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复杂且不可预知的技术正在改变和动摇着我门的世界。新的工具和发现压缩了我们曾经的成就,而给了我们新的目标与方向。那么,我们要如何才能赶上发展的速度与方向呢?

“人类+ :种群的未来”(Human+ :The Future of Our Species )是在罗马的展览宫(Palazzo Delle Esposizioni)展出的一场全新、尖锐、独特的展览,深入地探索了当代社会所谓人类的意义,怀着深切的好奇和对未来关切的心态来讨论遗传、学生物医学、机器人、工程技术和人工智能可能会对未来产生的影响。

> 德国艺术家洛伦茨·波特哈斯特(Lorenz Potthast)发明的慢动作头盔

展览收纳了50多件来自不同艺术家与科学家的作品,这些作品探讨了超越身体和精神极限的可能性,反思了人类本身的自然地位,社会交流以及重新定义生与死的可能。“人类+”并没有去赞扬科技,而是希望我们在审视未来的同时可以警惕科技所带来的双重影响。而这一切是由参观者所选择的,展览并不能给出答案。

电子人、超人、克隆人,是进化还是灭绝?现如今如何定义一个男人或女人?在未来的一百年中我们将会如何发展?与此同时,技术正在取得长足的进步。我们是否应该接受现有的思想,身体和日常生活不断地被修正改进,抑或存在着不应该被超越的边界?

> 展览现场,摄影:阿努克·尼切(Anouk Nitsche)

策展人卡特琳·克雷默(Cathrine Kramer)表示:“希望通过人类族群的历史轨迹、新兴技术和文化伦理背景来探讨潜在的未来。这对人类来说又意味着什么?从辅助生殖 技术(ART)到人类 数字化遗产,生活被我们所使用的工具和科学所调节和定义着。但是这个展览并不是让我们盲目地去庆祝科学的成功。而是想向人们展示想象的范围和其真实的可实现性 。”

“人类+”展览分为四个主要部分。第一部分是“能力增强”。谁来决定人类身体上的哪部分能力需要被增强?是国家、医学抑或我们自己?摄影师霍华德·沙茨(Howard Schatz)拍摄的猎豹女郎艾美·马林(Aimee Mullin)穿着被称为猎豹纤维假肢的肖像,向人们展示了高科技假肢的力与美。新型材料与力学原理在假肢领域的运用,让人体超越了残障的束缚。艾美·马林在体育界时尚界都取得了令人敬佩的成就,身体上的残疾并没有限制她人生的高度,现代化的假肢给她带来了超越自我的可能性。而她的励志传奇是不是就是我们突破身体极限的启示呢?

> 摄影师霍华德·沙茨(Howard Schatz)拍摄的猎豹女郎艾美·马林(Aimee Mullin)展示了高科技假肢的力与美

更先进且功性更强的假肢正在伴随着新型材料的问世而进一步被开发。那么他们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是如同其他生产商一样千篇一律还是各不相同呢?索菲·德·奥利维拉·巴拉塔(Sophie De Olivera Barata)说:“拥有一个假肢不仅声明了你对身体的控制权,更告诉着别人你是独立的个体,反映出你是谁。”她的工作室开展了一个肢体替代项目,给假肢适用人群提供更多的选择。她和她的团队为客户们定制假肢,其技术包含立体声假肢、可移动肌肉假肢等,将想象力移植到身体上。让每一个假肢都成为独一无二的艺术品。看到她所制作的假肢,有没有让人联想起科幻电影里的机器人。金属的美感与雕塑艺术在人体假肢中融合出了新的可能性。

我们都希望一些特定的时刻可以过得缓慢,让我们感受其中每一个细节。看过电影《x战警》或者《黑客帝国》的人一定记得里面的快银和莱昂所展示的超光速度和子弹时间。现在的科学技术还不能让我们控制时间,但是巧妙的德国艺术家洛伦茨·波特哈斯特(Lorenz Potthast)发明的慢动作头盔使佩戴者佩戴头盔的时候头盔可以接收到来自周围的影像,通过内置计算机的计算,使佩戴者看到一个慢动作的世界,其外部的显示器可以实时反映出佩戴者所看到的景象。

