地儿问。

市教委发布的2018年暑假工作通知中明确:加强对夏令营的管理。各区教育部门要明确“谁主办、谁负责”的原则。各个学校组织夏令营要在区教委报备。

但非校办的“博物馆游学”质量、价格到底谁来管?记者先后拨打教育部门、文博部门、物价局、工商部门等9个服务热线,均未得到明确答案。96391教育咨询服务热线接线员建议记者向各区教委“社会力量科”咨询,记者拨打后,被告知“并不负责相关业务”“到底谁负责不清楚”。各博物馆、文物部门对于类似活动也没有审批和监管权。工商部门则表示,目前“夏令营”“国内游学”等尚未纳入企业经营范围类别。

至于收费问题,价格监管平台12358热线接线员表示,类似活动完全是市场定价,没有上限。参加与否决定权在家长,建议“货比三家”。

别让“博物馆游学”名不副实

“博物馆游学”,一听名字就显得很“高大上”,而且很多机构还打着学习中国历史、体验传统文化、培养匠人精神的旗号,更是诱惑力十足。而对于很多父母家长来说,和暑期火爆一时的海外游学比起来,“博物馆游学”收费相对较低,而且安全性也很高,自然引得很多家长趋之若鹜,纷纷给自己的孩子报名。

然而,很多参加过“博物馆游学”的孩子,却大失所望,觉得收获很小,白花了父母的钱。

孩子们的吐槽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

其一,游学活动的带队老师自己对文物相关知识都不了解,所谓的讲解,基本就是照着文物上面的说明牌照本宣科,孩子觉得很没意思;

其二,有些培训机构更加省事,也更会偷懒,以“自主发现”的名义把任务分给学生,让学生自己去文物的说明牌上寻找问题答案;

其三,很多带队老师不合格的讲解,很容易误导学生,造成他们对历史知识和传统文化的误解,比如有老师把作为陪葬品的东西,当成了古人家里的装饰品,可谓谬之大矣。

通过“博物馆游学”“博物馆夏令营”既可以充实丰富孩子的暑假生活,同时还可以帮助孩子了解中国历史和传统文化,当然益处多多,但是如果一些培训机构挂羊头卖狗肉,那么自然就很难达到预期的效果,同时还耗费了家长的钱财。

实际上,很多培训机构之所以要组织“博物馆游学”,看中的就是目前国内绝大多数的公立博物馆都是对孩子免费开放,免票入内的,但是他们向孩子父母收的钱却一点都不少,所以称得上是“一本万利”,至于他们是否具备相关的资质,能否保证游学的质量,却没人能够说得清楚。

而进一步了解发现,对于“博物馆游学”“博物馆夏令营”,目前还处在既无监管标准,也无监管主体的状态。结果就是各博物馆、文物部门对于类似活动没有审批和监管权,工商部门也没有把“夏令营”“国内游学”等纳入企业经营范围类别,自然也就谈不上市场监管。

正因为如此,所以市场上自然是鱼龙混杂,乱象频出,而为此买单的,只有家长的荷包和孩子们的时间了。

由此可见,对于“博物馆游学”乃至整个国内的游学市场,当务之急是尽快由相关部门出台管理标准、明确监管主体、制定监管举措,进而把服务质量、收费标准等都纳入政府监管范畴,才能维护市场健康发展,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