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自12世纪以来,威尼斯即是北意最大商业城市和国际贸易中心,政治上亦获得独立地位。这个临海并因商业繁荣而特别富庶的城市,不仅为艺术家们提供了丰厚的经济条件,而且使人们在思想上更解放、更开朗,但也更强调追求享乐。威尼斯与东方各国早有频繁的商业交往,艺术上既有拜占庭的金碧辉煌,也有阿拉伯的精细华丽。人文主义的思潮包括多种因素(积极的和消极的)很快影响了那里的文学艺术,从15世纪中叶起,许多宗教题材的美术作品出现了浓郁的世俗化色彩,画面上追求欢快、激情和狂热的调子。

1

威尼斯画家笔下的圣母和天使,往往是一些穿着华丽、肌肤圆润的上层妇女形象。这种追求享乐的思想,在艺术上表现得相当突出,从而形成了这一地区特有的绘画风格,称之为威尼斯画派。

2

异教题材和女性裸体是画家们喜爱的。这些裸体不像波提切利的那么空灵,更不像米开朗基罗的那么雄伟,而更多的偏重肉感的表现。虽然他们的作品没有脱离宗教,但带有更大的世俗性,画中的人物有着丰润的肌肤和温暖的人间人情。他们的作品注重色彩的绚丽和造型的生动,背景与前景人物的情趣气氛能灵巧配合。

3

《扮演卢科莱奇亚的妇人》伦敦国家美术馆

威尼斯画派较早就采用了从尼德兰传来的油画技法,在运用色彩方面胜过佛罗伦萨画派,形成自己的风格,对欧洲17~18世纪绘画有深远影响。这一画派中杰出的代表有乔凡尼·贝利尼、提香、乔尔乔内、丁托莱托、保罗·委罗内塞等,成为人类艺术史上著名的绘画大师。

4

洛伦佐•洛托(1480—1556年),虽然受到贝利尼和乔尔乔内的影响,但他是个性最独特的威尼斯画派画家。他创作了一些著名的宗教绘画,但他的主要成就来自现实主义肖像画。他的肖像画能够准确地捕捉人物的个性,多数采用冷色调制造发光效果,常常使用柔和的光影塑造人物形象。

5

《苏珊娜与长老》

洛托是威尼斯画坛上一位不随波逐流、终生怀才不遇,被人们称作是流浪和孤独的画家。洛托出生在威尼斯的一个商人家庭,自幼就性格怪癖,不善交际爱旅游,去过意大利的许多地方,见识过许多著名美术家的作品。他29岁去过罗马,结识过拉斐尔,目睹过米开朗基罗的西斯廷天顶画,但这一切并没有引起他的兴趣,他认为拉斐尔和米开朗基罗虽然无上荣光伟大,但与他无缘。45岁重又回到威尼斯,一直住到69岁,虽年已古稀,还像以往一样愤愤不满地继续外出旅行,直到72岁才隐居罗马一个寺院度其孤独残年。

6

在洛托的画中出现的人物大多数孤傲正直,富有个性;他画中风景多作重峦叠嶂、深山幽谷;在画中常运用强烈的光和响亮的色彩,使画面色调高昂;画中形象塑造,写实中略有夸张的表情,使画中人物个性更为鲜明。

7

《丘比特与普赛克》

洛托比乔尔乔内和提香小几岁,他们是同代威尼斯画派的画家。宗教神话题材富有人性特征,色调明朗。这些都是威尼斯画派画家所具有的共同特点,洛托并无例外。

8

《基督与受骗女子》  巴黎卢浮宫藏

《基督与受骗女子》实际上是一幅具有现实生活意义的风俗画。基督扮演着一位主持公道的、受人尊敬的长者,骗子的述说,围观者的参与表态议论,无奈的受骗女子,每个人都作出符合自己身分的姿态表情,尤其是画中人物的面部表情和手势所传达的思想情绪都十分生动和富有个性特征。画家以半身群像布满画面,人物拥挤重叠,密不透风,着力刻画人物头部动态和面部表情以及相互关系。构图仍以传统的基督居中,其他人物分列两边形成对称式结构。在明暗色彩处理上,人物,尤其是面部都处于受光亮区,在暗背景的衬托下显得更为光辉夺目,这种对比强烈的色彩感,是通过冷暖色对比和强光线照射达到的,作为主体人物的基督和女子都处于强光和冷暖色彩对比下,形象格外突出。这幅画表现出善与恶、美与丑的精神对比,女子是美好善良的,而基督则体现光明正大和公正,它是真善美的化身。周围的人群美丑交织、善恶共存。

9

《维纳斯与丘比特》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

这是一幅充满世俗气息的关于希腊神话的绘画。这里的维纳斯是一位没有宗教冷寂气息的现实少女,躯体丰满,曲线柔和流畅,以一种优美的姿势,侧卧于榻,流露出一种人世间的欢悦气息。画家巧妙地把爱神丘比特与维纳斯的嬉戏作为瞬间定格于画面上,戏剧气氛浓厚,给人以美好、愉悦的感受。

10

画家将这一情节的瞬间,安排在一所宽敞的居室里,玛利亚正在虔诚地阅读圣经,突然天使急速跑来传达上帝要她受孕的旨意,童贞少女玛利亚作本能拒绝状,天使举手指向天界,意为我是奉上帝旨意,而云中上帝则伸手指向着玛利亚,三个人的手势联系,构成这幅画的情节含义。这是一幅富有激情的作品,急速跪拜传旨意的加百列,头发风动,衣褶飘逸,被惊吓逃窜的小猫与主人玛利亚神情一致,这些动势表情都增加了突如其来的紧张和不安。在这幅画中,画家以擅长的光和色塑造形象,画面上充满阳光,在暗背景的衬托下使空间里的形象鲜明突出,上帝的红色披风与玛利亚的红色衣裙形成对角线形的红色呼应,而玛利亚蓝色的斗篷与天使蓝装又相联系,使画中形、光与色构成对比中又和谐统一的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