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旅游

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伍立杨2018-07-10 10:29

原标题:淡烟疏雨忆罗依(行天下)  

多次观览九寨沟县罗依乡影像资料后,对其深山民居的向往之情一天浓似一天。

初到罗依,只觉满眼苍翠,气象万千,一切世俗的烦恼,都在这一瞬间涤除净尽了。从县城前往罗依,沿途江山如画,青翠迎人,山花满树,景物为之一变。

数百年传承的古村寨

罗依,在九寨沟县西南,此地乃一峡谷盆地,形似葫芦,峡口极狭,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概,入之则又豁然开朗。这里常常雾笼山头,云铺谷底;有时转眼间,又是云开雨霁。

罗依村寨卧于连绵山峦之臂弯,林壑优美,有雄深雅健之势。房屋以上等三合土而建,黄土垒墙,条石基脚。厚墙厚顶,结构严实,冬暖夏凉。房型妥帖含蓄,稳健明爽。若谓远离喧嚣,结茅读书,兹为最胜。惜行脚人匆匆来去,非有闲人,不能优游久待,真无山水清福。

在罗依乡,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天人合一的理念,经过先民的生活实践,被发挥到淋漓尽致。民居就大自然顺势而为,在地势高爽的向阳坡面修建房屋,使村落与沃土良田、山形水势有机融合,形成山、水、田园、阡陌、村落和谐共存的生态格局。

最初,罗依人系外省游猎入川,辗转落居于此,族聚而居。农耕文明留下的可贵遗产,因了数百年的传承繁衍,不断修缮乃至更新,蕴藏着丰富的历史信息和文化景观。

罗依风光 

来自网络

数匹大山高高拉起,直抵天边的白云,又互为犄角之势,迤逦连绵,山势之雄伟宏阔令人心惊。如此这般的崇山峻岭,往往云雾浩瀚,覆盖巍峨群山,淹没丛林江河,天海一色,惊心动魄。村落间流泉潺潺,绕屋而出,多削竹筒接引之,由檐阶而下,颇便于截取,清韵泠泠,使人神爽。屋周菜畦麦垄,欣欣向荣。在这里,常与居民为伴的,总是雨露星辰,以及随时嗅到的泥土的芳香。

在罗依,黄昏来临的情景最为神奇,当夕阳衔山,彩霞似锦的时候,山民沐着晚风归来了,断续的歌声响起,野鸟匆匆地掠空而过,静谧水一般渗透过来,一切复返古朴安详。

旅游擦亮高山秘境

罗依民居林木丰美,葱茏森秀,野花烂漫,浓艳照山。多有合抱之木的伟岸,更有灌木茂密之荫凉,山上泉流纵横,田畦肥沃。经数百年沧桑递变,而农桑价值不稍衰。

罗依的农耕景象为最震撼人心之风景,千百年来辛勤垦殖,无意中造就了天人合一的壮丽景象。勤劳厚朴的百姓先祖,正是梯田的催生者,若非如此,可能这里还是濯濯荒山呢。靠着汉藏老百姓的坚实的心,和他们永不疲累的手,一抔土、一根草,一尺一寸,垦殖开来;一滴汗、一滴血,逐渐逐渐,把荒山变成了沃土。

此间土风淳朴,物产丰腴,频年安然无惊,现在地方力行建设大政,为老百姓广筹生计,也即为地方大启利源。旅游业在此顺势而为,水到渠成。罗依这一方鲜为人知的高山秘境,乃是一成型的大型原生态景观。

旅游业的产业链条较长,具有一业兴、百业旺的特点,拉动经济效果明显。九寨各乡镇,大录、双河、保华、罗依……均各有千秋。诸如勿角民族生态旅游试验区、大录古藏寨景区,业已形成全域旅游格局,此间群众可葆持续增收。白河金丝猴、勿角大熊猫科教基地,葆有四个休闲农业专业村、林业生态旅游发展重点村,同时又推动农旅融合发展。自然景点有保护好的红豆杉、千年古榕树、悬棺等等。

罗依村寨 

来自网络

这些乡镇虽然不如核心景区那样赫赫有名,但它们对于九寨沟核心景区相当于一种旅游经济的战略预备队。对于该县旅游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具有正面的促进协同作用。为潜在的后发优势搭建了聚合发挥的开放平台,使政策和市场机遇找到了叠加释放的战略引擎。

独特的自然地理生态,使得罗依旅游业的后发优势突显,同时也为旅游业带来新的发展空间。九寨沟核心景区已有数十载的发展开放,资源环境压力不断加大,旅游资源开发与保护的关系备受关注。罗依及其他乡镇的民俗旅游、农耕旅游正可成为其缓冲和延伸,借以丰富大九寨的内涵。

生态产业焕发生机

积近二十载春秋的努力,罗依乡以粮食为主导,陆续开发天然食品、绿色食品、保健食品,以及生态肉加工项目;种植季节蔬菜形成规模效益,种养规模化生产格局斐然成形,稳健行进在农旅休闲发展的良性发展轨道。在当地致富能人的带领下,罗依乡数千亩土地进行流转,种植此处所有,他处所无的水果,合作社按照“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户”的模式,带动周边的农民共同迈向产业化经营之道,随着世外罗依度假区的建立,吃、住、行、游、购、娱等旅游服务设施更加完善。产业园已成功开发了红酒、高山雪菊、苦荞茶、九寨蜂蜜、美椒酱、羊肚菌、脆红李等高附加值产品,产业发展从资源优势向商品成功转型,建成集生态、旅游、康养为一体的生态旅游度假区。

今天的罗依,并不因为它的偏远而没落式微,反而更加富饶美丽。诸多的生态产业,在这里发达起来,在历经沧桑之后,它所焕发的是另一种生命的光辉。这片古老恒久的生命土壤,葆有大量独特的历史记忆、持久放射一种独特的精神文化内涵。

最难忘怀濛濛细雨下的山峦幽谷、林间小径以及林间坡地里野鸟清越飘忽的鸣叫。寄兴林泉,体察自然万象,汲取山川灵气,纳丘壑于我胸臆之中,假如冥冥之中真有所谓命运之神的话,逗留罗依,可以说这是上天对我最丰富的恩赐。

夜色降临时,我们才离开罗依,夜色里的罗依,更加厚重神秘。是夜无星无月,景物皆笼罩于夜幕,只有那路边迷离的灯影,在淅沥的雨声中,还在不断地撩起我的记忆之玄关。一些旧事和新的企盼都涌上心来。此际,十里红尘,舞榭歌台的尘烟梦魇,已在千山之外,不复扰我思维。

我们初履罗依乡,正值初夏时节。三三两两的汉藏农友,正在田间劳作。他们的身影,仿佛正无声地讲述着那久远的拓荒历史。

面对大起大落、气魄宏伟的山峦,零距离融汇无间的心态,相信即使经过漫长的岁月,也依然会鲜明如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