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违章建筑:特区

“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特区”于2018年7月21日在长征空间开幕。该展览是延续自2006年及2008年系列展览的最新一期,项目以违章的临时性作为隐喻 ,发展出各种感知当下政治、社会、经济和文化现实的视觉工作方法。

“特区”有多种含义,它包含国家政府特定设立经济发展的区域:经济特区;也包含因为特别的目的或区别于其他地方行政单位而设立的:特别行政区;亦包含包括经济改革在内的一系列综合配套改革实验而选定的地区:国家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

总归来说,2018年7月21日,在长征空间展出的“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特区”展览中,它更大范围内指称了关于那些已经融入和正在融入全球资本主义或民主制度的地缘性边缘地带,而这些地区,以亚洲作为主体而向观众呈现。而这些“特区”,正展示了两种世界之间的某种交集。

1

2

3

“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特区”展览现场,图片由长征计划提供,摄影:ARTEXB

在该展览中,有一个核心词,那就是Roger Zelazny在其小说《Lord of Light》(1967)的“加速主义者”,指把一群试图通过改变对技术的态度进而改变社会的革命者。

而这一革命者,乃是压力状态下的自我革命者。人们通常把资本主义看作经济发展的驱动力,但这仅仅只是表象,经济问题只是最终结果,同样,资本主义也不是该结果的原初原力。

4

5

▲  “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特区”展览现场,图片由长征计划提供,摄影:ARTEXB

造成此结果的动因乃是社会创造力的释放,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创造力不仅表现为技术的创造力,也表现为流程优化和革新的创造力,它展现了关于规模化的指数级升级。而资本主义的原初原力,是“规则源代码”。这是关于社会学的最初级基底,它表现为“权力规则”。”权力规则”进一步引发为“私权与公权制度”,它所表现出来的,就是“政治制度”。

私权与公权,两种截然相反的权力,对它们之间所形成的相互拉扯的张力与引力,进行不同的特定分配与管理,则可形成不同的私权与公权的关系。故,资本主义乃是“私权与公权制度”下的某一配比产物,同样,“社会主义”也是其两者之间的某一配比产物。

苏予昕《情绪劳动》2018,图片由长征计划提供,摄影:ARTEXB

刘窗《经济特区》2018,图片由艺术家刘窗和魔金石空间提供

在本质上来说,两者并不存在完全的割裂和解离,它们不是平行宇宙,而是同一宇宙下的,由不同宇宙常数(配比数)所形成的同源异形世界。而革命者,正是对自身“宇宙常数”的革命,换个词,我们也可以称之为“权力常数”。

在全球化世界中,没有一块大陆或是区域是孤立存在的,不同世界之间将会彼此形成不可忽视的影响。当西方世界的“权力常数”革新之后,它们的世界便发生了巨大的变革,其带来的结果是:经济的空前繁荣。在这繁荣之中,也隐藏着空前的危机。而每一次危机的降临,便使得对“权力常数”进行新一轮的修正和升级,换一个词,叫做“政治改革”。

吴山专 & 英格-斯瓦拉托斯朵蒂尔《从最好的方面展现中国’95》,第3页,1998,图片由艺术家和长征空间提供

汪建伟《一种地质时间的短路》2018,图片由长征计划提供,摄影:ARTEXB

作为东方世界,也就是亚洲空间,则在一轮一轮的西方“权力常数”升级的过程中,以及面对西方经济世界越来越多的,与不同世界之间的经济交流(国际贸易),则不可避免地面临压力,犹如细胞间的物质交换。

而在本土世界所面临的交换危机之下,对自我“权力常数”的革命,则成为了本土世界的最首要的问题。于是,该展览便形成了,它们是关于本土世界“权力常数”实验室的故事,而这实验室,就是“特区”。而“加速主义者”,就是“加速常数更新者”。

耳石小组《诅咒》2011,图片由长征计划提供,摄影:ARTEXB

6

陆平原《家长》、《洞穴革命》、《爱情考古-1》2018,图片由长征计划提供,摄影:ARTEXB

在此次长征空间所进行的“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特区”中,我们可以看到不同的艺术家,针对这一“特区”现象所进行的调研和观察,并如同社会学家或人类学家的工作方式,将他们的所见所闻和所思,进行实体转化,形成作品,向观众展现出来。每一个艺术家的观察及切入点的不同,形成了不同的论点、论题和论证。它们都是关于“实验室”的不同位面之下的切片,在这众多切片之中,我们将一睹“特区”的世界。正如在展览前言中所提到的:

“刘窗以加速主义的思考框架重新诠释既有的改革开放历史;约翰杰勒德的幽灵镜头将加密货币流以及供应电源的水流重叠起来;从抽象到抽象,颜磊以一块名为第五系统的色域,减缓无形资本在地表的流动速度;追踪矿物的消费和流通——汪建伟阅读中国当下的产能过剩,而王梓则为地球创伤展开一场仪式;何锐安陈述金融资本的非人类速度,以及它被归为亚洲血统的过程;陆平原用故事给机械注入新的幽灵等等。”

何锐安《亚洲不奇迹列表》2018,图片由长征计划提供,摄影:ARTEXB

约翰杰勒德的《河(四川)2018》在“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展览现场,图片由长征计划提供,摄影:ARTEXB

山寨歌词《公开档案》2015-2018,图片由长征计划提供,摄影:ARTEXB

而这些概括性描述,还可以进一步深挖,以至于将艺术家的作品进行更加完备的表达。正如何锐安在《亚洲不奇迹列表》中所展现的亚洲实验室的不同失败案例,让我们思考这些失败案例背后的深层次问题。在约翰杰勒德的《河(四川)2018》中,我们看到了关于比特币现象背后的故事。它展示了关于去中心化,逐渐演变成中心化的一个实例性过程。

