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美术报 作者:哈斯乌拉2018-07-02 09:50

和中国山水相连的邻邦蒙古国的现当代绘画艺术作品,深深植根于蒙古高原文化和东方游牧文化。20世纪50年代起,蒙古国专业画家队伍逐渐壮大。在以往单一的现实主义创作中,多了“印象主义绘画”、“精神情感绘画”等新的创作方向。20世纪60、70年代,“蒙古画”传统技法有了长足的发展,吸收东、西方绘画艺术养分,造型上注重夸张、变形。20世纪80年代开始,创作方向丰富,“构成主义绘画”和“抽象绘画”崭露头角。20世纪90年代后,蒙古国艺术家们的创作思维更加开放,表现题材丰富。表现自然、人民生活、民族历史的现实主义作品及超现实主义作品、抽象作品开始成熟。形成了具有特色的蒙古国绘画艺术面貌。

mszb2018063000012v02b004

S.Boldbaatar 骑马的法国人 布面油画 1992年  

蒙古国现当代绘画艺术的

形成及发展

蒙古国早期的绘画艺术,苏联画家创作的艺术宣传册等资料,对其造型艺术的诞生有着一定的影响。蒙古国画家D.Chuidog、U.Ydamsuren等,开始到苏联苏里科夫美术学院学习,奠定了蒙古绘画艺术发展的基础。有一定绘画知识和实践经验的画家群体初步形成,以写实主义手法创作的蒙古国人民革命事迹、人民生活、劳动模范等题材作品陆续出现。蒙古国绘画受俄罗斯美术的影响,而以油画创作见长的俄罗斯美术,同时是欧洲艺术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蒙古国留学生前往苏联学习时,见证了苏联艺术从单一化走向多元化的过程。他们带回了大量欧洲古典传统及现实主义艺术创作成果,并带回了一批临摹作品。这一段绘画艺术的发展过程,与我国20世纪50年代前往苏联学习绘画艺术的经历是相似的。

mszb2018063000012v02b005

Do.Bold 构成 50×70cm 布面油画 1986年

1951年,又有N.Thultem、G.Odon、Th.Dorjpalam等学员从苏联苏里科夫美术学院、L.Gavaa从列宁格勒列宾美术学院毕业学成。他们在美术教育中充分发挥所学知识,培养了一批绘画人才,蒙古国国内形成了第一批具有高学历、高素质的专业画家队伍。1955年,在此前“造型艺术处”、“绘画艺术处”、“雕塑艺术处”等艺术机构的基础上,蒙古国成立了组织和团结美术家的“蒙古艺术家协会”。1963年,由蒙古国艺术家协会的提议,蒙古国师范学院(如今的蒙古国国立师范大学)创办了美术班,从此开始系统地在国内培养起了自己的“专业美术人才”。20世纪70年代建立了美术专业学校,渐渐形成了绘画教学体系。造型艺术教学领域的各个专业建设也逐步完善起来,专业艺术人才和画家的数量也有所提升。至20世纪70、80年代,在蒙古国内部已形成自己的美术教学体系的同时,政府继续向外部世界派出美术留学生,以培养一流的专业艺术人才。这一时期,选送留学生的视野除了苏联、中国等友好国家之外,还向欧洲国家派送学生学习绘画。

mszb2018063000013v02b005

贵族车马图 岩石艺术

蒙古国科布多省境内

20世纪中叶以后的10年间,画家创作的主要任务是,把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用绘画艺术的形式表现出来;歌颂广大人民群众的劳动成果,表现社会矛盾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品也得以发展。当时提倡,创作歌颂社会建设中的新面貌、新气象和各社会主义兄弟国家的和谐团结为主。在创作逐渐兴盛的同时,蒙古国绘画艺术作品在绘画技法上也开始逐渐进步。脱离了早期直接从生活中抄袭的因素,慢慢向以光、色为主要研究对象的印象派绘画风格转变。这是蒙古国绘画艺术的一次跨越式发展过程,也是审美情趣、绘画技法方面的一大进步。

