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VOGUE时尚网 作者:Hezi 2018-07-05 16:07

如果在这个浩瀚宇宙中,存在着一个由裙子主宰的世界,那地球上的“英伦玫瑰”凯拉·奈特莉(Keira Knightley)一定是裙子们所渴求的女王人选——她所拥有的深邃五官、纤薄肩头、修长腰肢,无一不是点化一条裙子的神奇法宝。

华丽篇

MAGNIFICENT

远在100多年前,柴可夫斯基将《胡桃夹子》的童话故事,改编成了奇幻绮丽的芭蕾舞剧。

舞剧的第二幕,胡桃夹子幻化的王子,带着女主人公小Clara,来到了奇妙的糖果王国,在竖琴优雅的牵引之下,清丽、调皮的钢片琴,撩开了糖梅仙子神秘的幕帘……

即将于2018年冬天上映的电影版《胡桃夹子与四个王国》,走出幕帘的糖梅仙子,正是凯拉·奈特莉。

已为人母的凯拉·奈特莉,似乎是第一次扮演如此甜蜜梦幻的人物。在电影曝光的预告片和剧照中,她彻彻底底地变成了粉红色的仙子——

粉红色的发髻、妆容、指甲,粉红色的华裙,甚至连她的神态与动作,都带出了粉红色那甜蜜热烈的氛围。胸前点缀着流星雨般的银色珠缀,紧收的腰部线条显露了糖梅仙子纤细的腰肢,巨大繁复的裙摆蓬勃了糖果世界的奇异丰盛。

为她打造这套华服的,正是此前为《美女与野兽》、《至暗时刻》等电影设计了戏服的杰奎琳·杜兰。这是杜兰与奈特莉第四次合作。上一次,是2012年的《安娜·卡列尼娜》,片中那些富有20世纪50年代风格的俄国古典华服,让杜兰拿下了奥斯卡最佳服装设计的小金人。

对于《安娜·卡列尼娜》,这部改编自1877年俄国文豪托尔斯泰巨作的电影来说,导演乔·怀特与杜兰并没有规矩地复刻托尔斯泰笔下的俄国光景,而是在1870年代的华丽风格中,大胆加入了1950年代的Dior等品牌的摩登元素。用破格的服装,展现一位不为社会所容的贵妇,和令她走向毁灭的冰冷爱情。

“我观看了大量1950年代Dior、Balenciaga、Lanvin的设计素描,从中获取灵感,它具有明显的建筑美感,同时也捕捉到一种浪漫主义的色彩。”

皮草装饰的黑色大衣衬托出安娜的雍容华贵,帽子上柔软俏丽的羽毛,骚动着19世纪末期华丽的神经末梢,巨大的圆形裙摆自成一隅天地,经典的沙漏廓型勾勒腰身。

片中奈特莉所戴珠宝都来自Chanel,总价值上百万美金。“Chanel的珠宝的确赋予了这部电影重要的能量,使安娜·卡列尼娜的气质与魅力被放大再放大。”

在着装上,她没有统一的风格,衣服的情调和颜色都随着她的心情变化,白色、酒红色等等,但最华丽的,还是与情人渥伦斯基跳舞时穿的那条黑裙。

“这条黑裙子看着轻飘飘的,但实际上挺沉的,布料如果完全展开的话有16米长。奈特莉穿着这条裙子彩排了好几周,最后又穿着它拍了三天的舞会戏,所以她能不瘦吗……”

在杜兰提到的这场舞会戏里,共有25对舞者担当配角。女舞者们穿着同款不同色的纱裙,呈现出25种不同的柔色。而在这片清淡温暖的舞场之中,一身黑裙的安娜,像黑天鹅一样靓丽而唐突,借此巨大的颜色反差,表现出的是社会中抱团的其他女性,与安娜的格格不入。

剧情发展到后来,当安娜在剧院中遭到公开侮辱时,她穿的是一条与舞会黑裙几乎一样的白裙——“我和Joe就颜色的问题讨论了很久。我们觉得如果让她在人生巅峰时穿黑色,那么在遭遇公开侮辱跌入谷底时穿白色,效果会更动人。”

