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林天苗:体·统  

近日,林天苗个展“体·统”在上海外滩美术馆开幕。此次由美国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亚洲艺术部三星资深策展人亚历山德拉·孟璐(Alexandra Munroe)担任本展的顾问策展人,朱晓瑞担任助理策展人。艺术家视整个展览为一个特定场域的项目,展开四部分概念的探究:“个体意识”、“群体意识”、“公共意识”、“终极意识”,概念与楼层相呼应,依次从美术馆二楼展厅纵向延伸到六楼,为观者带来一场心理和感官上的“意识”之旅。

▲ 上海外滩美术馆艺术家林天苗个展“体·统”,“凤凰艺术”视频

2018年6月25日,艺术家林天苗的上海首场个人专题展《体·统》在上海外滩美术馆正式开幕。本次展览由美国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亚洲艺术部三星资深策展人亚历山德拉·孟璐(Alexandra Munroe)担任顾问策展人,朱晓瑞担任助理策展人。

1

▲ 助理策展人朱晓瑞,本次展览策展人、美国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亚洲艺术部三星资深策展人亚历山德拉·孟璐(Alexandra Munroe),艺术家林天苗,上海玻璃博物馆馆长张琳,上海外滩美术馆馆长拉瑞斯·弗洛乔(Larys Frogier

林天苗作为中国首批尝试装置和录像制作的女性艺术家之一,不断尝试通过各种创作媒介反思日常生活,形成了鲜明、敏感且细腻的个人风格。展览的题目《体·统》对应的英文翻译为“Systems”,可以理解为“系统”或是“体系”。“体”意指身体或是个体微观的意识,而“统”就是为更广泛的、社会性的某种系统。

2

▲ 艺术家林天苗 ©上海外滩美术馆

3

▲ 展览所在的上海外滩美术馆 ©上海外滩美术馆

展览所在的上海外滩美术馆建筑,是建成于1932年的亚洲文会大楼。这里不仅是十九、二十世纪中西学术文化交流的一个重要历史见证,也是近代中国最早向社会开放的一座博物馆。1952年后这里多年积累的20328件自然标本、6663件历史文物和艺术藏品分别构成了今天上海自然博物馆、上海博物馆的典藏基础;其图书馆收藏的14000余册中西文图书并入徐家汇的天主教藏书楼,成为上海图书馆的特藏。所以经历过时间洗礼的上海外滩美术馆成为林天苗最为喜爱的美术馆,这次的展览也是按照建筑的楼层进行了特殊的安排。展览展开了四部分概念的探究:“个体意识”、“群体意识”、“公共意识”、“终极意识”,依次从美术馆二楼展厅纵向延伸到五楼,为观者带来一场心理和感官上的“意识”之旅,具有文献意义的手稿也在六层进行了展出。展厅中呈现的作品涵盖了林天苗二十余年创作脉络中极具代表性的装置作品,以及艺术家自2017年起制作且从未向公众展出的数件玻璃材质的大型交互装置。

4

5

▲《白日梦》,白棉线、白布、床垫、数码打印,200 cm× 120 cm × 380cm,林天苗,1999 ©上海外滩美术馆

展览中的《白日梦》创作于1999年,这件作品中大量的棉线是艺术家运用最为娴熟的媒介。底部白色床垫与顶部画布上的人形由近千跟棉线连接,在棉线自身的松弛感中透出微弱的张力,不禁会疑惑是谁再牵引谁?或是两种空间都被线所控制?林天苗在1995年创作的装置《缠的扩散》似乎就在讨论这个问题,而2009年创作的作品《妳!》中可以看到线的缠绕更为紧密。

林天苗对于线的敏感与偏爱绝不是偶发,因为线与女性的联系由来已久。1975年浙江余姚河姆渡新石器时代遗址,就出土了管状骨针、打纬木刀和绕线棒等纺织工具。成书约春秋末期的《考工记》记载“国有六职”,即王公、士大夫、百工、商旅、农夫、妇功。而“妇功”的职能就是“以丝麻以成之”。中国古代农业社会最基本的生产模式就是“男耕女织”,而线在中国的传统社会中也是构成女性社会评价的媒介之一。女红——指的就是女子生活中所进行的针线活方面的工作,例如纺织、编织、缝纫、刺绣等。中国人民银行1972年发行的人民币纸币上也出现了纺织女工的形象,相对于男性工人形象的炼钢工人与车床工人来说却是最小的面额。

