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音乐

杭州日报 2018-07-16 11:11

原标题:一个最诗意的开始 一个最恢宏的结束 2018杭州国际音乐节完美闭幕  

《嘿!朱迪》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俄罗斯指挥家瓦西里·佩特连科转过身来,用胜利的姿态迎接全场的起立、欢呼和掌声。2018杭州国际音乐节最令人热泪盈眶的瞬间,出现在闭幕式——利物浦皇家爱乐乐团音乐会上。全场齐声合唱约翰·列侬写给儿子的《嘿!朱迪》。好音乐不管经过多少岁月,仍有足够的力量激励每一个人。

杭州大剧院的穹顶在一曲《对花》的欢庆与喜悦中缓缓亮起,也宣告2018杭州国际音乐节的完美谢幕。这14天来,全城所有的乐迷给了这个属于自己的古典音乐节最大的热情与期待,杭州国际音乐节也给予他们一个无比丰厚而嘹亮的回应。

2018年音乐节时间缩短了一周,但演出内容翻了一倍。来自中国、美国、意大利、西班牙、德国、英国等12个国家的近500位艺术家齐聚杭州,19场驻节演出、2场特邀演出、9场社会公益演出、5场音乐讲堂、5场大师班,以及机场音乐快闪和城市主题灯光秀。

一曲诗意而悠长的大提琴协奏曲《水袖》为序,利物浦皇家爱乐乐团的“别样披头士”做结;作曲家陈其钢将四部难度堪称“非人类”的音乐巨构带回故乡杭州;小提琴演奏家宁峰将独奏巴赫全套无伴奏小提琴奏鸣曲与组曲;中国圆号重奏团、德国铜管重奏团、杭州爱乐乐团铜管重奏团联手打造非一般的“国际铜管音乐周”……

2018杭州国际音乐节更加丰满,越来越亲民,不同层次、不同年龄的乐迷在这里各取所需。在一个燃情仲夏,尽情欢乐,自由选择,这不就是每个人所幻想的城市音乐节吗?

集聚一座城市的所有力量,来打造一个属于杭州市民的音乐节这半个月来,有整整8天的城市灯光秀是属于杭州国际音乐节的。除此之外,全城的地铁、公交、机场等公共场所的广告牌,也统统被杭州国际音乐节“承包”了。当市民打开电视,几乎每天都可以第一时间了解到滚动播放的音乐节相关资讯。

在7月10日的2018杭州国际音乐节研讨会上,广州交响乐团团长陈擎感叹:“在中国,我第一次看到集聚一座城市的全部力量,来共同打造一个城市音乐节,杭州是独一无二的。”杭州爱乐乐团团长邓京山表示,他深切感受到了一座城市为了一个音乐节齐心努力所产生的巨大传播效应。“这半个月来,我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全国各地的音乐机构及音乐家都纷纷向杭州国际音乐节抛来了‘橄榄枝’,表达了强烈的合作意向。”

本届音乐节期间,中央电视台音乐频道对包括开幕式和闭幕式在内的6场音乐会进行实况录播,并推出 “2018杭州国际音乐节特别节目”。欧洲广播联盟(European Broadcasting Union)也首次对音乐节期间三场具有中国元素的音乐会录音,并通过120多种语言在全球范围内播出。据统计,截至目前,约有25000人次走进剧院观看了本次音乐节的演出,160多万人次观看了网络直播;音乐讲堂和大师班的现场观众近2500人,平均每场音乐讲堂直播与转播的观众约24万人,在线观看浏览总数达近百万人次。

缩略图-恢复的

奏响文化自信,传递中国声音,输出有分量、有特色的音乐精品

2018杭州国际音乐节开幕音乐会上,音乐节委约杭州籍作曲家、第60届格莱美奖提名奖获得者周天创作的大提琴协奏曲《水袖》揭开了世界首演的神秘面纱,著名华人大提琴家王健担任独奏。

作品《水袖》通过水袖这一具体物象,同时汲取江南音乐元素,融入乐队交响乐和大提琴独奏,将中西文化创新融合,演绎一场行云流水般的中国古典式浪漫。杭州这座城市,不就像上天抛出去的一轮水袖吗?婀娜而温润,轻柔而曼妙。15个城市交响乐团团长都坐在台下聆听。他们一致赞叹,《水袖》是中国当代最好的大提琴协奏曲之一。首演之后,王健更是提出,希望带着《水袖》去国外巡演,让这部中西合璧的现代作品响彻全世界。

