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设计

从2018年1月开始,荷兰CUBE 设计博物馆里,有一场关于高跟鞋的设计展览正在悄然进行。展会展出100 双具有非凡创新设计的高跟鞋。其中包括菲拉格慕的经典高跟鞋、香奈儿的双色高跟鞋以及圣罗兰的高跟鞋等。在此次展览中,还展出了一些相对新颖的高跟鞋,如在《欲望都市》当中女主凯里穿的高跟鞋,Lady GaGa 在演唱会中穿的夸张造型的高跟鞋以及超模Naomi Cambell在Vivienne Westwood的T 台走秀时穿的高跟鞋。除了品牌与名人的鞋饰,设计师也是一大看点。在看展过程中,我们可以看看在过去70年里,设计师们是如何在高跟鞋上“大做文章”的。

> LADY GAGA穿过的鞋子

“站在高跟鞋上,我才能看见真正的世界。”看过《欲望都市》的人都知道,这句话出自女主凯莉之口,那大家也一定熟知它的下句:“使脚不舒服的不是鞋子的高度,而是欲望。”在剧中,更是出现了:“情也许不再,但是鞋子永恒”的金句。可见,凯莉对高跟鞋的痴迷程度如此之深。

> Iris van Herpen设计的鞋子

我们常说,女人的衣橱里永远少一件衣裳,同样在鞋柜里,我们也永远少一双精致的鞋子。高跟鞋的存在犹如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为女人开辟了一块新天地。可谁知,最早的高跟鞋是用来约束女人的。相传在15世纪,一个威尼斯商人娶了一位美丽迷人的女子为妻,商人经常要出门做生意,又担心妻子会外出风流,于是请人做了一双后跟很高的鞋,商人认为妻子穿上高跟鞋便无法在跳板上行走,这样就可以将她困在家中。岂料,它的妻子穿上这双鞋子,感到十分新奇,就由佣人陪伴,上船下船,到处游玩。高跟鞋使她更加婀娜多姿,路人见之都觉得穿上高跟鞋走路姿态太美了,纷纷效仿起来,高跟鞋便很快盛行起来了。

> 香奈儿发布会上的模特双色鞋

另一个说法是,在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的时代,宫廷中的宫女常常在夜晚偷偷翻出宫墙参加舞会,为了禁锢这些不守规矩的女子,路易十四便叫工匠设计一种让宫女行走不便的鞋子,于是鞋匠将宫女的鞋跟增加,踩踏地板时会发出咯吱的声音,来引起人们的警觉,制止宫女偷跑的行为,谁知,过了几个月宫女便习惯了这种鞋子,不仅如此,还学会了如何穿高跟鞋跳舞,也发现高跟鞋对拉伸腿型的好处,她们穿着高跟鞋继续出逃参加舞会,最终使得高跟鞋在上流社会中也流行起来。路易十四得知真相后,身高仅有1米54的他也穿上了高跟鞋,并且还特意请来鞋匠将他的鞋跟与鞋底涂成象征国王高贵形象的红色。

> Vivienne Westwood1993年秋冬款鞋子

男权主义当道,连女性的代步工具都要限制,这无疑是一项隐形的不平等条约。高跟鞋的诞生犹如枷锁一般,随之也附上了“魔鬼”的称号。不过这种“歪打正着”的创造又或者是说女性天生有种驾驭高跟的能力,使得这“魔鬼”也美丽起来。于是“禁锢的枷锁”突然就这样盛行开来,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我们不难从刚提及到的有关高跟鞋的说法中看出当时社会的重男轻女的现象有多么严重,甚至可以说在那个时期,女性毫无地位可言。直到19世纪,女性开始寻求解放,“Flapper”形象开始广泛流传起来。“Flapper”一词原指刚刚学会飞翔的幼鸟,在这里它成为了时髦女性的代名词。年轻、漂亮的Flappers脱下紧身衣,换上无袖、及膝连衣裙“暴露”的游走于大街上,扬言着她们的解放。CoCo Chanel也在此期间成为了时尚界的风云人物。西方社会的中上层人士都穿着她设计的裤装和优雅舒适的上衣,女鞋设计师们也开始创造新的高跟鞋形象——参加晚宴的高跟凉鞋就此诞生。

