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时尚

FT中文网 2018-07-20 11:03

原标题:Dior Homme将成为历史       

“我觉得这是新迪奥,”去年11月被任命为迪奥新CEO的意大利人皮埃特罗•贝卡利(Pietro Beccari)说。这位50岁的谦谦君子是集团董事长贝尔纳•阿尔诺(Bernard Arnault)最为信赖的得力干将,他在路威酩轩(LVMH)早已“战功赫赫”。执掌迪奥前,他是路威酩轩旗下另一名牌芬迪(Fendi)重现辉煌的大功臣:他通过不断推出深受消费者青睐的时尚潮品,让芬迪成了生机勃勃、与时俱进的时尚品牌。他取代前任CEO西德尼•托莱达诺(Sidney Toledano),后者曾担任迪奥CEO长达20年之久,任内成功使迪奥的销售额增长了十倍之多。

迪奥男装新艺术总监吉姆•琼斯(Kim Jones)2018年三月刚从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转投门下。琼斯与贝卡利两人共事已久:正是一度担任路易威登副总的贝卡利2011年把琼斯首次招至集团——这是贝卡利入主迪奥后的首次大手笔。“我们三个月前开始了合作。”贝卡利说,“我的工作目前仍是一头雾水,而他的工作已是有生有色。但本人的工作之一就是把他这样的英才招至麾下。”

他俩珠联璧合的首场时装秀成为了时尚界津津乐道的话题。在巨型花卉雕塑(以克里斯蒂安•迪奥(Christian Dior)为原型)耸立于中央的恢弘T型台上,老佛爷(Karl Lagerfeld)、维多利亚•贝克汉姆(Victoria Beckham)以及凯特•莫斯(Kate Moss)“争奇斗艳”。这座花卉雕塑由昔日涂鸦艺术大师Kaws设计,知名设计师弗吉尔•阿布隆也亲临T型台为琼斯捧场。这次时装展与弗吉尔•阿布隆(Virgil Abloh)入主路易威登后的首场大秀,成为了时尚界的重要标志性事件。“随着路易威登与迪奥男装展的成功举办,路威酩轩已成为开启男装展全新篇章的引领者。”贝卡利说。

男装不再是时尚界的千年老二,它已成为了重头戏。贝卡利预计男装销售增速是女装的两倍。“没有哪家品牌能实现精确化统计,因为大家的数据各不相同。”他说,“但毫无疑问,男装销售增速强劲。迪奥这等全球知名品牌自然不能甘居人后。”

贝卡利聘请琼斯(在打造畅销款配饰以及掌舵强强合作方面经验丰富)的目的在于扩大迪奥男装的全球知名度。他另一重大决策是“改头换面”:迪奥男装不用沿用Dior Homme这个名字。由艾迪•斯理曼(Hedi Slimane)2000年首推、并由其继任者克里斯•万艾思(Kris Van Assche)大致沿袭的窄身精致款迪奥男装风格已成为历史:琼斯与贝卡利都不愿再在此基础上简单强化。从今往后,迪奥男装女装都只沿用Dior这个单一名字。

“我觉得该是开启全新篇章的时候了。”琼斯说,“Dior Homme这个名字如今已完全跟不上时代。男装女装平分秋色的历史时刻到了。”

执掌迪奥创意总监帅印前,琼斯曾一度有过担任范思哲与博柏利(Burberry)创意总监的想法。因为这两大品牌都是男女装兼具。而在迪奥,琼斯只出任男装创意总监,因为玛丽亚•格拉茨亚•基乌里(Maria Grazia Chiuri)是迪奥女装的创意总监。但在琼斯看来,自己的职责范围一目了然。“迪奥男装的发展前景无可限量,因为迪奥是人见人爱的品牌。”

琼斯筹划迪奥未来飞速发展蓝图的迹象比比皆是。在其迪奥总部的工作室里,很多都是稳步推进的高级时装(如饰有羽毛刺绣的纯白衬衫),这种设计手法通常与女装相关。而在配饰设计台上,整个手包系列实际上是男女通用款。最为显著的是:琼斯让迪奥的马鞭包重现辉煌,这款经典马鞭包1999年由约翰•加里亚诺(John Galliano)最初推出,并随着美剧《欲望都市》(Sex and the City)的播出而风靡全球。

“我过去就觉得这款包很酷很潮。”琼斯说,“我看到背这款老包的人比比皆是,所以觉得重新推它有较大益处。”这款藤格纹手包的激光切割法同样属于流性(gender-fluid)风格,它与红蓝色天然帆布购物袋一脉相承。琼斯设计的时装不仅仅专属迪奥男装门店,而是适合旗下所有门店。

贝卡利谈到了男女装所呈现的全新平等意识。“现如今,品牌就得兼具男女装风格,我们不应该人为设置障碍把其隔绝开。”他说,“玛丽亚•格拉茨亚•基乌里与金姆•琼斯各自设计的时装与客户群肯定会彼此交流互动。”

贝卡利如今正致力于推出把迪奥男装与女装合二为一的全新门店理念。坊间说今年11月迪奥将举办早秋男装秀,从而赋予男装媲美于女装的关注热度。这是迪奥宏大计划的核心内容:实现男女装无缝对接、更为开放的珠联璧合。“这是迪奥男女装整体化设计的标志。”贝卡利说,“即实现男女装两大部门高效透明的合作。这正就是本人孜孜以求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