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中国艺术报 作者:张阳 2018-07-13 09:23

原标题:由民族美术走向世界艺术 

欧洲人惯于绘制肖像并将之挂在宫殿墙上;非洲人精心制作面具却只偶尔在特殊场合使用;日本人每年不同的季节在家中悬挂相应的画卷;澳大利亚土著人几千年来都在岩壁上作画……每个国家的艺术传统各不相同,一直以来,人们总是根据各地区或各民族的传统来研究艺术。无论是亚洲或欧洲,还是波利尼西亚或因纽特民族,各自皆认为自身制作艺术的方式出于本然,生活在自己的“民族美术馆”之中,而对其他民族的艺术所知无几。如何解释与研究各民族迥异的艺术传统差异,使艺术由民族性走向世界性?这些问题更加凸显了建造一座世界性博物馆的迫切性。卢浮宫阿布扎比博物馆由此应运而生,它秉持着“世界性”的历史观内核,将世界不同地区、不同时间的艺术精品汇集于一个巨大展厅之中同步陈列,意图证明人类共通性的精神,凸显苏美尔国王和埃及法老之间的相似性、中国和伊斯兰文明之间的相互作用以及工业文明扩张的广泛影响。

近日,在北京举行的外交使团文化交流中心国际论坛“艺术与世界”系列讲座中担任主讲的英国著名学者约翰·奥奈恩斯,就以阿联酋所建的卢浮宫阿布扎比博物馆为立足点,通过大量生动的图片和艺术史料,探讨了卢浮宫阿布扎比博物馆促使我们重新思考传统艺术史模式和常规博物馆学的意义以及“世界艺术”研究的重要性。

卢浮宫阿布扎比博物馆外景

“世界艺术”的观念旨在以人类一般性理论客观验证具体的艺术史事实,同时将一般性理论建立在可用科学方法求证的知觉经验之上,综合自然环境、民族文化、艺术传统等多元要素,重新审视世界各地艺术风格的特殊性问题,将艺术视为一种世界范围的人类行为加以研究。奥奈恩斯是“世界艺术”观念的倡导者和实践者,他借助现代脑神经科学,开拓了“神经元艺术史” ,并将之运用于对卢浮宫阿布扎比博物馆的思考。在他提出的“神经元博物馆学”理论中,认为人类的大脑与艺术博物馆在某种意义上有着相同的原理:博物馆的重要功能是保存人类往昔的记忆,而人类的大脑也储存着过去经验在无意识中留下的踪迹;另外,艺术博物馆在保持记忆的同时也通过图像收藏和展示激活这种体验,而人类大脑也具有“可塑性” ,经常被经验无意识地重塑。在奥奈恩斯看来,不同的大脑会对博物馆作出不同的体验和反应,突出对于艺术品质优劣的感受,凸显对于艺术作品之间差异的不同认识,卢浮宫阿布扎比博物馆犹如人类的大脑结构般的建筑结构与展品陈列正反映了其强调或弱化这种差异的功能。

艺术是一种世界语,在不同地区和民族之间开启兴趣、培育同情、促进友谊,更激发着创造性思想和创新能力。外交使团文化交流中心执行主任曹意强表示,外交使团文化交流中心的目的是为不同文化的相互理解而建立跨越国界的平台,以艺术为镜头,聚焦世界历史与现实文化核心论题,通过艺术推进世界文化的传播与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