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时尚

VOGUE时尚网 作者:一只东尼2018-07-05 15:49

从“镜花水月”的东方猎奇,到致敬川久保玲的时尚命题,再到如今时尚与天主教想象的华丽主题,奢华又肃穆的宗教元素,让2018年的 Met Gala 红毯美出新的高度。在这场时尚与天主教艺术的对话中,我们能看到来自于圣地梵蒂冈的法士祭服,以及逾 150 件受天主教启发的时装。

想想看,当天 Met Gala 的红毯上,应当会出现不少宗教人物的造型,不出意料的话,圣母玛利亚、主教、天使和修女基本都没跑了。还有哪些美丽的造型,有着深刻的天主教渊源呢?

La Reine Margot

玛戈王后

— 天主教的华丽想象 —

《玛戈王后》,1994

伊莎贝拉·阿佳妮

伊莎贝拉·阿佳妮在电影《玛戈王后》中的天主教造型,是载入影史的经典。她着面罩和一身血红,在宗教战争中接受了阴谋的婚姻,仍旧冷艳疏离,烟视媚行。

《玛戈王后》,1994

伊莎贝拉·阿佳妮

大仲马形容当时的玛戈王后,“她生着黑色的秀发,光泽的皮肤,长长的睫毛,红润的小嘴,雅致的颈脖,柔软丰满的身躯,紧裹在高跟缎子鞋里的一双孩子的脚。”

《玛戈王后》,1994

伊莎贝拉·阿佳妮

用大仲马的话来说,“法兰西人为自己的国土上开放出如此艳丽的花朵而骄傲”,奈何如此尤物却成为了宗教的牺牲品。伊莎贝拉·阿佳妮简直就像是为这个角色而生的。

Alexander McQueen 1994 年春夏

《玛戈王后》,1994

伊莎贝拉·阿佳妮

当时的法国,天主教和新教徒之间流血战争不断。信仰天主教的法国宫廷,将玛戈公主嫁给新教徒首领纳瓦尔国王亨利,并在大婚之夜策划了一场血腥屠杀。

《玛戈王后》,1994

伊莎贝拉·阿佳妮

玛戈穿的红色婚服,与她所象征的天主教身份密切相关。红底金纹和蕾丝拉夫领无比华丽,长达七米的雍容拖尾,点缀着的珍珠、红宝石和钻饰尽显高贵。

《玛戈王后》,1994

伊莎贝拉·阿佳妮

玛戈王后的华服,与身旁的红衣主教相互呼应。红底与金色纹路的华丽天主教想象,与新教徒们身着的肃穆黑色大相径庭。

《玛戈王后》,1994

伊莎贝拉·阿佳妮

这场从头到尾都不和谐的婚姻,注定要成为一个悲剧。新婚之夜,法国宫廷的摄政皇后发动了针对新教徒的血腥屠杀,即恶名昭著的“圣巴托罗缪之夜”惨案,将玛戈无辜的裙袂染满鲜血。

《教皇诞生》,2011

婚礼上数十位红衣主教同行的壮观场面,与《教皇诞生》中在圣地梵蒂冈甄选罗马天主教教皇的场景异曲同工。

Dolce&Gabbana 2013 秋冬

《玛戈王后》中的宝石后冠以及《教皇诞生》中西斯廷教堂中天主教的华丽壁画,都出现在了 Dolce&Gabbana 宗教之美集大成的 2013 秋冬系列上。

Dolce&Gabbana 2013 秋冬

当宗教邂逅时髦,时装天桥上演了一场红衣主教的圣地巡游。罗马天主教的神秘和奢华,不言而喻。

Joan of Arc

圣女贞德

— 神圣之躯的矜持  —

剧集《圣女贞德》,1999

莉莉·索博斯基

如果有人能想到在 Met Gala 上借鉴圣女贞德的造型,这个点题的选项无疑会惊艳全场。毕竟,贞德是法兰西的救国圣女,是捍卫天主教的圣人之中最为传奇的女人。

剧集《圣女贞德》,1999

莉莉·索博斯基

从英格丽·褒曼到米拉·乔沃维奇,贞德的经典形象数不胜数,但剧集《圣女贞德》中莉莉·索博斯基的造型却相当出挑,身披锁子甲也难掩少女气,还原了她法国乡村少女的出身。

剧集《圣女贞德》,1999

莉莉·索博斯基

贞德的甲胄上,装饰着鎏金的法国国花鸢尾,剑柄上有十字架的浮雕,莉莉·索博斯基清新的少女面庞和柔亮金发,突出了贞德在荧屏上不常见的女性气质。

Paco Rebanne 作品,1974 年

作为天主教中女性力量的象征,圣女贞德一直以来都活跃在时装伸展台上。她在宗教战争中的悲剧,是无数设计师不竭的灵感源泉。

“Joan of Arc”,Alexander McQueen 1998 年秋冬

Alexander McQueen 2009 年秋冬

McQueen 曾多次以自己的方式诠释贞德的锁甲造型,贞德身上那股肃穆又以阴暗收场的女性英雄主义,和 McQueen 的气质不谋而合。

Christian Dior 1998 年秋冬高级定制

Christian Dior 2006 年秋冬高级定制

莉莉·科尔

John Galliano 时代抹胸板甲的高级定制服,典型的贞德造型,也有着浓厚的天主教氛围。

Shakespeare's Belief

莎翁与朱丽叶

— 莎士比亚的天主教信仰  —

《罗密欧与朱丽叶》,1996

克莱尔·丹妮斯,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看起来“小清新”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却由里到外都被宗教题材所贯穿。罗密欧与朱丽叶分别来自犹太家族和天主教家族,宗教差异加上家族斗争,自然是水火不容。