早在2008年,凯拉·奈特莉就曾在《公爵夫人》中,以华丽的古典形象亮相。电影根据18世纪末的真人真事改编,由麦克尔·奥康纳担任服装师,一举获得了第81届奥斯卡金像奖的最佳服装设计。

奈特莉扮演的公爵夫人乔治亚娜·卡文迪什,年轻貌美,高贵洒脱,是伦敦贵族的夺目中心。奉母亲之命,她嫁给了比自己年长9岁的第五代德文郡公爵(由“伏地魔”本魔拉尔夫·费因斯饰演)。

与杜兰的摩登混搭古典风不同,奥康纳的设计更加遵循历史本源,“感受现实、嗅闻现实”。他从画家托马斯·庚斯博罗1787年为德文郡公爵夫人所作的肖像画中吸取灵感,贵妇戴着高高的假发,头顶做工精巧的巨大帽子。

他让失落了百年的奢华洛可可视觉复活于银幕之上,大量运用蕾丝、细纱、棉布等布料,荷叶边、花朵、缎带、蝴蝶结、多层次的蛋糕裁剪、褶皱等设计,一方面表现了主人公的贵族生活,从另一方面烘托了当时英国经济的发达和社会风貌。

奥康纳一共为《公爵夫人》中的凯拉·奈特莉设计了27套戏服,而在这之中,最特别的当属她的婚纱。新婚之夜,德文郡公爵问她的新娘“女人穿的衣服为什么这么复杂?”,乔治安娜回答说,“这是我们女人表达自己的方式”。

而奥康纳作为服装师,通过被层层褪去的婚纱、衬裙和紧身衣,所要向观众传达的,是乔治安娜在那夜所经历的真实感受。 

优雅篇

ELEGANT

当被问起自己最喜欢的戏服时,凯拉·奈特莉选择了2005年的《傲慢与偏见》。

《傲慢与偏见》是“唯美铁三角”导演乔·怀特、服装师杰奎琳·杜兰与女主角凯拉·奈特莉最初形成固定班底的作品。 在开始设计《傲慢与偏见》的戏服之前,导演让服装团队尽力地去想象日常的乡间生活是什么样子。

于是杜兰脑中逐渐形成了伊丽莎白·班纳特这个特立独行女孩,优雅、叛逆、机灵、倔强,充满理性而又容易冲动的形象——“她是个假小子,她要穿着土色的衣服,因为她喜欢乡间。”

在面料方面,杜兰选用麻布与棉布为主,因为班纳特家并不富裕,这样的呈现更符合原著的故事背景。

简·奥斯汀在《傲慢与偏见》的小说中写道:当我发现自己爱上你的时候,我已经走了一半的路。

这条路的起点,始于伊丽莎白与达西先生充满了火花与火药味儿的第一次相见。热闹的小镇舞会,迎来了高高在上的贵族宾客,一袭绿裙的伊丽莎白,并未像其他少女一般,盲目地巴结未来的长期饭票,而是对舞会上不苟言笑的达西先生大胆挑衅,表露成见。

在这个重要的场景中,杜兰为伊丽莎白穿的绿裙,荡漾着爱情的生机,又挥舞着偏见的利剑。而这个伶俐的绿裙形象,仅仅维持了两年时间,就被刷新了美学高度。那是在2007年的电影《赎罪》之中。

如今提到电影《赎罪》,观众心中浮现起的恒久一幕,恐怕必然就是凯拉·奈特利的一袭绿色、丝绸、吊带、露背长裙。并且,这条独一无二的质感长裙,早已在10年前被高价拍卖。

这套裙装造型,堪称影迷心中史上最佳的电影礼服。王尔德曾说:美好的肉体是为了享乐,美好的灵魂是为了痛苦。 凯拉·奈特莉扮演的女孩塞西莉亚,穿上这条裙子的那一天,绽放了最美好的肉体,却也体会了最痛苦的分离。

这条裙子寄托了太多那个宅子中的隐秘情绪,爱欲、引诱、嫉妒,走向赤裸的心情和万念俱灰的伤别离。

爱情让女孩变成了女人,而裙子,帮助女人永久地,留下了爱的记忆。 塞西莉亚穿着她最美的裙子,经历了人生中至高的一段时光,从此下坠到孤独的深渊,万劫不复。

为奈特莉设计这条30年代气质长裙的杜兰,在评价她时说道,“她有那个年代的气质,一种超越时间的美,这使她能够驾驭那些服装。电影中的许多时刻,她看上去都美得惊心动魄。”