mszb2018063000013v02b004

Ts.Olzbaatar 画室 120×135cm

布面油画 1988年

1968年,以青年画家为代表的几位画家,组织了《第一届青年艺术家联展》。他们反对照抄生活原样,主张艺术高于生活、美于生活,用绘画艺术语言(形、色、线)来自由表达自己情感和感受。把蒙古族已有的色彩观、象征性造型结合在几何形体中,通过事物内外性质,宇宙万物生存规律来认识存在与不存在之间的关系,用精神表达转向蒙古思维。这个时期把现代绘画艺术语言融入到传统技法当中,出现了新气象。20世纪80年代在蒙古国绘画中出现以构成、色彩、技法等来表现西方美术流派的模式。这是蒙古国抽象艺术的开端,也是蒙古国现当代艺术多元化发展的开端。之后艺术家们创作的关于祖国、和平、美丽的草原风光题材的艺术作品,深得观众和艺术评论家的认可与喜爱,标志着蒙古国绘画艺术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蒙古国新生代艺术家们,以扎实的欧洲画风掀开了蒙古国艺术史上新的一页。20世纪90年代之后,蒙古国的绘画艺术因此走向新的发展之路,慢慢形成了以精神描写为主的绘画艺术形式。表现远古游牧民族生活因素,以及爱护自然,崇拜自然的生活理念,结合象征意义的历史画和表现日常生活的作品得到了很好的发展。

mszb2018063000013v02b006

B.Chaogsom 戈壁 布面油画

1968年 蒙古国国家美术馆

传统“蒙古画”的象征、比喻、叙事、构思、空间透视、形象夸张等诸多表现手法,和欧洲传统的绘画的光影表现、冷暖对比、空间、透视等表现手法,有着很大的区别。在新世纪初期,蒙古国造型艺术院校以自己的专业特点继续发展。培养了众多画家艺术家,创作出了形式多样的艺术作品,并且形成了风格不同的艺术流派。“抽象绘画”画家开始崭露头角,后现代主义作品也有所发展。在此前写实主义绘画的基础上,表现画家精神情感的生活题材作品,以及用色彩、造型来塑造新观念、新形式的作品,成为新的潮流。喜欢探索新绘画新艺术形式的蒙古国画家,吸收东、西方现当代艺术大师作品中的表现方法,渴望建立自己的绘画艺术风格。曾经在欧美艺坛流行的波普艺术形式,也开始在部分画家作品里得以呈现。随着国家转型市场经济,反映社会各阶层生存、生活状态的作品开始出现,这一类型的作品,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如以具有浓厚草原文化特征的“马”为题材的作品得到充分呈现。此外,运用新的技法和创作理念,描写自然风景、反映游牧民族生活题材的作品,也开始大量涌现。传统游牧民族精神与现当代观念艺术融合发展。

mszb2018063000013v02b007

O.Tsevegjav 种马之斗 147×240cm

布面油画 1958年 蒙古国国家美术馆

20世纪50年代开始,蒙古国曾派美术留学生到北京学习,并多次组织艺术家访问中国,并与中国美术家同行进行艺术交流。蒙古国人民对中国的艺术大师齐白石、徐悲鸿等著名画家,有着深深的崇敬之心。当年白石老人送给蒙古国著名画家L.Gavaa的作品,现在完好地保存在乌兰巴托市一家私人博物馆中。进入新世纪以来,中、蒙两国日益频繁的文化艺术交流,推动着两国艺术家更深层次的合作。蒙古国艺术家积极参加历届“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都获得了可喜的成绩。2008年奥运会期间,在北京举办的“蒙古的色彩——蒙古国当代艺术特展”,促进了两国之间的交流与合作,也是两国文化艺术交流史上的一件大事。笔者在采访、访谈蒙古国艺术家时得知,他们与中国美术家协会,各省市地方的美术家协会,以及中国各地的博物馆、美术馆等单位,都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蒙古国画家在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也广泛地开展了交流、合作、办展览等艺术活动。新一代蒙古国的年轻艺术家,更加频繁地走出国门,学习新技法、新观念的同时,积极参加国际范围内的艺术展览、博览会,如威尼斯双年展等大型活动。他们还遍及世界各地举办个人展览和团体性展览,写生、考察等艺术交流、创作也形成规模,在世界艺坛上具有一定的影响。