6

7

▲《嗨!!!》,白棉线、投影仪、扬声器、扩音器,1060cm×475cm×300cm,林天苗,1999-2018 ©上海外滩美术馆

线的发明目的是为了便于人们控制事物。例如人们通过线将两种独立存在的物体缝在一起,使之成为一个新的、牢固的整体。或者是将线用于捆绑物体,也是为了暂时控住其状态,维持一个相对稳定的结构。而挣脱线的束缚则表示自由,比如断了线的风筝。而线的减少与去除也表示一种进步,例如苹果新推出的无线耳机。所以在《嗨!!!》中观者首先是看到艺术家林天苗1999年到2018年的形象变化,而在这个变化的背后却是由数千根白绵线连接的。艺术家数字肖像中最大的变化是头发的时隐时现,暗示了时间的变化对于人类外貌的影响。如果观者站在棉线旁仔细观察,会发现受扬声器上下震动的棉线就像是透过河流的表面看到水面下涌动的暗流。使我想到了古希腊唯物主义哲学家赫拉克利特的一句名言“人不能两次走进同一条河流”,在现世怎样的控制也无法阻止时间的流逝。

2017年,林天苗开始与上海玻璃博物馆合作,尝试用玻璃材料进行装置实验。并且她努力寻找科技与艺术之间的平衡点,创作出《反应》、《暖流》和《我的花园》介入到更多维度的探索中。林天苗也表示虽然使用了新的材料,玻璃的易碎性也确实吸引力她,但是她实际上感兴趣的是玻璃容器中的液体,这其实也是反映了艺术家试图控制液体,避免其因为蒸发而流逝。策展人亚历山德拉·孟璐也说:“林天苗创作的全过程强调的是一个封闭空间的概念。早期她对包括墙和花园在内的设计中,所有的形态和特点都强调了封闭性。”这种封闭性实际上也是控制的一种表现。

8

9

▲ 《反应》2018年 弧形双曲面板、震动地坪、滴液循环系统、脉搏采集、音控系统 344 × 344 × 339 厘米 ©上海外滩美术馆

《反应》位于二楼展厅的进门处,一个蛋壳形的白色装置充满了未来感。观众被要求不能够携带随身物品进入装置,进行30秒的私人化的体验。当体验者将手腕放置在感应器上时,脉搏采集设备会触发螺旋玻璃管中的蓝色液体向下滴落,装置内的地面会出现向上拱起的震感。女性艺术家往往强调自身的内在审视,所以她们的作品更具个人化特色和私密化倾向。林天苗介绍蓝色的液体与人体的血液粘度近乎一致,并且液体自由落体的速度与脉搏跳动、地板拱起的频率保持一致。而蓝色的液体很像是《哈利·波特》中提及的冥想盆,魔法师用魔杖将自己脑中的记忆抽出并放在盆里阅读。而这种可视、可感、可听的多感控制会使人质疑周遭的环境,似乎自己进入了自己的身体之中变成了“自我”的他者。

10

▲ 林天苗在作品《反应》内部体验 ©上海外滩美术馆

11

▲ 林天苗在作品《反应》

《反应》是以新材料科技为基础,以生命科技为内核的装置艺术作品,具有较高的科技含量。当今世界科技发展异常迅猛,越来越成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力量。但目前中国的很多早期装置艺术家都在用现成品进行创作,挪用与改装成为固化的创作手法。所以林天苗从跨学科的视角出发,进行大胆的尝试,让作品消解了作品与人的距离,试图让观者体验自我的存在并引发我们重新定位“身体”。这件作品是由艺术家提出观念,由不同领域内的专业人员共同完成制作的,体现出当代艺术中观念与技术分离的状况。而林天苗的观念就是从自我出发关照内心,告诉我们科学应该是充满人文关怀的,技术的存在是为了提升生命的质量。

12

13

▲  《暖流》2018年 铝合金框架、不锈钢机械结构、玻璃器皿、液体循环系统 220 × 65 × 258 厘米 ©上海外滩美术馆

女性艺术家的感性促使林天苗选择了《暖流》如此赏心悦目的颜色,这种进口的颜色着实价格不菲。林天苗说“我选择的蓝色具有机械感和男性的性别感与假设,而粉色更强调介乎于血液和女性性别设定之间。”而这个装置中液体的运动方向是与机械的运动方向是相反的,这种特殊的控制系统违反了人们脑海中的常识。这种粉色的液体绝不是实用的颜色,太过于艳丽;它们在由诸多实验室玻璃器皿组成的环形中流淌、冒泡,形成一种人造的、看似科学的、动态的“液体景观”。

