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国际

历时半个世纪的设计、施工、停工、重建,法国小城费尔米尼的圣皮埃尔教堂最终完工并向公众开放。这座教堂最初由建筑大师柯布西耶设计,却因方案过于理想与预算问题而进展缓慢。直到2006年,柯布西耶逝世41年后,教堂才终于面世。“星云”效果、一方一圆的顶部采光让这座教堂宛如星空,而它背后坎坷漫长的建设过程,更为其添上了传奇色彩。

1960年代时,法国费尔米尼(Firminy)为了消除工业城市的形象,决心开启绿色新城(Firminy.Vert)项目。

市长邀请建筑大师柯布西耶主持设计,打造一块市民中心:包括1所青年文化中心、1个户外体育场、3栋超级公寓以及圣皮埃尔教堂。

因为1952年建成的马赛公寓争议太大,柯布一开始是秘密工作的。眼看其它项目陆续完成,唯独圣皮埃尔教堂(Saint-Pierre)进展缓慢,直到柯布过世41年才最终完工。

它是柯布作品中历时最长、经历最坎坷,却最美妙的一个。

绿色新城项目©Stephane Herbert

教堂外观

外表密不透风,内部却别有洞天。

步移景异,散开的圆洞如星云不断闪烁。

这并不是人工照明,而是利用玻璃导光管引入阳光。

外墙上的“圆洞”

星云效果©Arching

星云投射到墙面,又形成水波状的光路。

水波状光路

随太阳角度的变化,这些光路如潮水般涨落。

墙面、信众席、地面都裹上了一层光雾,像梦境般迷离。

华美的光线打在素混凝土墙面,非常醒目。

举头三尺有神明,还有日月。

大部分时间,“一方一圆”的天窗提供均匀采光。

顶部采光©梁苏玮

外部天窗©flickr-Richard Weil

内部效果 ©FIRMINY-VERT The Constellation Boat 

正午时刻,光束会短时间直射到墙面,相当于“日晷”。

形如日晷 ©32bny

光影在这里成了一场表演,不但被塑形,还被染色。

这是一场关于光影的独特体验。

上下两层信众席©Arching

但谁能想到,我们差一点就要永远失去了它。

1953年,法国国家重建和规划部长卸任,出任费尔米尼的市长。他的目标就是在这座小城,实现之前未能推进的规划大计。

在初期方案中,教堂里将出现一个“空中唱师席”,打造神话般的场景。

初期方案

到了1964年,教堂方案已经很成熟了,但主教仍然希望降低预算,于是柯布做了最终的妥协,将教堂轮廓改小。

1965年初,柯布写信给主教要求做出最终决定。

同年,柯布游泳时因意外去世。

柯布西耶

市长带头组建柯布西耶之友协会,希望继续把项目完成。

1971年,教堂终于筹集到建造资金,工程转交到了柯布西耶生前助手路易·米歇尔(Louis Michel) 和若泽·乌贝里(Jose Oubrerie)。

项目最终能完工,也多亏了乌贝里对图纸的修订。

修订后的方案

1973年,项目开始施工,1978年又因为缺少资金停摆,留下浇筑完的教堂地面与信众席,而难度较大的穹顶无法完成。

空间图解©Spacedigi Design

到市长1989年辞世前教堂也没有完工,项目的希望转而落到他儿子身上。

直到2004年,新任市长再次宣布重启项目,并由圣代田大区的教区主席出资建设。

建设中的教堂

2006年12月29日,跨越30多年的建造,圣皮埃尔教堂终于对外开放。

教堂远景©Stephane Herbert

历时半个世纪的设计、施工、停工、重建,人们最终弥补了历史的遗憾,这不只是对大师的崇敬,更是时代的胜利。

柯布西耶(右一)与年轻时的乌贝里(左一)

满头白发的若泽·乌贝里在项目建成后故地重游

除了祷告空间,底部是明亮的流动空间,常年布置建筑和艺术展览,迎接市民和设计师们。

展览现场©flickr-Richard Weil

底层展览馆 @Arching

底层展览馆 @Arching

最初的甲方、设计师早已不在,却留下了美好的建筑,也留下了一段励志的故事。

这不只是传统,更是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