> LADY GAGA穿过的鞋子

此后,高跟鞋彻底的成为了女性的专有名词。

“你出卖了你的灵魂,从那天你第一次穿上那双Jimmy Choo开始。”

这是电影《时尚女魔头》中的台词,当安妮·海瑟薇穿上Jimmy Choo高跟鞋的那一刻,她便蜕变成另外一个崭新的自己,一个在她内心深处埋藏许久的自己,一个自己一直渴望的自己。整部影片中,我们看见海瑟薇从装扮上、谈吐上都焕然一新,由邻家女孩变成一位充满自信且落落大方的知性女人,这一切都归功于一双高跟鞋。不过随着自己对时尚的追求,高跟鞋对生活的改变也为海瑟薇带去了困扰,她热爱她后来拥有的一切,即使最后她选择放弃向上攀爬的机会,可她实质性的被改变了。我姑且总结为这是一场以高跟鞋为源头,为海瑟薇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在纸醉金迷的生活中升华自己的励志故事。

> 展览现场

曾经有位朋友要当伴娘,和我说需要一双Jimmy Choo的高跟鞋来搭配礼服,

我当时那有所疑惑为什么指名要Jimmy Choo呢,看到鞋子的那一刻我便明白了,尖尖的鞋头,恰到好处的细高跟,素雅的色彩……我只想说,如果你要参加一场晚宴,出席一场婚礼或是任何一场正式的宴会,穿上一双Jimmy Choo吧!它绝对是应付这类场合的不二之选。

在无限循环中创新

路易十四的4英寸高跟鞋、佛罗伦萨女子的2英寸婚鞋、1730年代的蓬皮杜鞋、1800年—1810年流行的尖头鞋、1810年—1830年风靡欧洲的圆头高跟鞋、1830年—1850年令人痴迷的窄方头鞋,到1850年之后热门的高帮高跟鞋,随着时代的推进,高跟鞋不仅款式在改变,鞋跟的高度也是越来越高。其中,值得一提的是Roger Vivier在1954年推出了第一款细高跟鞋。用金属加固脚后跟来改善鞋钉鞋跟,鞋跟直径不超过5mm,且将鞋跟从6厘米提高到了8厘米,使女性穿上更突显自己的体态,因此高跟鞋也被冠上了“性感”一词。不过当迷你裙、长靴在1960年代出现后,一些女权主义者开始抵制高跟鞋,特别是极细高跟鞋。这些女权人士将细高跟鞋视为男人束缚女人的工具,可能当时大部分设计细高跟鞋的设计师为男性,所以才会导致人们有这种抵制的想法。好在60年代后期,嬉皮文化的蔓延,厚底高跟鞋又重返舞台,继而使得被抵制的高跟鞋得以回归。

> 香奈儿双色鞋

以上说的这些最早发明的高跟鞋,在如今的生活当中也是随处可见。即使在我们看各大品牌的春夏、秋冬发布会时,我们看到设计师们所设计出来的高跟鞋都是围绕着最原始的鞋型进行创新。这让我想到一句古话:万变不离其宗。高跟鞋的发明就如一个支点,每年的发布会就是围绕着这个支点展开一幅幅精美的画卷。

从材质上来说,最开始,人类拿草编鞋,接着用布料做鞋,再接着学会用皮料……到现在,在鞋子的选材上,已经产生了多的让人看得眼花缭乱的材质。在这次高跟鞋展览中,我们可以看到工程师为我们带来的3D打印模型与编织模型,以及为我们展示通过滚塑或是通过石板加工而成的鞋子的技术。我们亦可以看到从亮面羊皮到绒面麂皮、从软木到有机玻璃到瓷器的新型高跟鞋。这些新材料的运用,打破了原始制作高跟鞋的法则,使得高跟鞋进入另一个时代。也许我们会在此次展览中,除了收获一览非凡高跟鞋的眼球外,还多收获了一份对未来科技的展望。