14

▲ 《我的花园》,铝合金框架结构、玻璃、液体循环系统、地毯,尺寸可变,林天苗,2018

《我的花园》位于美术馆四楼展厅,并且延伸到美术馆五楼的空间中。“花园”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带有女性色彩的词汇,法国画家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于1866年创作的油画《花园中的女人》就从视觉上交代了二者的关系。花园可以作为人休息的场所,也表明了人有目的的控制植物的生长与排列。在林天苗所营造的花园中“生长”了很多涌动着绿色系液体的玻璃试管,与柔软、艳丽的粉色地毯一同构成了梦幻般的视觉享受。当人们进入装置所在的场域时,可以感受到水泵喷射液体时产生的能量。而因为艺术家设置的液体不同喷射角度所形成的丰富的颜色变化,是必须要观者“在场”才能体验到的。

15

16

▲ 《我的花园》,铝合金框架结构、玻璃、液体循环系统、地毯,尺寸可变,林天苗,2018 ©上海外滩美术馆

17

18

▲ 《我的花园》草图

林天苗表示:“我走到哪里都喜欢看花园,不论是英国、法国还是东京,我平时的很多时间就在打理我自己的花园。我觉得真正的财富和文化积累到一定程度,都会通过花园体现出它的精髓。”而对于花园内植物的命名林天苗也发现了问题,那就是人们对于植物的命名有着不同的方式:俗名通常只对局部地区的人来说才是共同的,一个俗名在不同地区可能用来指称完全不同的植物。而人们对于植物的称为也寄托了他们的愿望,如“一帆风顺”“发财树”“一夜欢”等;而“上海青”又可以叫做“苏州青”,则反映了不同地域对于蔬菜命名的争夺。所以林天苗制作的带有工业景观意味的花园,容纳的是人们的公共记忆与对于地域文化的认知。

19

▲《失与得》,聚脲、工具、不锈钢支架,尺寸可变,林天苗,2014

女性相对于男性来说更敏感、更情绪化,所以她们诉之于艺术作品的感受也更为强烈。例如死亡一直是人需要沉重的命题,骨骼往往是代表着死亡与终结。而相对于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用2000余克铂金和8601颗钻石打造的《献给上帝之爱》的铂金钻石骷髅,林天苗的《失与得》看起来更为朴实,其丰富的变化也能让观者得到更多的思考。工具需要被人们使用,但是与人体骨骼重新嫁接后虽然有的还保留了部分的实用功能,但是基本上宣告了这批工具不可能再进入日常性的重复劳动了。工具得到重生了么?亦或是生命和物质之间从未停止过转换。

20

21

▲《失与得》,聚脲、工具、不锈钢支架,尺寸可变,林天苗,2014 ©上海外滩美术馆

林天苗是中国最早一批从事装置艺术的艺术家,海外旅居经历对她艺术创作来说影响深远。正是她在美国生活中的诸多真实体验,不断地与她在中国本土的感受混合在一起,或相互排斥,激发了艺术家敏感的内心。林天苗最近的艺术创作是在一种不断地独自思考、不断被周围人质疑、不断地折磨自己的心灵,一种不可名状的生命困境中完成的。但是最终我们看到了展览是用最新的艺术语言,表达了全球化时代中人类普遍关切的问题:物质与意识,科技与身体,机器与自然……

22

▲ 《我的花园》现场,铝合金框架结构、玻璃、液体循环系统、地毯,尺寸可变,林天苗,2018

从《体·统》中我们也能看到中国装置艺术发展的诸多变化。首先,从材料上可以看出,林天苗不再局限于以《白日梦》为代表的廉价的、手工性的材料,而是《我的花园》为代表的昂贵的、高科技的材料。王端廷指出“中国装置艺术家对植物材料和手工技术的偏爱,是中国农耕文明意识在当代艺术创作中的反映。”在全球化不断深化的今天,世界各国的人都在使用同样的手机,穿着同样品牌的衣服,吃着形式相似的食物,当代艺术也趋向于同质化发展。

23

▲ 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亚洲艺术部三星资深策展人亚历山德拉·孟璐(Alexandra Munroe)接受“凤凰艺术专访” ©凤凰艺术

而孟璐作为一位具有留日背景的古根海姆美术馆资深策展人,她对于东方的理解要相对那些对东方一知半解西方策展人要更为深刻。同时她还拥有纽约大学美术研究所硕士学位和纽约大学历史学博士学位。2017年她与田霏宇和侯瀚如联袂在纽约的古根海姆策划了“1989后的艺术与中国:世界剧场”,在国际上推动了西方艺术界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关注。《体·统》实际上也延续了孟璐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理解,林天苗最新创作的作品是在中国做的世界艺术。林天苗在展览中实验一种没有定型的创作语言——液体,尝试表述一种新的感知,这与西方的当代艺术的实验精神与反传统十分接近。

