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戏剧

我们无法用言语形容张艺谋的《对话·寓言2047》,只记得舞台,无数的白色LED灯瞬间骤亮。女人在科技的包裹中焦躁地挣扎着。角落里,78岁的吴书香老人纺着那台200多岁的织布机,宛如磐石。“嗑噔~嗑噔~”,织布声成了最坚实的鼓点。突然,LED灯仿佛炸裂般,无数的白球从天而降。是覆灭?还是破茧?

这一幕,很不张艺谋,又太张艺谋了!

很多人都说,这和他们印象中的张艺谋不一样。哪里不一样?没有大红大绿,没有人海战术,只有传统与未来,人与科技的对话和对抗。

七段单独成章的表演,串联起一个共同的母题“人与科技,何往何至”。舞台,极简;寓意,又极深。

张艺谋说,取名为《对话·寓言 2047》,就是“传统和未来的一个对话”,“传递了现代技术、人工智能往后发展和人类的一个关系”。

这不就是老谋子版的《黑镜》吗?

极简的意象

在《对话·寓言 2047》之前,电影《长城》曾让张艺谋饱受争议。如果你恰好不喜欢《长城》里饱和度过高的色彩和“人海战术”,那倒是可以放心地来看《对话·寓言 2047》。因为在这里,色彩是高级的;人物,也简到极致。

要探讨人与科技,人与电脑的关系,有一部绕不过去的经典电影——《黑客帝国》

这里重温一下,《黑客帝国》里有三个基本元素:

1、Matrix,即电脑掌控的虚拟世界的母体,翻译成“矩阵”。

2、debug程序,不论是基努·里维斯扮演的“救世主”Neo,还是坏到骨子里的史密斯(他其实就是Neo的反物质),他们其实也是一种程序。而他们的特别之处在于。他们是Matrix里非法程序的集大成者,还具有人类的思维和“反骨”,希望打破Matrix。

3、人类的意志,正是这个属于人类的特性,让Matrix反复崩溃,让“先知”这个“人类心理研究程序”变得越来越倾向于人类,于是策划了一次让Neo带领大家逃离Matrix的革命。

这么一联想,你会发现,老谋子和《黑客帝国》英雄所见略同。《对话·寓言 2047》里,贯穿在每一个节目中都有三个意象,分别对应了Matrix矩阵(现代科技展现)、debug程序(表演者)和人类意志(传统文化艺术展现)。

《长调 呼麦 . 云纱》:来自美国的云纱装置艺术表演,象征Matrix;呼麦表演者代表的是母题中挣扎疑惑的人类程序;72岁的长调表演者其布日,代表的是人类意志。

《古琴 . 光剑》:来自德国的激光表演,象征Matrix;舞蹈演员裘继戎在激光矩阵中的挣扎,代表计算机母体中的人类程序;巫娜的古琴表演,代表人类意志。

《小戏 . 掌间》:丝路音乐剧团的iPad表演,象征Matrix;韩岩松和詹磊的京剧表演,代表人类程序;京剧艺术本身,代表人类意志。

《偶戏 . 冷臂》:来自美国的机械臂表演,象征Matrix;瑞典现代舞表演者Tommy Franzen,代表人类程序;入选了“非遗优秀事件名册”的提线木偶表演团队,代表人类意志。

《碗碗腔 . 矩舍》:英国的Musion 3D全息创意团队,象征Matrix;李宇、胡婕带来的舞蹈,代表人类程序;王进发的“碗碗腔”,代表人类意志。

《唢呐 . 泼色》:透明玻璃盒子,象征Matrix;CPG-Concept(英国)舞蹈团队,代表人类程序;至今已有600年历史的唢呐演奏者“复州鼓乐班”,代表人类意志。

《织机 . 精灵》:来自德国的动态LED灯表演,象征Matrix;英国舞蹈演员Rose Alice的表演,代表人类程序;加起来快300岁的吴书香和她的织布机,代表人类意志。

这么一看,是不是一目了然?所不同的是,张艺谋更进一步,解释了“为什么人类能在机器的世界保有人性和意志”——正是因为这些传统文化艺术中所蕴含的魅力和能量啊!

谁说没剧情

关于创作《对话·寓言 2047》的初衷,张艺谋说过,想追求更极致的、更形式化的、更特别的演出,“怎么高怎么冷怎么来”。

看完演出后发现,它的确先锋,甚至可以说高冷,但并不晦涩。

这是张艺谋版的《黑镜》,7个节目各自独立,却又有起承转合。谁说形式化的演出就没剧情?在小编看来,《对话·寓言 2047》恰恰有一条逻辑自洽的故事线。

例如第一幕,看到那一缕在舞台上摇曳变幻的云纱,你想到了什么?小编的直观感受是,它好像很早之前的一款电脑屏保啊!

像水墨一样变幻着、扭动着、飘逸着,又仿佛折叠出了不同的维度——能“吹”起这一缕云纱的风力,经过了无数次科学实验。

很多人说,第一个节目里的长调、呼麦和云纱,给人一种空灵远古的和谐感——这是人机和谐的最初,云纱象征的电脑屏保,不就是机器还处于“休眠”状态的一种暗示吗?

接下来,《古琴 . 光剑》,很直观,觉醒的机器(激光秀),开始禁锢人(舞蹈表演者裘继戎)的行为和思想。

《小戏 . 掌间》很有意思,它更像是某种”闪回“,交代的是”为什么“。为什么人机关系、人与科技的关系会变成如此?

京剧《三岔口》是一种寓言,漆黑一片,人们看不见彼此。而人们手拿iPad(iPad上是一张张脸),在那里走来走去,却互不关心,没有交集,正好是现代人沉迷手机虚拟世界的一种映射。

张艺谋一语中的:“《三岔口》是两眼一摸黑,两个人互相看不见对方,但想看见对方;而我们现在,是能看见对方,但不想看。所以这就传递了现代技术、人工智能往后发展和人类的一个关系。”

《偶戏 . 冷臂》隐喻更明显,人类曾经操纵木偶,而未来可能是机器操纵人类如木偶。

在这里,“人机”关系已经升级。机械臂上亮闪闪的光圈,也像一个个摄像头,一双双无处不在的“天眼”,监视着人类的一举一动。

而《碗碗腔.矩舍》、《唢呐.泼色》,分别可以理解为人类的逐步觉醒。

男女舞者在全息技术下亦真亦幻的舞蹈,好似黄粱一梦,是被机器母体控制下,人类对于真实情感的诉求和追忆。

有了诉求,自然就有了群舞们在封闭的玻璃盒子里的挣扎求存。那泼向玻璃盒子的一桶桶蓝油漆,是对自由和蓝天的渴望。

最后一个节目则是整出戏的高潮。它代表的,是革命。在第一幕里“休眠”状态的云纱,此时已经变成了更强大的LED光球。

LED光球的线性组合、线条感和覆盖率,是不是更像《黑客帝国》里的Matrix?或者说,更像电脑里的一串代码。最后LED光球变成无数小白球轰然落下,不正是暗示人类终于突破了机器的禁锢吗?

《对话·寓言 2047》是开放式的,冲突和对话的艺术表现形式,给了每个人诠释的多样性,它是老谋子的《黑镜》和《黑客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