> 索菲·德·奥利维拉·巴拉塔(Sophie De Olivera Barata)的肢体替代项目

艺术家克里斯·沃伯肯(Chris Woebken)与冈田健一(Kenichi Okada)的作品《动物世界》(Animal Superpower)。将仿生技术应用到玩具中,可以使人类体验到动物的世界。比如感受蚂蚁的微缩世界,让孩子通过长颈鹿的高度视角进行观察还能让人类接收到蝙蝠的超声波谱,从而从不同的角度去感知这个世界的更多可能性。

在这一部分中,展览展现了人类身体上能力的增强和人类感官上体验的丰富。我们所认知的超人是什么样的?力大无穷、迅捷无匹。在本展览的其他单元中有《异形》《阿凡达》等电影的展映,是想告诫人类在通过科技不断增强自我的同时,注意到我们变成了什么样子。人类在不断增强自我的同时是不是也在失去自我呢?或许有一天人类将不再是人类。电影《攻壳机动队》中,不接受义体改造的人反而成为了社会的异端,而似乎遥远不可见的未来变得更加有趣了。而有着超人身体的人类世界是不是也很有趣呢?

第二部分名为“操控其他”。如果人工智能比你更早知道你要什么,那会如何?《Area v5》的概念来自于大脑皮层中被认为在运动感知中起主要作用的视觉区域v5。大型装置艺术家路易斯·菲利普·迪迈斯(Louis Philippe Demers)的装置艺术作品v5试图邀请观众感受人工智能眼神的神秘光芒。成排的机器眼会随着观看者的移动而移动,当你盯着其中一感的空间中,成排的机械眼随着你的目光移动,竟然会感到一丝恐惧。他们受到人工编写的程序控制,当AI本身控制自我的时候,是否很难想象他们盯着你 ,你会有怎样的感想 。

> 杰米·派克(Jaemin Paik)的艺术项目制作了以75岁的莫亚(Moyra)家族为原型的作品来模拟未来长寿家庭的生活方式

我们给予机器人越来越多的权利,例如决策、判断、干预和记忆的功能,直至我们开始更加依赖机器。我们让机器人和AI控制飞机、特快列车、食品生产线、工业制造线,我们在硬盘上存储人类文明的历史与结晶。与此同时,通过机器技术来延长生命的目标离实现并不遥远,这些展品通过探索世界顶级人形机器人实验室的成果来回看人类自身。在日渐成熟的人形机器人面前,人类反而显得越加笨拙与脆弱。

早在18世纪,机器人学的早期阶段,科学家们就试图创造可以模仿人类创造性过程的机器人。而当今,随着人工智能的进展。计算机已经完成可以撰写和编辑文章等复杂任务。2008年,亚历山大·博戈维奇 (Alexander prokopovich)出版社出版了被称为第一篇人工智能创造的小说《真爱》(True Love),该小说是以《安娜卡列琳娜》为基础创造的超现实主义机器人小说。在创造力上,我们似乎还不能比较人类和机器人的高低。但是这似乎提供了一种新的讲故事的方法,这为探索新的互动性打开了新的大门。

在著名导演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的电影《异形》中,高等文明生物分解了自己的DNA融入地球,创造了人 类,人 类 则创造了人工智能,他们更 坚 韧更聪慧地掌握着一切人类文明的信息。当人工智能获得了独立意识,他们是否还会听命于人类?电影中人类摧毁了他们的造物者“普罗米修斯”,而人工智能则摧毁了人类。《机器人,我》《终结者》中,导演和编剧都反思和探讨了“当人工智能超越了人类,我们的造物会不会成为我们的终结?”这样的问题。

> 路易斯·菲利普·迪迈斯(Louis Philippe Demers)的装置艺术作品v5邀请观众感受人工智能眼神的神秘光芒

展览的第三部分是“成为环境的建设者”。谁将拥有未来的基础材料?这一部分展示了人类对自身生活环境本身的思考。人类活动造成的环境破坏与物种灭绝对人类影响又是怎样的呢?

