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美食

说啤酒是世界杯的标配,固然没有人会表示反对。但实际上,手持高脚杯,守着实况转播场,消遣一个夏日长夜,同样是本赛季的正确打开方式。在里斯本的CR7酒店,点一杯向C罗致敬的“金球奖”,是葡萄牙队粉丝的专属看球姿势。在英国,随便在哪个广场、哪个酒吧,“飘仙一号”永远是最受球迷爱戴的饮品之一。或许是因为鸡尾酒里有啤酒所没有的表意空间,有了它们,看球这件事也变得浪漫、有情怀了起来。各国球迷眼中的最佳“佐球鸡尾酒”都有哪些?不如现在一起来了解一下。

437

苦中带甜的French 75,甜中带苦的巧克力马丁尼。本文均为 资料 图

法国 / “法国野战炮”

很少有鸡尾酒能够经得起历史学家的考证——我的意思是,有明确出处的鸡尾酒配方并不多见,例如,被小说家亚力克·沃(Alec Waugh)形容为“世界上最强大的饮料”的“法国野战炮”(French 75),原始配方出自何处、出自何人之手,至今都是个谜。

“法国野战炮”使用杜松子酒、干邑白兰地、香槟,混合柠檬和糖来调配,关于它的文字记录最早可见于1927年禁酒令鼎盛时期的《Here’s How!》杂志,稍后被录入1930年著名的《萨伏伊鸡尾酒全书》中。但在更早些时候,在查尔斯·狄更斯的书信中,就有关于盛在香槟杯里的汤姆金酒的记录。狄更斯在造访波士顿期间,在下榻的酒店内品尝到了金酒混合香槟、柑橘、糖和冰块的美味,据称,这款饮品同样得到维多利亚女王的儿子威尔士亲王以及夏威夷国王卡拉卡瓦的喜爱。也就是说, “法国野战炮”极有可能并非由法国人发明,而是由法国人命名的。无论如何,当一款燃起人们痛饮欲望的鸡尾酒,与世界上第一门现代化加农炮扯上关系之后,它的大红大紫也就成了可以预见的事。球迷们喜欢这款鸡尾酒,一方面是酒杯里有让人欢喜的不断上升的气泡,另一方面却还是因为那个威武霸气的,与“快速射击”、“精准”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名字。

比利时 / 巧克力马丁尼

比利时大比分酣胜突尼斯的那晚,相信有很多人会特意跑进布鲁塞尔、安特卫普、根特人气最旺的酒吧,点一杯“比利时国旗”(Belgium Flag)。这可能是分层鸡尾酒里最酷的一款了,红黄黑三色同时融于杯中,呈现出美丽而立体的色带,顶层还可以点燃,变出一个燃烧弹,让已经够燃的气氛变得更high。巧克力马丁尼的受欢迎程度也不亚于前者,尤其是使用Wittamer、Neuhaus、Godiva之类纯血比利时巧克力制作的黑巧马天尼,在足球赛季经常会以“隐藏菜单”的形式出现在布鲁塞尔的Life is Beautiful、Green Lab等高逼格古典鸡尾酒吧中。

438

漂浮着各色水果的桑格利亚,炎炎夏日怎能少了它。

西班牙 / 桑格利亚

桑格利亚汽酒是西班牙国民好感度最高的鸡尾酒,也是一款经典的消夏饮品,在西班牙几乎所有酒吧都能找到。但如果一个人追求的是果香浓郁、清新而令人振奋的平价酒饮的话,最好试试看那些不怎么起眼的街边小馆——往往这些地方会有大桶装经过二次发酵的桑格利亚,跟鲜啤酒一样,都是通过按压水龙头阀门斟出来。

在很多富有经验的球迷看来,熬夜看球的首选饮品就是它了。红酒、莱姆汁、橙块及各类水果的组合,不仅有消暑生津的功效,还能适当减轻身体的疲劳感,不至于引起宿醉。哪怕一个人在熬完整晚通宵头昏欲裂、摇摇欲坠之际,仍然可以补一杯无酒精版的桑格利亚,作为白天的“还魂汤”。

葡萄牙 / 马德拉潘趣

在C罗的老家马德拉岛,最常见的鸡尾酒就是马德拉潘趣。出入岛上任意酒馆或者餐厅,只消说一声Poncha,自然会有酒保从扎壶里为你一杯接一杯的斟出那洋溢着怀旧感与甜美气息的饮品。马德拉潘趣中的酒精成分来自于一款葡萄牙特色蒸馏酒Aguardente,其口感中的甜度与酸度则来自柠檬、蜂蜜和糖,调配过程中还需要使用到一种如今已经难得一见的木质调酒棒Caralhinho,目的是为了充分碾碎柠檬块,让酸汁与酒液混合。