复古篇

RETRO

2015年,凯拉·奈特莉在“卷福”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主演的电影《模拟游戏》中,扮演了一位聪慧且不失感性的现代女性角色——密码破译专家,琼·克拉克。

她是图灵一生中唯一求过婚的女子。尽管二人的情谊并未开花结果,但却有着千丝万缕、惺惺相惜的牵绊。

曾为《V字仇杀队》、《海扁王》等电影设计戏服的Sammy Sheldon Differ,在为《模拟游戏》打造服装之前,对上世纪30到50年代的服装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在人们惯有的印象中,复古服饰大致就是低饱和度的颜色,条绒或丝绒质感的布料等等元素。而通过研究,Differ发现“历史中真实的服装,要比你想象的明亮得多,不全是棕色或暗淡的颜色。很多针织品都大胆运用了蓝色,红色和绿色。”

Differ用亮丽的蓝和绿,衬沉稳的棕和褐。并给凯拉·奈特利设计了大量的毛衣和开衫,“当这个角色有感性需要的时候,她就会用毛衣将自己紧紧裹住。”

“在银幕上,将凯拉·奈特莉变得看起来具有现代感,是很难的。”印度著名的戏服大师Arjun Bhasin曾发出如此感叹。在为李安执导的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成功打造了戏服之后,2015年他在音乐电影《再次出发》中,将写满了古典、复古tag的凯拉·奈特莉,进行了当代的、纽约生活化的大改造。

善于驾驭音乐题材电影的导演约翰卡尼,要求服装师必须遵循纽约的生活原貌进行创作,所以Arjun Bhasin搜罗了各家Vintage店,将格蕾塔的穿着打造得复古随性,有街头风格的酷,且有点男孩子气,看起来很时髦。凯拉·奈特莉穿红了两种LOOK——宽松的打褶裤和男式牛津鞋,70年代的连衣裙配夹脚凉鞋。

这些形象的灵感,来自于上世纪的摇滚和流行文化大IP——鲍勃·迪伦、莱昂纳德·科恩、帕蒂·史密斯、奥黛丽·赫本等等。而最激发他设计热情的,还是曾经和正在生活在这纽约城里的每一个人。 一开始,格蕾塔追随男友到纽约圆摇滚梦。这个阶段的她,穿着浅色的连衣裙,陪男友开会,给男友买咖啡,像迟钝的小公主,沐浴在爱河的柔波中。

失恋后,格蕾塔联手“绿巨人”扮演的落魄伯乐丹,开始了“节能减排”的城市唱片漫录大行动。在音乐的引领下,格蕾塔走遍纽约的地标,并建立了自己的新生活,从一个异乡游子,变成了新的纽约人。红色的格子裙凸显她绽放的不羁和自信,气质利索有活力。

在寻找自我与爱情的外壳下,《再次出发》是一个讲述音乐人在创作与商业化之间进行斗争的故事。格蕾塔并不出众,也不富裕,但是有才华和热情,不知道明天会怎样,但却把今天过出了颜色,像纽约这座城市中,每个心怀珠玉的年轻人一样,平淡而奇异。

当格蕾塔与丹,带着分线器连着的耳机,一边散步、欢笑,一边在地球的同一时刻,聆听着同一串音符之时,丹道出了他所解读的音乐密语——

“哪怕多平淡的场景,音乐都能赋予它深厚的意义,而平淡,突然间变成了美丽而热烈的珍珠,从音乐中破壳而出。”(也许这也是为什么MV可以风靡世界30多年的原因~)

而这些平凡的裙子穿在奈特莉身上,如同平凡生活在音乐衬托下一样,发生了魔法。 奈特莉曾与服装师Arjun Bhasin探讨过很多关于外表的话题,在她心中,女孩最喜欢的其实是简单的乐趣,而不是显露魅力的性感。美丽会逝去,但优雅永存;花朵会凋谢,但夜莺以赤诚之爱守护的玫瑰,将会一直绽放。而凯拉·奈特莉这朵倔强的英伦玫瑰,也将继续身着一身华裙,在光影的世界中步履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