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杂项

在中国古代,“羊”是“祥”的通假字,人们常以“羊”来指代“吉祥”,一些瓦当上的“大吉祥”就写作“大吉羊”的字样,羊也成为吉祥的化身。

祭祀对于古人来说,是非常神圣的国家大事。在祭祀活动中,羊是较为高等的祭牲,占有相对重要的一席之地。殷墟出土的甲骨卜辞中就有以羊祭祀的记录。而在众多出土的青铜礼器中,以羊作为主要装饰造型的器物也不为罕见,湖南出土的四羊方尊可谓家喻户晓,北京出土的三羊铜罍也堪称青铜礼器中的珍品。

1977年的一个夏日,京郊平谷刘家河村,一位普通的农民正在村东池塘边取土。突然,他的锄头碰到了一个很硬的东西。起初,他还以为是一块大石头,可是几锄头下去,一件斑斑驳驳的铜酒杯出现在他的眼前。不会是挖到了什么宝贝吧——他立刻向村委会汇报了此事。几天后,县上和市里的文物部门派来了专业的考古人员。在考古人员仔细的发掘与考证之后,一座商代墓葬重见天日。

首都博物馆 三羊铜罍

三羊铜罍 

在此之前,因为缺少商代文物遗存,北京历史上对商文化的研究基本还是一个空白。刘家河商代墓葬的发现,引发了学术界对北京商文化研究的热潮。考古专家将此次出土的40余件文物分为金、铜、玉、陶四个种类。其中,器型较大的青铜礼器三羊铜罍尤为引人注目。

罍是一种典型的礼器,一般多用于盛酒。刘家河出土的这件三羊铜罍高约27厘米,口径约20厘米,肩部等分凸起三个羊首,造型生动逼真。羊首上雕刻着卷曲的祥云状犄角,羊的目光下垂而内敛,嘴巴微抿,显得格外温顺。铜罍从上至下还装饰有凸弦纹、目雷纹、饕餮纹、云雷纹等精美的纹饰,以突出的扉棱分割开来。整个器物繁复细密,底部宽宽的圈足稳重中透着优雅,大气中透着凝重,带有商代铜罍从瘦高向矮肥发展的特征。

在原始社会晚期,礼器随着氏族贵族的出现而产生,是古代贵族在举行祭祀、宴飨、征伐及丧葬等礼仪活动中使用的器物。礼器正所谓“藏礼于器”,标志着使用者的身份、等级与权力,被赋予特殊的意义,充分体现着等级森严的礼制。能使用以羊为造型的青铜礼器入葬,更说明墓主人具有一定显赫的身世背景。结合出土的其他高规格随葬品,虽然学术界对于墓主人的身份仍有着多方的猜测,但比较普遍地认为这里应该是商王朝某一方国首领的墓地。

三羊铜罍

三羊铜罍(局部) 

三羊铜罍的铸造工艺在商代属于“高尖端科技”。中国古代从最初使用自然铜,到商代用火法炼制铜锡等合金,在科技上已是不小的进步。冶炼青铜的过程比较复杂,需要先把选好的矿石加入熔剂,放入炼炉燃木熔炼,待火候成熟后取精炼铜液,得到初铜。初铜仍比较粗糙,需要再经提炼才能获得纯净的红铜。红铜加锡、铅等熔成合金,即是青铜。比较复杂的青铜器大都采用分铸法铸造,也称二次铸造。据专家推测,三羊铜罍就采用了这种分铸工艺,需先期铸好羊首,再分别配置在外范内,进行二次浇铸。这样一来,罍的主体与羊首浮雕自然地结合在一起,使得平面纹饰与立体雕塑融会贯通,浑然天成。

从刘家河墓葬所属的时空来看,北京虽只是商代的边陲之地,却也遵从着商王朝的葬制礼仪。在这个高规格的墓葬中,三羊铜罍以羊的造型倍加彰显了通灵礼神的内涵,是研究北京商代文化不可多得的文物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