439

玻璃瓶灌装的马德拉潘趣在当地也很常见。

阿根廷 / 高球

很难相信,阿根廷跟日本对于鸡尾酒的审美竟然有惊人的一致性。我指的是,啤酒之外,两国球迷大概率会喝高球(High Ball)来为各自的球队呐喊助威。高球是一款直截了当的鸡尾酒,也是把A+B的经典结构诠释得极为聪明的一款。相比日本高球威士忌加苏打水的组合,阿根廷高球的口味似乎更符合当代人的饮食习惯:布兰卡利口酒(Fernet Branca)加可乐,又苦又甜,不是一般的重口。布兰卡利口酒中自带的27种香料味,为这款鸡尾酒增加了深度与厚重感,对于如今心情已然坠入深渊的阿根廷球迷来说,品尝这款国民饮品中不同寻常的苦味,或许有助于重拾信心与安慰。

440

布兰卡利口酒兑可乐,简单粗暴的阿根廷风味。

巴西 / 凯匹林纳

上一届世界杯在巴西举办,当时凯匹林纳(Caipirinha)作为巴西无可争议的国酒就已经火得不要不要了。Caipirinha在葡萄牙语里的字面意思是“农家女孩”,诞生于上个世纪初的圣保罗,最初的配方由发酵甘蔗汁、柠檬、蒜头、蜂蜜、红糖构成,在当时常被用来医治轻微的伤风感冒,用以缓解不适症状。如今,凯匹林纳基本告别了蒜头和蜂蜜,在饮食健康风潮的影响下,少糖版或无糖版的凯匹林纳亦变得多见;除此之外,作为基酒出现的巴西特产卡沙萨甘蔗酒(Cachaca)可由朗姆酒、伏特加替代,也可加入凤梨、覆盘子、西瓜、橘子等时令水果进行调味,诸如此类的改良版都十分流行。

有一款用红辣椒调味的凯匹林纳很值得一试。那种热情似火的感觉,估计只有Copacabana 情人海滩、桑巴舞、巴西足球能与之一战。

秘鲁 / 皮斯科

皮斯科(Pisco Sour)之于秘鲁的重要性不言自名。2004年,秘鲁政府宣布将每年2月的第一个星期六定为“全国皮斯科鸡尾酒节”,2007年,皮斯科又被确认为“秘鲁国家文化遗产”。不用说在南美了,在全世界,恐怕也找不到第二款鸡尾酒拥有如此至高无上的特权。

这款白色鸡尾酒使用秘鲁本地葡萄品种卡班图(Quebranta)酿造的白兰地打底,加入柠檬汁、鸡蛋清、糖浆和冰块,味道清香、爽口,但同时具有一定的欺骗性——酸涩的口感、甘甜的回味只是它的表象,喝下去很久以后,我们才能感受到强烈的酒劲从胃囊深处传来。

441

凯匹林纳与皮斯科,只看外表或许容易混淆,但味道绝对骗不了人。

墨西哥 / 帕罗玛

2018年爆冷的两支球队,冰岛和墨西哥,在走红之余也迅速带红了各自的国家,成为游人趋之若鹜的目的地爆款。马太效应同样出现在两地酒饮上,譬如,墨西哥深以为傲的玛格丽特鸡尾酒,眼下是各路人士狂欢必点的酒饮之一。

还有一款来自墨西哥南部边境地区的鸡尾酒,叫做帕罗玛(Palomas),一样深受球迷欢迎。其配方中出现了大比例的西柚苏打、新鲜柠檬汁与少量的龙舌兰,口感独特。按照墨西哥人不成文的规矩,高脚杯边缘撒上海盐,可以中和龙舌兰的苦味,同时让柠檬的酸味尝起来不那么尖锐。害怕宿醉的饮者要注意了:请务必选则纯度高且不含玉米原浆及糖浆的白色龙舌兰(Blanco)打底,免除后顾之忧。

442

酸爽的帕罗玛,与呛口的辣椒瓜罗

哥斯达黎加 / 辣椒瓜罗

说回十年前,哥斯达黎加就没有能送入口的鸡尾酒,当然,在当时的情况下,几乎所有啤酒喝起来都像水,且市场上根本找不到一款价格超过3美元的啤酒,品种也少的可怜。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过去的几年里,哥斯达黎加经历了一场酒精革命,本地精酿啤酒作坊如雨后春笋出现,中部山谷地区及沿海地区的海滩城镇,成了创意鸡尾酒大施拳脚之地。在哥斯达黎加,最常见的鸡尾酒是使用甘蔗汁酿造的“国酒”Guaro,与番石榴、百香果等热带水果,再加上辣椒,混出来的辛辣可口的饮品。需要注意的是,这儿的鸡尾酒菜单上,或许有将近一半的鸡尾酒,身上都有“辣椒水”的属性,就连来自墨西哥玛格丽塔也有加入胡椒的本地版本。目前最火的一款鸡尾酒辣椒瓜罗(Chiliguaro),配方里有Guaro基酒、辣酱、盐与莱姆汁,可以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