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设计

澎湃新闻 作者:边勋2018-07-20 14:59

原标题:在上海最高建筑上,他放了一只1000吨的眼睛俯瞰整个城市

1987年,一个瘦弱的艺术青年准备飞往欧洲,好友陈凯歌和他的团队一边记录,一边用青涩的声音配着旁白:“我的朋友,米丘,就要离开了。"

上世纪80年代,是一个彷徨与寻找的时代。

“窗户打开了,接收到太多的滋润和养分,但又不知道这个光芒到底来自于哪。”在欧洲,米丘接触到了西方的艺术、宗教与哲学。罗马的万神殿、康帕内拉的《太阳城》、但丁的《神曲》,都给予他滋养。

45

建筑师,艺术家—米丘

46

年轻时的米丘和他的作品《飘》

之前的艺术生涯中,米丘参与了44个景区、24座历史名城的重建规划,他一以贯之的,是对精神的构建。

在同里,他引用了佛教“千一世界”的概念,将天、地、水、物、灵融汇一体,在古城与新城间圆融结合成圆满的生活空间。

在怀柔,他借鉴圣经创世纪中上帝七天创造世界的故事,以“上帝视角”营造“七天小镇”,疏导城市的精神和生活压力。

在威尼斯,他把一艘钢铁打造的“飞翔的船”驶向水城上空。米丘把这件作品命名为“文化联合国”——一个不分国家和民族的自由空间。

47

48

重视精神构建的艺术家

当米丘着手上海中心大厦顶端“巅峰空间”设计的时候,他提出一个新的概念:将整个上海中心大厦看成一座垂直的城市,一座自下而上的超高层文化系统。

大厦底层的多功能厅用来演出戏剧、举办文化活动;1到3层则建成博物馆、展出敦煌的艺术;而最顶层,则应该是上海这座城市的精神空间。

49

50

超高层建筑文化系统

在他的坚持下,大厦顶端的三层被打通,构成一个27米挑高、联通着天空的超高空间。

整个空间以铜管手工打造,正午时分,阳光倾泻而入,观者无不为其神圣感而赞叹。

51

52

上海中心128层,27米挑高的超大空间

在这个空间里,安放着米丘用玉石制作的一座雕塑,连同下面的阻尼装置,一共是1000多吨。如果说上海中心大厦是陆家嘴的一条龙,米丘则以此为这条龙点了睛。

它的灵感来源于《山海经》所记载的“烛龙之眼”:钟山之神,名日烛阴,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不饮,不食,不息,息为风。身长千里,在无启之东。 

米丘认为,神话的出现,先于哲学,早于宗教,是文明最初的形态。

53

54

55

米丘的“上海慧眼”

这只巨大的眼睛,随着观看角度的变化,时开时闭,似瞑非瞑。

在上海的至高点上,不眠不休俯瞰着这座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