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1DayStand 作者: spRachel2018-07-03 11:05

特展《时间的形状》把来自世界顶级博物馆和私人收藏的不同时代、地区、风格的艺术家作品,与艺术史博物馆画廊中的历史文物和艺术作品进行配对展出,让观众在5000年艺术史中进行一场跨时空、新作 vs 大师对话。

首先让我们从三点总结此次特展:

① 颜值

顶级作品 & 最美博物馆

身体最诚实,听到这些名字,你什么反应?提香、委拉斯开兹、鲁本斯、伦勃朗,到毕加索、透纳、马奈、塞尚,到拍卖市场宠儿罗斯科、多依格,他们都在!

Peter Paul Rubens, Helena Fourment (“The little Fur”), c. 1636/38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Vienna, Picture Gallery© KHM-MuseumsverbandMaria Lassnig, Iris Standing, 1972/73© Maria Lassnig Stiftung, Vienna

眼睛更不能骗你,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太赞了!它由当时世界霸主——奥匈帝国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茜茜公主的老公)命令建造,专门为收藏和对公众展出帝国藏品而建。

卢浮宫是皇宫改建、大英博物馆是藏家建的,而这个博物馆一开始就给你皇室的观展待遇!每个展厅都好看、舒服到哭泣(以后再吹)。

② 体验

探索偶遇 & 享受时间

展品分布在整个美术馆的大师原作旁——想象下,如果19幅作品放在一个特展厅让你几分钟看完,是不是效果完全不一样?

即使是你见过的作品,在对比和氛围下,仍可看出不一样的体验。spRachel 对这种体验最难以自拔——既可以按图索骥,也可以偶遇惊喜。

这里虽已是德奥博物馆中的流量担当,但人流量完全可以接受(2017年游客数只有卢浮宫1/6)。每一个展厅都极尽低调奢华,并有着可能是世界上最舒服的博物馆沙发,你会不舍得出去的。

Peter Doig, Two Trees, 2017, Private collection© The Artist. Courtesy Michael Werner Gallery, New York and LondonPieter Bruegel the Elder, Hunters in the snow (winter), 1565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Vienna, Picture Gallery© KHM-Museumsverband

③ 思考

玩味策展 & 愉快涨姿势

这次策展灵感来自于来自乔治·库布勒1962年的同名巨著《时间的形状》(The Shape of Time),同样揭示时间与空间流逝,及5千年历史中跨越文化的思想与图像进化史。

这个展的意义在于思考来自不同时代、不同地区和不同风格的艺术家,对图像理解和表达的异同。

有些对比是有艺术史根据的,例如塞尚提到过古罗马雕塑是他的灵感,有些则是出于策展人直觉,还有些专门委托艺术家,例如彼得·多依格,为此展新作。

在对比中建立联系,让感性的艺术变得有迹可循。看了此展,在硕大的博物馆中,变得审美麻木双眼又清晰起来了呢。

Tullio Lombardo, Young Couple, c. 1505/10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Vienna, Kunstkammer© KHM-MuseumsverbandFelix Gonzalez-Torres, „Untitled“ (Perfect Lovers), 1987-1990Wadsworth Atheneum Museum of Art, Hertford, CT© The Felix Gonzalez-Torres FoundationCourtesy of Andrea Rosen Gallery, New York

现在,带大家品一品这些奇妙的对比。

透纳 vs 提香

Tiziano Vecellio, known as Titian, Nymph and Shepherd, c.1570–75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Vienna, Picture Gallery© KHM-Museumsverband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Rough Sea, c.1840–45Tate: Accepted by the nation as part of the Turner Bequest 1856© Tate, London 2017

首先影响了印象派的男人透纳,作品是本次展览“新作”中最老的作品。透纳喜欢提香,也有不少致敬之作。

模糊的轮廓构成的造型,只有在适当的距离观看才有效果,尤其是画面的背景。这种好似蒙了灰色面纱雾化效果是提香晚期作品的特征,也是透纳作品的最大特征。

老扬·勃鲁盖尔 vs 史蒂夫·麦奎因

Large Bouquet of Flowers,1606

Running Thunder,2007

我特别特别喜欢的一组作品。

老扬·勃鲁盖尔是我喜爱的老彼得·勃鲁盖尔的小儿子。其实我以前一直看不懂他的鲜花有啥特别。而这次在对比之下,才发现其中奥秘!