蒙古国现当代

绘画艺术特点

蒙古国有着丰富的文化艺术传统,与工艺美术、雕塑等艺术形式相比,造型艺术之中,绘画艺术占据了重要位置。蒙古国绘画艺术包括国画(蒙古画)、油画、版画、综合材料(装饰画等)、宗教美术、民间美术等不同画种。蒙古国绘画在20世纪90年代之后进入全新发展的时期。观看蒙古国近20年来的绘画作品,在内容与形式上逐步呈现出风格多样、形式各异的特征,充满着时代感,同时又不失强烈的独特精神和面貌。具体而言,蒙古国绘画具有强烈的东方色彩,采用的是散点透视构图,这种平面式的构图具有装饰美感。在单纯中追求丰富,用线条体现物象在平面上的形态,把繁杂的自然物象进行条理化、单纯化。这种侧重平面物象意味的线描造型风格,也是蒙古国绘画的造型特点。线条对构成画面的造型因素进行提纯,从而使画面中的形象得到凝结,增加了线的装饰美感。这种有意味的造型特点,奠定了蒙古国绘画风格的基础,也确定了蒙古国绘画平面化的构图原则。用色浓烈而单纯艳丽,又不失浑然大气。这种意象的构图、造型、用色,是蒙古国绘画的显著特征。它是蒙古国民族思想、精神和文化的凝结,它与题材、内容等诸因素一起,共同构成蒙古国现当代绘画艺术的鲜明面貌。蒙古国大部分的绘画作品风格,体现在色彩艳丽、注重平面构成与色彩构成,构图自由奔放,画面趋于图案化的特征上,不追求写实的视觉逼真与再现的被动性。所创作的艺术作品,题材广泛,色彩明亮,其悬浮的颜色和表达的意境具有极强的运动感。而这一点,无疑与蒙古族传统美术的造型特点,有一脉相承的内在一致性。这是游牧民族本性中崇尚自由的生活方式与思维方式,在艺术中的鲜明体现。

mszb2018063000013v02b003

S.Oyun 蹅玛 80×110cm

布面油画 1991年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现实主义风格的绘画逐渐式微,蒙古国艺术家更多地转向表现主义艺术风格的探索。作品中注重表现艺术家的主观感情和自我感受,以致对客观形态进行夸张、变形乃至怪诞化,用以表达内心的思想,否定对现实世界的模仿再现。从中我们不难看出,欧美诸多现代艺术流派的创作思想,对蒙古国当代绘画艺术发展所带来的影响。但同时,观者也可以强烈地感受到,蒙古国艺术家们在传统基础上,努力尝试运用新的绘画语言,来表现着自己的思想感情和对美的认识。

致力于创新的同时,蒙古国艺术家也充分认识到,传统文化在其当代艺术中的重要性。在当代艺术家的很多作品中,将马、草原、鹿石、石人、北方青铜器、蒙古书法、蒙古图案和一些具有蒙古精神的出土文物等等,具有蒙古草原特色文化符号,作为主要的创作元素和表现题材。以时代感十足、新颖的表现手法,进行自由组合、夸张变形,或吸取其造型特点,最终达到抒发民族情感,满足不同人群审美的目的。雕塑、金银铸造、现代装置艺术以及行为艺术等形式,也是蒙古国当代艺术的组成部分。这些艺术形式对绘画艺术的多样化发展,起到了促进和启示作用。

mszb2018063000013v02b008

B.Sharav 蒙古的一天 蒙古画

蒙古国Zanabazar造型艺术博物馆

整体而言,蒙古国画家力求在传统蒙古绘画艺术中融入现当代艺术元素,运用特殊的构图、色彩及形象进行艺术创作,使蒙古国当代艺术丰富多彩。同时也将抽象艺术、超现实主义绘画艺术的丰富性向前推进了一大步。他们在艺术创作道路上的积极探索、大胆创新,将欧洲传统绘画原理巧妙地运用到蒙古国绘画题材中,取得不俗的成就,受到了国内广大艺术爱好者喜爱,在剧院、博物馆、美术馆、文化广场、学校等公共场所中,绘画艺术都得以呈现。同时,他们的成绩,也得到国际绘画界的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