痛并快乐着

随着高跟鞋的各种演变,它所受到的评价也愈加褒贬不一。这有点儿类似人们对榴莲的评价。爱吃的人很爱,并且觉得它的味道极香,可不爱的人却是对它避而远之,认为它是一种极臭的水果。我身边有许多高跟鞋控,无论她们去哪里,都会搭配一双精美的高跟鞋。甚至有人还会穿着自己喜爱的高跟鞋逛街。每遇到这种情况,我便会忍不住问她们:“不痛吗?”,她们说:“痛”,我问为什么,她们的回答皆是:喜欢。

> manolo blahnik的鞋子

我心想,这是一种多么伟大的喜欢啊,平时穿着平底鞋逛街的我也会因为走路太久而小腿酸痛,何况是高跟鞋呢?朋友的这种“用生命在逛街”的精神实在令我敬佩。回到家看着她们脚上打出的泡,难免心疼,当然她们自己也会连连喊疼,但是下次再出去时,发现她们又已经穿上另一双精美的高跟鞋整装待发了。所以,高跟鞋于我们,到底是给我们带来痛苦的魔鬼,还是令我们身心愉悦的天使呢?

从美学的角度来看,女性偏爱高跟鞋的因素有两点。一是:女性的身高与腿长之比很难达到黄金分割线,这是一种存在于各种人之间的先天缺陷。因此,女性希望借助高跟鞋来改变这种比例,从而达到更接近完美的身材比例。再者,女性穿上高跟鞋,可以改变自己的骨盆倾斜角,使自己的身材呈现出更美好“S”型。这两个主要因素也进一步提升了女性的自信心。

> 展览现场

这样看来,高跟鞋的优点使得女性身心上达到了一种饱和状态。可是,当一些艺术形式大于实用性的时候,高跟鞋给人带来的便是弊大于利了。例如:恨天高。太高的鞋跟会明显改变足趾、足弓、腿部乃至脊柱的应力,导致相应损伤甚至疾病的发生;同时,过高的鞋跟会影响身体平衡,导致踝关节或者其他部位的损伤。

但高跟鞋给人的具体感受,还是得看穿上脚的人怎么说。因为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一双高跟鞋,即使尺码相同的两个人,试穿同一双鞋也会有不同的感受。以前每次和妈妈逛商场,因为我们尺码相同,所以总要妈妈帮我试鞋,妈妈总会说“我穿的感受和你不一样,我的感受不能代表你的感受”,现在想来,实则好笑,事实也确实如此。身边的朋友特喜欢穿7厘米以上的高跟鞋,尤其偏爱9厘米与11厘米这两种高度。可它们对于我来说,穿上它们如同踩高跷一般,无法行走。但我自己偏爱于4-5厘米的高跟鞋,它们既可以把娇小的我衬托的更高挑一些,又可以让我的脚免遭痛苦。

之前有人将穿高跟鞋的人与古代裹脚的女性联系在一起,她们认为两者的区别只是在于前者是自愿且热爱的,后者是被逼迫的。但两者实质性上是一样的,均是让自己的双脚遭受“断骨之痛”。可我们能因为这个就将穿高跟鞋的人都定义为自残者吗?不能。因为它的的确确令我们看起来更加苗条、性感、优雅,并且我们热爱它。不管它是4厘米、9厘米还是我们在T台上看到的23厘米,喜欢它的人便无所畏惧。

英国著名作家、诗人王尔德说:这个世界上好看的脸蛋太多,有趣的灵魂太少。那么拥有有趣的灵魂且长得好看的人是不是少之又少呢?那么从来都是带着非议发展的高跟鞋是不是无法两者兼得呢?

这样问也许奇怪,但我们将外观美丽的高跟鞋比作魔鬼,上脚舒适的高跟鞋比作天使,那么我们是否能同时拥有漂亮且实穿的高跟鞋呢?答案是可以的。尽管现在还有许多恨天高,甚至造型“可怕”的高跟鞋,但设计师和工程师在不断地开拓新的材料、新的技术。现在我们已经有了可循环利用的材料,下一步,我们将开发出无毒无害的或者尽可能少留残物的设计。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设计出来的鞋子一定要舒适。

不知不觉中,我们早已将高跟鞋给我们带来的不适抛之脑后,因为它已经从魔鬼中蜕变出来。它不是束缚我们的工具,它是我们前进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