24

25

▲ 上海外滩美术馆艺术家林天苗个展“体·统”布展现场 @圣轩艺术

其次,我们从本次展览也能看出,展品的制作成本价值不菲,保守估计本次展览的预算接近千万。装置艺术是西方最为常见的形式,但是因为其制作成本十分高昂故需要一套完整的艺术赞助制度予以支持。而在中国,艺术家创作非商业化的装置艺术,往往只能停留在概念的阶段。所以很多艺术家只能利用废弃物和现成品去创作,而林天苗展览的成功举办或许说明了在中国一个健全艺术赞助制度的建立或许会成为可能。

展览信息

26

▲ 展览海报 ©上海外滩美术馆

林天苗:体·统

展期:2018年6月26日–8月26日

地点:上海外滩美术馆,虎丘路20号

主办:上海外滩美术馆

协办:上海玻璃博物馆

顾问策展人:亚历山德拉·孟璐

助理策展人:朱晓瑞

关于艺术家

林天苗

林天苗 1961年出生于山西太原,现居住和工作在北京。

1984年研修于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1988年赴美,1989年于纽约艺术学生联盟学院学习,后以设计师的身份在纽约工作了近7年时间。1995年林天苗从纽约回国,在“开放工作室”的艺术活动中展出了“缠的扩散”、“圣德蕾娜的诱惑”、“裤子”、“树”等作品,奠定了她从事实验性艺术的重要性地位,同时也是第一批获得国际关注和认可的中国女性艺术家之一。以90年代在北京、上海等地发生的“公寓艺术”概念,林的艺术实践被囊获其中。在她早期作品中,她以线缠绕的习惯而闻名,她将丝绸、头发、棉花等材料紧紧缠绕在她发现和制造的物体表面,其行为源于林幼年协助母亲收集整理棉线、毛线缠绕习惯的记忆。林的工作从研究自身处境的体验感悟出发,兼顾社会角色身份与社会背景之间的关系,质疑女性单一社会角色的传统观念。1998年创建了“北京藏酷新媒体艺术空间”,从基建、内部装修做设计、监工、设备管理、协调等事务;1999年协调有关“北京藏酷新媒体艺术空间”组织、赞助、宣传、策划等等活动,为“北京藏酷新媒体艺术空间”举办上百场次的各种文化活动做最基础的幕后工作。2012年,成功在亚洲协会美术馆举办了《林天苗:缠了,再剪开》个展,此展览是林首次在美国美术馆举办的展览。1997年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双年展;2002年上海双年展和爱尔兰双年展,2003年越后妻友三年展;2002年和2004年两届的韩国光州双年展;2016年日本濑户三年展。2015年林以告别女性话题为主线的个展“1.62M”,在昊美术馆举办。

近年来林试图摆脱女性主义话题的困顿,以开放的姿态游走于大型装置、雕塑、摄影、视频及各种其他媒介实践的工作中。林的作品被很多中外美术馆收藏:纽约的布鲁克林美术馆、纽约的MoMA、澳大利亚国家美术馆、旧金山MoMA、香港的M+、西雅图当代美术馆、新加坡美术馆和蓬皮杜美术馆等等。

关于策展人

孟璐

亚历山德拉·孟璐博士 是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亚洲艺术部三星资深策展人,是亚洲现当代艺术以及传统艺术研究的权威及领军人物。自2006年加入古根海姆以来,她曾担任纽约及全球其他分馆的亚洲艺术项目负责人。她主持两年一度,为酝酿展览项目举办的古根海姆亚洲艺术会议,并领导推动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何鸿毅家族基金。

孟璐博士组织了许多广受赞誉并获奖的展览,推进了国际学术的发展以及国际范围内对亚洲现当代艺术的认知。她的展览与学术出版物荣获了诸多顶尖奖项与赞誉,包括:美国美术馆协会(AAAM),国际艺术批评家协会(IACA),美国美术馆策展人协会艺术协会学院(AAMC),北美艺术图书馆协会(ARLIS/NA)与中国艺术权力榜。

在日本期间,孟璐曾经担任纽约日本协会副主席及其美术馆馆长。她在纽约大学艺术学院取得硕士学位,在该校获得历史学博士学位。她是上海外滩美术馆以及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学术委员会成员,纽约大学艺术学院理事,美国-日本基金会(US-Japan Foundation)理事,以及纽约外交关系协会(the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成员。

35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