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中国艺术报 作者:金懿诺2018-07-13 09:14

原标题:一扇洞察西方艺术与历史的窗口  

布莱顿链条码头(布面油画1826-1827年)

约翰·康斯太勃尔(1776-1837年)

近日,由伦敦泰特不列颠美术馆与上海博物馆联合举办的“心灵的风景:泰特不列颠美术馆珍藏展(1700-1980)”在上海博物馆举行。作为国内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一次英国风景画展,泰特不列颠美术馆携70余件名作首次来华。展览将于8月5日落下帷幕,随后将移师中国美术馆巡展。

展览由理查德·汉弗莱斯策划,分为“现实与梦想”“古典主义与浪漫主义”“自然主义与印象主义” “现代早期风景艺术”和“现代晚期风景艺术” 5个部分,涵盖了油画、水彩、版画和照片等多种媒介,集中向观众展示庚斯博罗、透纳、康斯太勃尔、吉尔丁、科曾斯父子等18至19世纪的知名风景画家,以及拉斐尔前派、印象派画家、 20世纪超现实主义、先锋现代主义画家的作品,以期全面展示18至20世纪英国风景绘画300余年的发展历程。正如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所说的:“本次展览中的风景画不仅展现了英伦三岛的奇绝风光,更是一扇帮助我们洞见和理解西方艺术与历史的绝佳窗口。 ”

风景画是英国对世界视觉艺术最重要的贡献之一。英国风景画是18世纪中叶到19世纪中后叶英国主要的美术流派之一,其历史长达300多年。起初,风景绘画所扮演的角色只是在肖像画中充当背景,且很大程度上受到一些荷兰风景画家的启迪。到18世纪初,风景图像已成为英国视觉艺术领域的一股重要风潮。18世纪末,英国成立了“水彩画家协会” ,聚集了一大批探索水彩风景画的画家。19世纪是英国风景画鼎盛时期,不少画家也是19世纪画坛的大家。这次来沪展览中的透纳与康斯太勃尔便是其中之二,他们真正使英国风景绘画摆脱荷兰、法国或意大利绘画的影响走上独立发展道路,同时也是欧洲绘画史上泰斗级的风景画家。

透纳的水彩画成就不仅与其他风景画名家一样追求师法自然,他更以其敏锐的观察力发掘自然中感人的瞬间。他的绘画作品情景交融,用色富有幻想色彩,善于用水彩流动性和透明性的特点描绘光与空气的微妙关系,尤其对氤氲的水气、天空的云彩、大海的波涛、狂风骤雨等都有独到的表现。19世纪早期,透纳和康斯太勃尔对法国的艺术家们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而法国最终以印象派的诞生作为一种响亮的回应。克劳德·莫奈及其他印象派画家所运用的“外光法”和松散自由的绘画技巧,又为英国风景画注入了新的活力。

透纳在水彩风景画上的突出成就也使得风景画与历史画、肖像画获得了同等的地位。其作品《格朗维尔》描绘了法国诺曼底科唐坦半岛海岸边的一个小镇,作品是以1827年至1828年间的一次旅行中所画的铅笔速写为蓝本绘制的,堪称是透纳所谓“色彩研究”的一个绝佳范例,画面具备抽象性。画面中可以感受到,透纳表现疾风的场景感和气氛感,作品即使在今天看来也非常现代。

与透纳不同的是,康斯太勃尔并未去国外游历,而是更偏爱本国的风景,题材通常取自家乡埃塞克斯郡和萨福克郡的景色。作品《布莱顿链条码头》中,建于1823年的链条码头笔直通往前方,一切都处在一大片阴沉沉的天空之下。当艺术家目睹眼前这一幕场景时瞬间被其吸引,但同时对于现代休闲方式与传统捕捞活动形成的对比感到厌恶。

19世纪早期,自然主义不同于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画家所创作的风景绘画,产生了一种新的趣味,早期风景艺术的宏伟壮观被摒弃,艺术家转而创作让人感觉更为亲近的风景画。康斯太勃尔的《戴德姆的水闸和磨坊》是一幅未完成的室外写生油画底稿,作品展现了斯陶尔河上一座面粉磨坊前的水闸,磨坊的主人正是艺术家的父亲。康斯太勃尔在艺术生涯中,不断创造出高度原创的油画作品,以供在皇家美术学院的展览中展出,但他标新立异的技法,在当时很难获得认同。

梦中的风景(布面油画1936-1938年)

保罗·纳什(1889-1946年)

到了19世纪中后期,英国风景绘画艺术仍然在不断创新,如今其依然被视为对英国视觉艺术做出了极大贡献。从展览的最后几件展品可以看出,这一艺术依然具有强大的影响力,并充满着无限的新意与可能。比如詹姆斯·阿博特·麦克尼尔·惠斯勒创作于1875年的布面油画《黑色和金色的夜曲:降落的烟火》 。

惠斯勒在巴黎受到印象主义的影响,后移居伦敦继续创作。画面描绘的地点为伦敦西部的克雷蒙花园,当时惠斯勒居住在河对岸,每晚他都能看到花园里上演的烟火表演。他在这幅作品满怀感情的自述中说道:“暮雾像一层面纱,富有诗意地笼罩在河畔,本来微弱可见的建筑物,在昏暗的天空下消失了;在这夜色中,高大的烟囱变成了钟楼,仓库俨然成了宫殿,整个城市像悬浮在空中一般……”他用深沉的色调和闪烁的颜色来谱写这首“歌曲” ,以微妙的色调关系来表达对夜景的感受,作品具有印象派追求光与色的变化特征,而并非是印象派的户外写生。这幅作品也曾饱受争议,画家本人因此一度向法院提起诉讼,控告批评家约翰·罗斯金毁坏了他的画誉,因为罗斯金认为,惠斯勒的作品相当于把颜料直接扔在观众面前,侮辱了公众的审美品位。罗斯金最终败诉。

也有许多艺术家寻求创新与传统的结合。保罗·纳什是20世纪30年代英国超现实主义的主要倡导者。他将其对英国风景和史前神秘遗迹的钟爱,对现代主义艺术尤其是超现实主义的强烈兴趣结合起来,创作出了让人过目不忘的画作。 《梦中的风景》很明显受到意大利形而上学派画家乔治·德·基里科的影响,表现了艺术家非常熟悉的英格兰西南部的多塞特海岸,镜子前站着一只巨大的鹰,代表着现实世界,但镜子反射出的一切,更多是精神性的景象。这件作品也体现出当时欧洲正发展的艺术流派对英国风景艺术的影响。

“心灵的风景”不仅仅是对自然山水的描绘,更深入探索了几百年来人与自然环境的关系,我们得以看到迄今为止一些最杰出的艺术心灵对自然的感知。在环境问题日益受到关注的今天,对经典画作的重新审视也必将引起人们对当下和未来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