当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矿工世界背后,看它们是如何在自演化的过程中,发展出矿机和矿场的演变。当矿机收益正在逐渐小于矿机成本(电力)之后,如何演变为极度依赖于水力发电和规模成本递减的矿场现象。在这里,矿场已经成为了原本去中心化矿工世界的新中心化。

在此背后,我们所得到的启示是,关于权力去中心化和中心化之间的演变关系。正如,我们在上文中所谈到的,“私权与公权”常数背后的资本主义现象。这一常数的源代码,就是对“公权”进一步去中心化的逻辑运算条码,以至于形成对“私权”的进一步释放。于是,在这些经济和政治术语中,我们将会看到“自由资本主义”和“新自由资本主义”等相关的词汇,是如何在这一逻辑之下诞生的。那么,我们可以看到,关于私权与公权之间的某种奇特的转换现象,一些中心正在去中心化的过程中出现,而这些新的中心,将变成去中心化运动之中的黑洞与漩涡。

这一现象,在山寨歌词《公开档案》的作品中,亦可见类似的案例。知识产权作为原本去中心化的私权,逐渐演变为知识产权壁垒的中心化之后,山寨产品便是对此中心化的一种去中心化革命。但是,该山寨现象的去中心化,亦正在变成某种新的中心化黑洞。

7

8

郑源《一段简短的历史——中国西北航空公司》2018,图片由长征计划和艺术家提供,摄影:ARTEXB

王梓《地球时刻》2018,图片由长征计划提供,摄影:ARTEXB

那么,如果持续进行中心化,坚持中心化,在这样的过程中会发生什么呢,正如“社会主义常数”所运行的那样。在郑源《一段简短的历史——中国西北航空公司》中,我们将会看到公权力案例的这样一个例子:由政府权力所主导的,以发展特定地区,所建立和运营的一家航空公司的故事。它在最后土崩瓦解之后,所有的该航空公司的解体,聚合的原子,被分散到世界的各个地区,在这里,中心在中心化的运行中被瓦解了。

在王梓的《地球时刻》中,我们亦可以看到公权力所主导的计划经济之下的地区资源开采案例。在这里,地区产业发展依赖于全国性资源分配的计划之中,整个山西仅仅只是整个中国棋局中的一小块拼图而已,我们将会看到政治中心北京的崛起,与河北、河南、山西、山东、东北等地的关系。正如同一个省之中,省会城市与非省会城市之间所存在的问题,而山西,仅仅只是这整张地图上的一小块碎片而已。

资源的开采与输送这两道系统是不可分割的。它所形成的分崩离析,正是中心化所形成的,而非去中心化,较小质量恒星的坍塌,将会形成恒星的尸体——白矮星,而较大质量的恒星,当它自我坍塌,则会形成黑洞。于是,我们必须有所预见,如果一个国家在强制性中心化政策的实施下,最终的宿命可能会是吞噬星系的超级黑洞。山西的枯竭和没落,仅仅只是更大恒星枯竭的一道伤感的切片而已。

那么,到底是谁在加速?中心化和去中心化,都可以形成加速。正如那些亚洲的某些成功的实验室里所展现的那样,而“特区”,正是展现着这两者之间所存的张力之间的问题。一些实验室已经被这巨大的张力所撕裂了,而另一些实验室则在张力之间得到弥合。

艺术家们时常在思考,中国的特区现象究竟应该是什么现象,或者说中国现象究竟应该是什么现象。在这里,笔者所认为的中国特区现象,实则是两种不同常数之间的拉扯现象。市场经济乃是资本主义常数的显像,而计划经济则是社会主义常数的显像。当用社会主义高权重的常数去建设市场经济时,它将表现为一个高度矛盾体的异形体,而在此之中,所有的经济问题乃至社会问题,都是该异形体所造成的撕裂现象。

颜磊《第五系统》2003;2007,图片由长征计划提供,摄影:ARTEXB

那么,艺术在此之中的角色会是什么?正如颜磊的《第五系统》所揭示的那样,艺术应当成为怎样的社会系统?或者它在整个社会之中应该扮演着什么角色?或者是这样的第五系统,它的极限和未来应当是什么?

艺术家们说,艺术介入社会,艺术改变社会,那么,艺术是否能更改常数?或者本身成为常数革命者的一部分?这是当今许多艺术家正在考虑的问题,在“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特区”的展览中,我们看到了这样的尝试,艺术家们正在变成社会学家,他们正在使用社会学家的工作方式进行创作,他们调研、田野调查、统计、分析、论证、提出问题并尝试解答问题。艺术家与社会学家的身份和工作方式正在模糊化,社会学家的论文正在变成作品。

一种新的方式,或许还有一些艺术家走得更远,他们尝试着直接参与常数变革的决策,正如博伊斯所表现出的那样:直接参政。第五系统,不仅仅只是系统,它应当是第五势力。

展览信息

640

首届平遥国际雕塑节海报(策展项目总海报)

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特区

艺术家:约翰杰勒德(John Gerrard)、何锐安、刘窗、陆平原、长征集体、SCV、苏予昕、耳石小组、山寨歌词、吴山专 & 英格-斯瓦拉托斯朵蒂尔(Inga Svala Thorsdottir & Wu Shanzhuan)、汪建伟、王梓、颜磊、郑源(按姓氏首字母排序)

展览地点: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长征空间

67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