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第一座完全由红砖美术馆正在展出艺术家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及其工作室团队设计的建筑峡湾屋(Fjord House)还没正式开放就已经刷屏。事实上,埃利亚松的艺术项目跨越建筑及设计等多个学科,他的公共空间干预和对话并非仅仅停留于美术馆的内部空间。从1990年代末开始,埃利亚松及其工作室便开始了将抽象想法在公共空间中赋予具体形式的旅程,作品包括球体、隧道、塔楼、人行道、拱门以及亭台,皆收录于《无法言语的空间》(Unspoken Spaces)一书中。本书亦包括著名地质学家、艺术与科学史学家、建筑师、艺术家和哲学家各个领域的论文,并通过深入的作品描述和埃利亚松自己的话来展示每件作品。

从日德兰半岛的峡湾屋到伦敦的蛇形画廊展亭,我们梳理了埃利亚松那些“无法言语的空间”。

△《无法言语的空间》

2016

○峡湾屋,2018

位于丹麦的瓦埃勒(Vejle)峡湾屋将于6月9日开放。建筑从水上升起,将日德兰半岛蓬勃发展的经济中心瓦埃勒峡湾和城市建立了联系。

△峡湾屋

2018

瓦埃勒,丹麦

△《昨日共鸣器与明日共鸣器》

红砖美术馆,北京

埃利亚松和他的团队设计了一个公共的、很高的入口,专门用于建立建筑与港口间的联系,特别是在临水的边缘之下的结构。从观察平台可以看到两个水区。这种与周围景观的联系在建筑空间和埃利亚松的艺术作品中都很重要,它们与不断变化的环境进行着对话。

△峡湾屋

2018

瓦埃勒,丹麦

穿过抛物线的铰链门走到风门廊,感觉像比萨饼烤箱里面,但很冷。这些砖块色彩缤纷,邀请你光临。水在流淌,但却带有轻微的眩晕。我的脚很稳定,但我正在倾斜。当云在明亮的蓝天上空飞行时,整座建筑令人感觉在飞行和倾斜。我找不到稳定的东西,但是我挂在那里,不停地坠落。砖头突出一点,我的整个感觉都与建筑物的习惯直线上升或简单的倾斜相适应。我的平衡感是多元的,我的注意力在这些平衡点之间摇摆不定。所有这些都是文化的、训练有素的,它们可以接受再培训。但现在我的注意力摆动了起来。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人类学教授Joe Dumit对峡湾屋的反思

圆桥,2015

2015年,埃利亚松受哥本哈根市委托设计了圆桥(Cirkelbroen),该桥为骑行者和行人而设计,由五个重叠的混凝土圈组成。每个都安装在一个固定的基座上,像船的船头一样向下弯曲到水面,并且围绕着一根垂直的桅杆,其顶部通过斜拉金属索连接到桥面上。这不仅间接地映射了埃利亚松年轻时看到的捕鱼船只,也指涉了曾经停泊在克里斯蒂安港水域的巨大船只。圆形的平台大小不一,没有对齐,无论是步行还是骑行经过的人,都无法以一条完全的直线从一端走到另一端。

△圆桥

2015

哥本哈根,丹麦

你的彩虹全景,2011

2011年,埃利亚松及其工作室以作品《你的彩虹全景》(Your rainbow panorama)改造了丹麦奥胡斯艺术博物馆(Aarhus Art Museum)的屋顶,为观者打开城市、天空和遥远的地平线全景。360度彩虹玻璃走廊位于150米高处,将奥胡斯艺术博物馆的顶部分为不同的颜色区域,并成为人们在城市周围移动的灯塔。

△你的彩虹全景

2011

奥胡斯,丹麦

△《生物钟球体(绿、蓝、紫、红、橙、黄)》

2018

红砖美术馆,北京

雷克雅未克哈帕音乐厅和会议中心,2011

2011年,埃利亚松及其工作室设计了冰岛雷克雅未克哈帕音乐厅和会议中心(Harpa Reykjavik Concert Hall and Conference Centre)的外墙,其外观根据数学家埃纳尔·索尔斯泰恩(Einar Thorsteinn)研发的几何模型设计,令人联想起冰岛常见的结晶玄武岩柱。模块中规则性和不规则性的组合使得外墙具有无法通过堆叠立方体实现的混乱和不可预知性。具有不同色彩效果的滤光玻璃窗格,根据光线照射它们的方式,看起来是不同的颜色,以此对天气、时间以及观众的位置和移动作出反应。

△哈帕音乐厅和会议中心

2011

雷克雅未克,冰岛

△同样根据数学家埃纳尔·索尔斯泰恩研发的几何模型创作的作品《声音银河》(2012)及《未思之思图志》(2014)

红砖美术馆,北京

蛇形画廊展亭,2007

位于伦敦肯辛顿花园旁边的2007年蛇形画廊展亭(Serpentine Gallery Pavilion 2007)由埃利亚松和挪威建筑师克雷蒂尔·索尔森共同设计建造。它基于匝道的原理,将展馆内部与公园连接起来。通过关注参观者的运动,设计者构思了一个复杂的几何结构,由木质结构、金属外壳及貌似利齿的白色隔音板包围,外形如陀螺。螺旋坡道长140米,部分由绞线百叶窗屏蔽,形成了封闭的空间形式。斜坡的第一部分通向内部,第二部分被封闭,日光从上方通过椭圆形眼睛进入内部。

△蛇形画廊展亭

2007

伦敦,英国

△位于红砖美术馆当代园林中的作品《盲亭》同样在观者移动和几何结构中与天气的四时变化相呼应

2003

红砖美术馆,北京

受到胡塞尔和梅洛 - 庞蒂的现象学影响,埃利亚松的作品侧重于表述经验的运作。 对埃利亚松来说,自然现象包括 光、雾、雨、气味和天体,即使一件艺术品完成时,这些现象的影响将持续以新的视角揭示作品的不同侧面。

埃利亚松在于2016年出版的《无法言语的空间》一书中写道:“空间”并非简单存在于时间之中,而是由时间组成。空间的配置取决于它的功能、用户及其周围环境的活动,过滤到其内部的日光以及与太阳的关系。对于埃利亚松而言,时间性是人们体验艺术作品或结构的重要部分。观者的感知及与空间互动的方式代表了一件艺术品的最终完成。

在红砖美术馆正在展出的“奥拉维尔·埃利亚松:道隐无名”中感受艺术家与红砖美术馆当代园林建筑空间中发起的全新对话,另有“奥拉维尔·埃利亚松:研究与出版”深入挖掘艺术家对自然、艺术与社会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