艺术家安东尼·杜恩(ANTHONY DUNNE )与艺术家菲奥娜·拉比(FIONA RABY)的作品《催粮员》,作品名字辛辣而尖锐。作品表面上似乎充满童趣但却点明了我们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未来70年人类将陷于粮食短缺的境况中。安东尼等人开发的征粮项目希望通过他们研发的微生物来改变城市的土壤 ,持续滋养土地 。

你可能不知道蜜蜂正面临着灭绝的危险。而我们生活中超过三分之一的食物来源是需要蜜蜂授粉的。劳拉·奥康(Laura Allcorn)的《人工授粉》项目让参与者使用人造授粉装备来体验浩大的授粉工程。反思人类造成的物种灭绝会产生怎样可怕的后果。

奥地利导演尼古拉斯·格哈特(Nikolaus Geyrhalter )的纪录片《我们的日常面包》以一个冷峻的旁观者视角记录了工业时代是如何生产我们的日常食物的。他辗转于欧洲各大视频工厂拍摄了这部纪录片,全片没有对白,也没有音乐。生产世界高速、精确、整齐,被各种生产线、电脑、机器人和已经作为一个部件的人类所引导。无论是工厂、屠宰场、养殖场,每一项细小的操作都对应着一个精密的机器 ,其分 工令人叹为观止。对这部影片不予置评,相信每一个人都会从自己的角度出发来作出评价:素食者看到了被当作物品的屠宰物;工业从业者感叹现代生产线的速度与精度。每个人都能透过这部纪录片反思现代工业社会的成就与罪恶。

> 阿加莎·海恩斯(Agatha Hains)的作品《变形》(Transfiguration)表现了通过外科手术来增强未来一代的身体性能以适应未来的生活环境

人类在改变环境的同时也在改变着自己,我们一直冷眼看着环境的恶化。现代化工业所带来的生活便捷也带来了生活环境的污染。我们一直在思索,这是进步还是毁灭的前兆?在这样的巨变中,人类可以跟上自己的脚步还是被自己的速度所淘汰呢?

来到展览的第四部分——“生命的界限”。在生物体的基因改造中,我们可以走多远?这一部分的作品讨论了基因技术对人类未来的影响。超人还是灭绝,作为观众的你,有怎样的想法呢?

人体是由可以被操作、改造和增强的元素组成的。通过外科手术,人体可以被拉伸、移位、缝合。但这些都是局部的,怎样才是更高级的方式呢。对于年轻的一代来说,他们是不是可塑的呢?阿加莎·海恩斯(Agatha Hains)的作品《变形》(Transfiguration)表现了通过外科手术来增强未来一代的身体性能以适应未来的生活环境。比如在婴儿的头上增加可以呼吸的腮,来适应越来越差的空气;在婴儿脑后开一个小孔来散热,以应对全球的变暖。保护环境,以维持我们人类的舒适状态和改变自身来适应飞速改变的环境成为了一个有趣的议题。

> 艺术家克里斯·沃伯肯(Chris Woebken)与冈田健一(Kenichi Okada)的作品《动物世界》(Animal Superpower)将仿生技术应用到玩具中,可以使人类体验到动物的世界

如果人人都能活到150岁?这个世界会怎样?杰米·派克(Jaemin Paik)的艺术项目制作了以75岁的莫亚(Moyra)家族为原型的作品来模拟未来长寿家庭的生活方式。莫亚家族是以合同制来维系家庭的,这似乎非常符合未来人类寿命越来越长,伦理和道德关系都将变得与今天不同的预想。想象一下爷爷150岁,而孙子100岁。这种今天看来略带荒诞的的画面被杰米·派克大胆地表现出来。作为观众我们该如何思索这种很可能成为现实的未来呢?。

人类,站在飞速发展的科技快车上,该何去何从?似乎连我门自己都不知道答案。未来已经到来,却不是均匀分布地到来。人工智能、基因技术将把人类带向何方?是超越自身成为超人,还是走向不可预知的毁灭?“人类+”将思考带到我们眼前,或许答案我们都不知晓 。而选择,相信你已经做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