画中的鲜花其实并非同季,把这些不可能同时存在的鲜花画在一起,产生了超越生死的永恒错觉。

而 Running Thunder 是一个视频,全程拍摄的是一具新死的马尸,整整11分钟。安详的马脸、逐渐僵化的身体、宜人的微风——它在无声无息地腐朽。镜头饼不会切换,我却盯着看了很久。仿佛一直盯着,下一秒它就能活过来。这是两个艺术家面对生死和时间的命题,采取了不同的表达。

生命短暂,唯有艺术长存。

勃鲁盖尔 vs 彼得·多伊格

这是镇馆之宝之一、我专门为他而来的勃鲁盖尔《雪地猎人》,描绘的是400多年前一个被称为“小冰河期”的严酷冬天,一群猎人打猎的日常。

而彼得·多依格是在世最贵英国画家之一,最擅长画的正是风景和日常。他为此展专门新作《两棵树》。他表示:有雪的景色总是能反应人的内心。他的风景画,一般画的是回忆,而不是真实。

鲁本斯 vs 玛利亚·拉斯尼克

Peter Paul Rubens, Helena Fourment (“The little Fur”), c. 1636/38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Vienna, Picture Gallery© KHM-MuseumsverbandMaria Lassnig, Iris Standing, 1972/73© Maria Lassnig Stiftung, Vienna

不同于他的神话题材,鲁本斯这幅是私密作品,画的是他的续弦娇妻 Helena Fourment,1630年结婚时他53岁,她16岁。他直接用这幅画表达对妻子的喜爱,她是他很多作品的模特。

而奥地利女性主义画家玛利亚·拉斯尼克因则以自画像和女性身体闻名,主张以作品反应真实内心。最近在巴塞尔美术馆也有回顾展。同时,我查到到她母亲也曾改嫁一个大她很多的男人,但并不幸福。不知道策展人是不是也有考虑?

丁托列托 vs 克里·詹姆斯·马歇尔

Jacopo Robusti, known as Tintoretto, Susanna and the Eldersc.1555/56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Vienna, Picture Gallery© KHM-MuseumsverbandKerry James Marshall, Untiteld, 2018Courtesy the artist and David Zwirner, London© Courtesy der Künstler und David Zwirner, London

马歇尔的作品也是特为此展创作的。跟丁托列托作品相似的是——都是偷窥视角,不过一个白、一个黑——而这种表达黑人身体的手法正是他从80年代就开始建立的标志性风格。

下面,大家自己动开脑洞,品一品这些奇妙的对话吧:

马奈 vs 委拉斯开兹

Édouard Manet, Boy with a Sword, 1861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Diego Rodríguez de Silva y Velázquez, Infante Felipe Próspero, 1659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Vienna, Picture Gallery© KHM-Museumsverband

伦勃朗 vs 罗斯科

Rembrandt Harmensz. van Rijn, Large Self-portrait, 1652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Vienna, Picture Gallery© KHM-MuseumsverbandMark Rothko, Untiteld, 1959/60The Collections of Christopher Rothko@2016 by Kate Rothko Prizel and Christopher Rothko

德克·德克兹·凡·桑梧特 vs 凯瑟琳·奥佩

Dirck Dircksz. Santvoort, Casanova del Monte Turris, Mayor of Prague, 1639Dirck Dircksz. Santvoort, Anna Heinz von Jaden, Wife of Casanova delMonte Turris, 1639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Vienna, Picture Gallery© KHM-MuseumsverbandCatherine Opie, Kayla with her young son Owen, 2017Catherine Opie, Jonathan Franzen, 2012Catherine Opie, Self-portrait, 2017© Courtesy the artist, Regen Projects, Los Angeles, andThomas Dane Gallery, London

卡拉瓦乔 vs 弗朗兹·韦斯特

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 Madonna of the Rosary, c.1601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Vienna, Picture Gallery© KHM-MuseumsverbandFranz West, Liege (Caravaggio), 1989Privatsammlung, WienFranz West, Liege (Caravaggio), 1989Musée d’Art, Toulon (France)© Archiv Franz West

古罗马文物 vs 埃莉诺·安廷

Torso: Nackte Aphrodite (Medici Type)1st or 2nd cent. ad, Roman copy of Greek original, c.300 bc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Vienna, Collection of Greek and RomanAntiquities© KHM-MuseumsverbandEleanor Antin, Carving: A Traditional Sculpture, 1972148 silver gelatin prints in complete piece© Courtesy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Twentieth Century DiscretionaryFund; exhibition copy provided by the artist and Ronald Feldman Arts, Inc.

罗吉尔·凡·德尔·维登 vs 罗恩·穆克

提香 vs 毕加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