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拍卖

2018年西泠春拍预展,共推出33个专场,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两件唐伯虎的作品《临流试琴图》和《修竹茅亭图》。唐寅(1470—1524),初字伯虎,年少时便因才得名,尤其是在书画艺术上的造诣更是名震吴中,曾获得乡试“解元”。只是历史上被牵连罢免、坎坷一生的唐寅,并不如传说中的“唐伯虎”那么潇洒如意。他的才情、心绪、生活,乃至传承,都在这两幅画作中依稀可见。

timg (4)

《临流试琴图》

吴门三代文人的知遇情怀

《临流试琴图》中,唐寅之笔墨,吴宽、文征明、彭年之题跋又勾勒出吴门老、中、青三代文化圈的脉络。“酒罢茶余,思绪豁然开朗,泠泠七弦上,临流难觅知音,静听松风寒。”唐寅不由得心生感慨。“既然高山流水可寄兴致,又何须在茫茫尘世间苦觅知音呢?”吴宽安慰道。“即使弦如寒冰,弹不成曲,自始至终唯有高山流水才是你的知音啊。”文征明亦附和道。“三位前辈如此相对,已尽是知音之意,又何须再谈知音难觅啊。”后生彭年不禁惊羡道。

谈及唐寅与吴宽的交游,最为人所知的即是弘治十二年(1499)唐寅不幸被卷入科场舞弊案时,吴宽为唐寅向同僚乞情一事,此事尚有上海博物馆馆藏吴宽《乞情帖》为证。尽管吴宽的一番好意并没有派上用场,但吴宽对于唐寅的器重、爱才之情已经展露无遗。

而文征明、唐寅一生的交游,对诗文书画的爱好和出众的才华是两人年轻时即展开交游的基础。文征明出身于仕宦之家,唐寅虽来自一个不曾享有功名官位的家庭,但他在年轻时就与文征明一样,从游于吴门有名望的人士。虽然学界认为两人间的友谊曾经历波折,但交游始终未断。特别是唐寅去世后,文征明在题跋、款识中都曾提到他。这些都能说明,两人一生有着深厚的友谊。  

timg (3)

《修竹茅亭图》

职业画家唐伯虎的“小狡狯”

历史上,作为一个职业画家,唐寅为了适应当时的市场需求,一母题创作存在众多复本。根据杨静庵《唐寅年谱》,唐寅从35岁起便“鬻文卖画以度其岁月”,唐寅的《言志》诗说“闲来就写青山卖”。唐寅研究的权威、台北故宫博物院原副院长江兆申先生在《关于唐寅的研究》中就列出六组复本画,并指出“画家应酬多的时候,并不难在落笔,而难在选题与构想,所以常常会使弄小狡狯”。吴湖帆在跋文中也提到“六如《修竹茅亭图》,生平得意笔也,余所见不止一本”。此次在西泠春拍中拍卖的《修竹茅亭图》与辽宁省博物馆馆藏《虚亭听竹图》就为一组复本,两幅画作内容大致相同,都绘高士隐逸溪山之景,且都是近景。是唐寅创作最为丰富和成熟时期的作品。

唐寅的这幅精品之作在明代收藏与留传的情形今日已很难知晓,从画上题跋看,这幅画作在清代到了著名鉴藏家吴大澄手中,其钤“愙斋藏印,足为是幅增重矣”,后递藏于其孙吴湖帆,吴湖帆得之非常重视,为其书跋文。精于鉴赏,眼界很高的褚德彝也为此唐寅画作题跋,当时上海藏家如张石铭、奚萼铭等人,购买到书画以及金石碑帖后,往往请褚德彝鉴定真伪,以其一言为准。

春季拍卖会拍卖日程

预展:7月4日、7月5日(周三至周四)9:30 - 20:00

7月6日(周五)9:30 - 18:00

杭州黄龙饭店(杭州市曙光路120号)

拍卖:7月7日至7月9日(周六至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