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 蜻蜓眼玻璃珠

这件东西的名字叫:蜻蜓眼玻璃珠,出土于湖北随州曾侯乙墓。

在春秋战国时代,被奉为绝世之珍的有两件宝贝:一件是和氏之璧,而另一件,就是这件随侯之珠了。

也许有人会觉得恐怖,但我觉得很美。珠子上布满了眼睛状的圆圈纹,仿佛万千之眼,从幽深的远古投来目光,超级神秘。

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漫画中的主人公使出大招时拿出的法器,光是看一眼,就足以感受到压倒性的力量。

莫不成,这眼睛,有什么魔力?

其实,眼睛这个符号,在全世界都是“爆款”,不过“爆”的理由不尽相同。

这种纹样先是在地中海地区广泛流行,叙利亚、巴勒斯坦、意大利都有发现。接着,它的踪迹又出现在波斯、印度等古文明区域。而后随着草原丝绸之路传入中国。

▲ 公元前14世纪埃及蜻蜓眼玻璃珠

对古埃及人来说,眼睛符号能保护死者在地下通往永生的路上不受伤害。所以他们常把眼睛描绘在死者的棺柩上。这里的眼睛是鹰头神荷鲁斯之眼(The eye of Horus) 。

▲ 荷鲁斯之眼

在土耳其,人们认为某些人的眼睛中拥有邪恶力量,会给被注视者造成伤害,因此佩戴一些眼状的护身符,能吸收恶眼的力量,避免恶眼注视的伤害。

▲ 邪眼

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青铜纵目面具代表着一种神力和灵力。

▲ 三星堆出土青铜纵目面具

所以,眼睛符号大概有三个功能:

崇敬

恐惧

通灵

在神话中,眼睛崇拜的形态更加千变万化,一定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眼睛才被赋予了这么多的含义。

贡布里希的《秩序感:装饰艺术心理学研究》曾这样讲到:

“原始艺术里,眼睛是一种普遍性形象。它具有让人恐惧、尊神压邪的功能。”

而这种功能,来自于一样你我天天见的东西:“太阳”。

从前,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原始人。他们生活特苦逼,天天累死累活也填不饱肚子,日、月、星辰等天体的运动轨迹,风雷雨电、暴雪风沙、洪水地震,凶禽猛兽的猎食求生攻击,还有各种自然界的变化,没一样是原始人们能掌控的。

▲ 太阳崇拜

于是,他们设想自然现象是受某种超自然能力控制,而人类只要服从这个控制力量,就能使自然现象有益于人类生息,也就产生了人类最初的崇拜心理。

这种崇拜心理把周围的自然加以人格化,相信:“万物有灵”。

而圆形是早期人类能直观接触到几何图形之一,诸如太阳、月亮、玉石、植物果实,用于视物的眼睛,更正确的说是眼睛瞳孔,也是圆形的。

▲ 太阳神鸟金饰

偏偏太阳和眼睛都与人类从事劳作生产息息相关,于是,原始人们发挥了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将眼睛和太阳这两个圆形的物象结合起来,两种 图形相互转换、象征、替代。

原来啊,眼睛崇拜的现象依附于太阳崇拜现象之中,是一种最最原始的意识形态,根植在每个人类的心中。

所以,无论你面对眼睛的凝视会恐惧、不安、还是怎样,都是一种近乎本能的反应,因为那是一种原始的力量。

其实呢,眼睛崇拜也好,太阳崇拜也好,反应的无非是先祖们原始世界观和宇宙观。

在这个基础之上不断演变,才有了那么多缤纷的样式,而随侯珠在我看来,无疑是最奇异、美丽的一种。

这种美丽,来自于楚人独特的审美。

为啥?你看啊,在前面我们说的其他文化中,眼睛这种符号存在都是为了实用功能,要么为了辟邪,要么为了通灵,要么为了寻求庇佑。

但,在楚人眼里不是这样,他们会觉得:“哇,这个符号好厉害,既然这么厉害,那我就把它挂满全身好了!”

就这样,眼睛符号成为了一种纯粹为了装饰而存在的纹样,从而变得天马行空,自由奔放,瑰丽隆重,极尽繁复之所能,也正是由于这种形式的堆砌,随侯珠才看来那么神秘莫测,震撼人心。

就好像,一颗眼睛代表一份能量,那么,千千万万颗眼睛聚集在一起,能不厉害吗?简直是存在感爆棚了啊。

▲ 战国蜻蜓眼玻璃珠

这是楚人文化精神上无碍于物,“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的体现。

正因为如此,“随侯珠”,成为了所有蜻蜓眼玻璃珠中最美丽的一颗。

在穿越了历史的长河之后,来到我们面前熠熠生辉。

时至今日,眼睛这个符号也被特广泛地应用在现实中,和我们的日常生活有着难以道清的渊源。

比如咧,我们老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其实,眼睛传递的是一种精神能量。

例如:

“你瞅啥?!”

“瞅你咋滴!!!”

这就是一种精神互怼的能量。

再有,在设计中我们常能见到这种符号。The Cranberries的唱片封面就是用这个符号,给人一种压抑、恐慌的感觉。(出自Storm Thorgerson之手)

▲ The Cranberries 专辑封面

Frida的自画像中,我们也能见到以眼睛为意象的细节。

▲ Frida 自画像

甚至,一些动漫啊,包括一些珠宝设计啊,logo设计啊,都会用到眼睛这个符号。

▲ 《火影忍者》中的最强忍术——瞳术

这些符号,已经深深地融入了我们人类的文明里,从远古一直贯穿到现在,并演变成了一种神秘的意象。

它作为一种原始的力量深深根植在我们的心中,提醒着我们,对自然始终怀有一份敬畏之心。

就像阿多尼斯在《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里所说的:

“当我把眼睛沉入你的眼睛,我瞥见幽深的黎明,我看到古老的昨天,看到我不能领悟的一切。

我感到宇宙正在流动,在你的眼睛和我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