《罗密欧与朱丽叶》,1996

克莱尔·丹妮斯,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除了随时挂在胸口的十字架,背在身后的小翅膀,骑士与天使的恋情,是莎翁对天主教题材的朴素想象。

《罗密欧与朱丽叶》,1996

克莱尔·丹妮斯

两人殉情的天主教堂

帮助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恰是天主教的神父,而酿成两个人悲剧的地点,恰是意大利维罗纳的天主教堂。

《莎翁情史》,1998

格温妮丝·帕特洛

和莎翁笔下的朱丽叶一样,莎士比亚的信仰,是在当时新教得势的英国社会里,并不合法的罗马天主教。

《莎翁情史》,1998

格温妮丝·帕特洛

因此,注定要成为公爵夫人的薇拉夫人,女扮男装粉墨登场,重新激起莎翁创作和爱情欲望的故事,也变成了一个宗教割裂下的悲剧。

《莎翁情史》,1998

格温妮丝·帕特洛

与伊丽莎白一世时期的肃杀的新教徒着装潮流不同,薇拉夫人显得格外的古典和轻盈,有着罗马天主教的余韵。

Alexander McQueen 2013 秋冬

McQueen 的这个迷你系列,呈现了宗教装饰风格的极致。从教皇到天使,华丽的钉珠拉夫领,将罗马天主教的幻想编织成华丽羽裳。

Byzantine Empire

骑士蒂朗

— 拜占庭遗风  —

《骑士蒂朗》,2006

埃斯特尔·努维奥拉

无论是来自罗马教廷的装饰文化,还是东西罗马帝国以及东正教和天主教一分为二后的文化差异,拜占庭风格的时装,早已将罗马帝国的眩晕记录在案。

《骑士蒂朗》,2006

蕾欧诺·瓦特林,埃斯特尔·努维奥拉

从罗马教廷到君士坦丁堡,《骑士蒂朗》将拜占庭风格的着装潮流共冶一炉。宗教的肃穆感,以及色彩华丽而抽象的装饰,让拜占庭风格成为永恒的时装命题。

Chanel 1992 年春夏

在 Chanel 的秀场上,我们时常能看见朴素的修女服饰,装点着绚丽的神职饰品。黑白的肃穆极简,和拜占庭的繁复奢华,在这看似不可调和的矛盾之下,是 Coco Chanel 在奥巴辛修道院度过的童年。

Chanel 2010-2011 巴黎-拜占庭手工坊系列

20 年代,Coco Chanel 女士去威尼斯度假,受到了拜占庭建筑的启发,奠定了拜占庭艺术系列的开端,浓厚的宗教印记一脉相承。

Chanel 2016 早春度假系列

The Queen Isabel 

伊莎贝拉一世

— 西班牙的天主教女王  —

剧集《伊莎贝拉一世》,2011

米歇尔·珍娜

西班牙帝国的奠基者,西班牙最伟大的女王,与其丈夫斐迪南二世并称天主教双王,功绩无数,资助哥伦布航海,征服格拉纳达,建立宗教裁判所……一生的传奇和争议,完全不亚于英国的伊丽莎白一世与俄国的叶卡捷琳娜大帝。

剧集《伊莎贝拉一世》,2011

米歇尔·珍娜

伊莎贝拉一世的历史传记剧集,也着力呈现了颇有西班牙风味以及宗教裁判所威严气息的女王着装。各式各样的宝石王冠,鹅黄翠绿的鲜艳服饰上有华丽的鎏金装饰。

Christian Lacroix 珠宝十字架T恤

登上美国版 VOGUE 封面

同样有着西班牙天主教风格的 Christian Lacroix ,尤其擅长将宗教元素和缤纷欲滴的鲜艳色彩结合起来。还记得那件登上了《VOGUE》美国版封面的珠宝十字架T恤吗?

Christian Lacroix 2009 春夏高级定制

Christian Lacroix 2009 秋冬高级定制

在 Christian Lacroix 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场高级定制秀上,压轴的模特身着一袭有着华丽装饰的白裙,宛如西班牙天主教中的圣母玛利亚,戴着长长的鎏金十字架项链和“圣母光环”,甜美又圣洁。

The Nun's Story

修女传

— 赫本最严肃的电影  —

《修女传》,1959

奥黛丽·赫本

《修女传》是奥黛丽·赫本职业生涯中最为严肃的作品,在这部探讨个人追求和宗教信仰的电影里,赫本不施粉黛,以修女的姿态奉献了自己巅峰的演技。

《修女传》,1959

奥黛丽·赫本

优雅如她,哪怕只是身穿天主教战地修女的制服,也总会被当成设计师的灵感缪斯。

Yves Saint Laurent 2010 秋冬系列

YSL 曾经推出过致敬赫本《修女传》的一个系列,宽袍大袖的白衬衫搭配肃穆的黑色铅笔裙,头上是标志性的修女兜帽,看起来着实是神圣不可侵犯。

换句话说,修女和神父的长袍,确实剪裁素雅隽永,有着近乎完美的轮廓,如同“天上降下的衣装”,给予时装设计师以无限的灵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