“杭州国际音乐节在发展的过程中,必须树立文化自信,传递中国声音。”杭州爱乐乐团邓京山介绍,2018杭州国际音乐节中,有两场音乐会与“中国概念”息息相关。“一场是名家荟萃•民乐专场音乐会,另一场则是陈其钢作品音乐会,都引发了空前热烈的社会反响。前者本届杭州国际音乐节献给民乐乐迷们唯一一场纯正中国风的音乐会,集结了于红梅、蒋国基、程皓如三位民乐大家;后者则是陈其钢第一次回到故乡举办个人作品音乐会,每一部作品都是超高难度的音乐巨构。”

在音乐节研讨会上,艺术总顾问余隆的一句话值得整个中国古典乐界深思。“你们想,我们现在演奏的大多是100多年前的经典作品,但100年之后,我们的后人还来弹奏这些吗?没有留下璀璨的文化就是历史的断层。到那个时候,当人们谈论起21世纪,不会记得中国首富曾是来自杭州的马云,而会记得杭州爱乐乐团和他们演奏的委约作品。”

正如余隆所言,走向世界的中国声音不仅是一句说辞,一个噱头,而是一种文化声音的传播,一种大国的文化自信。未来的杭州国际音乐节,要将有分量、有特色的中国音乐作品送上世界的舞台。

banner

四大城市音乐节吹响“集结号”,创造更具时代气息的“古典”

“杭州国际音乐节已经初步具备一个城市音乐节的规模和影响。我们将努力把杭州国际音乐节打造成举世瞩目的城市音乐节,并成为杭州对外文化交流的又一张‘金名片’。”不过在前行的路上,我们必须思考,每一年的杭州国际音乐节能给杭州留下什么?它的与众不同又在哪里?

在音乐节研讨会上,大提琴演奏家王健提出了一个极具建设性的意见。“瑞士韦尔比耶可以在山谷里办音乐节,杭州国际音乐节为什么不能走进城市的山水呢?想象一下,我在岸上拉巴赫,观众在湖上荡漾,这才是最杭州的音乐节呀!”余隆甚至提议,将杭州国际音乐节改到春季,会不会更应景呢?“大家踏青、品茶、聆听音乐,杭州这么一座充满灵气的城市,哪里都可以发生艺术。”

邓京山意识到,未来杭州国际音乐节要以更富有想象力的形式走进城市,走近市民。“我灵光一闪,北上广杭是不是可以一起奏响集结号,组成中国四大古典音乐节呢?杭州国际音乐节在春天,上海夏季音乐节在夏天,北京国际音乐节在秋天,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在冬天。我们打头炮,在万物复苏、春暖花开的三四月,让杭州国际音乐节走进山清水秀的各个景点。茶山里听古筝,千岛湖奏弦乐,把城市的旅游和艺术紧密结合在一起。”

古典音乐在当代应该如何被演奏?2018杭州国际音乐节也似乎找到了正确的方向。“做古典有新意、做跨界有趣味是上海夏季音乐节的主题词。那么,我们能不能在创造全新音乐体验的过程中,来实现音乐推广和普及。”

7月12日的德国铜管重奏团音乐会,现场简直可以用“炸裂”来形容。谁说德国人都是“一根筋”,一板一眼,严肃认真?这场堪称2018杭州国际音乐节最high的铜管音乐会证明,他们狂野起来,“风骚”起来,就是一辆谁都拦不住的德国“大篷车”。还有7月13日下午的杭州萧山国际机场快闪活动。这是杭州爱乐乐团第一次在机场进行音乐快闪,悦动的乐声一响起,待机乘客的心情都瞬间明亮起来。当演奏员们吹起《失恋阵线联盟》,周围的所有人不自觉跟着打起拍子,哼唱起来。偌大的机场大厅一时间变成了沸腾的音乐派对。

“2019年杭州国际音乐节,能不能同一天内同一时刻好几个乐团分别在不同的地方快闪?能不能将一场民族音乐会变成一个跨媒体融合的实验场?”邓京山表示,与欧美国家不同,中国乐迷不断呈现低龄化趋势。“我们要面对的,是各个年龄各个层次的杭州市民,尤其是年轻人的音乐体验和参与度。所以,我们正在酝酿杭州国际音乐节各种跨界的可能性。总之,未来道路会越走越宽,空间会越变越大。”正如陈其钢所言,城市音乐节需要一个漫长的发展周期,不可能一蹴而就。当杭州国际音乐节成为一个杭州市民尊重保护、积极宣传的城市文化品牌,就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