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时尚

Louis Vuitton Spring/Summer 2019

Flaccavento认为:Louis Vuitton、Dior的设计师首秀尽管备受瞩目,但真正傲然独立的是那种对新优雅的新需求。法国巴黎——对周日落幕的巴黎男装周,人们寄予了厚望。这么说吧,这是LVMH的一季。光是两场首秀就足够让这个集体收获话题度了:本季进行首秀的分别是Louis Vuitton新任男装艺术总监Virgil Abloh,以及Dior的Kim Jones(他此前效力Dior Homme,可以和紧窄剪裁与青春期焦虑说拜拜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语境”而不是“内容”。衣服与更广泛的品牌传播叙事相比,其实没那么重要(可以说是无关紧要了)后者才是如今本行业的精髓与实质。但我们不能忘了,尽管时装早已经成为大众娱乐的支柱之一,时装的根源依旧在制衣。真要去细细检视衣服本身,无视那些可以在Instagram引人点赞的表演噱头,那么我告诉你,这篇文章写到这里就可以停笔了。

但我们还是别那么激进好了,什么是时装界的真正进步?是新廓形在满足新需求时,定义出的新态度。四处采样,拼接不同的概念,创造似是而非的所谓新廓形,迭代升级的只有僵化叙事创造的停滞。那么好了,这场众人期待的搅局真的会实现吗?不,没有的。Kim Jones给Dior时装屋送来了波普欲望以及高级订制服般的柔软(顺带还造就了不少完美异常的“千禧一代”友好单品),而Virgil Abloh在Louis Vuitton拥抱的是多样化的慵懒剪裁西服,而非四处泼洒品牌标识Logo。说真的,真正突出的反倒是一种连续性。

Louis Vuitton 2019春夏男装系列秀场图片

不过,Jones以此展现出的胆量和知识,玩转合体性与结构,你还是能看到一点Dior的未来;但Abloh就还得继续努力了。这不是有没有受过设计训练的问题,你看Giorgio Armani也从来没在设计院校受训。当然了,新的社会“包容”的时代蔓延在演出现场与舞台展示,但除非哪天Louis Vuitton降价降到够低,多数年轻孩子照样还是被“排除在外”,照样买不起。

Glenn Martens在Y/Project做的就比较有挑战性,也比较有趣,混合了设计的实验,以及街头粗糙的颗粒质感。将品味推到最极致,与彻头彻尾的丑陋对决,Martens站在不同风格流派的十字路口,搭建起一片小众飞地。你要么爱要么恨,没有中间的选择。但他无疑也情愿用新廓形进行测试,尝试做出新的服装品种提案。到了今天,很少有年轻设计师这么做了。Alyx的Matthew Williams也是动作轻快敏捷的实验先行者,但他需要打造与其设计那般具有前瞻性的造型。

总有几位时装巨头愿意形单影只,不在意他人追逐的飞逝时尚,执着击打属于自己的鼓点。Rick Owens就是其中之一,他始终如一地奉献出满具冲击张力的时装秀。本季特别值得一提,他的露天发布会飘起了彩色烟雾,专门设计的工具型腰带与可穿戴式帐篷。连身裙当然就是你身体的一处栖息地,但Owens将连衣裙升级成了一个个自给自足的单位,不得不让人想到巴别塔或塔特林塔(Tatlin’s Tower)。如果想让从当前世界的恐惧中脱离,那就别再看了。相反的是处于狂躁模式的川久保玲(Rei Kawakubo),趣味俏皮的西装也变得疯狂起来,但也令人愉快非常。

但和米兰一样,巴黎男装周的各个战场抢夺的还是年轻人。一方面,总有人依旧以街头潮流定义青春精神,另一方面,也有人始终努力把年轻人带往新的穿衣天地。间中引发的争论,终究将时装摆脱了近期街头热潮下催生大批懒惰“设计”的温床。

Valentino 2019春夏男装系列秀场图片

应该表扬的是Valentino的Pierpaolo Piccioli,他始终努力关注外界,并以此扩展Valentino的风格密码。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他对街头发生的事情(或是对街头之事的想象)都相当感兴趣。本季这股兴趣升到了最高峰,他走到了大都会贫民窟的街头,那里伺机而动的捕猎者身穿田径服,头戴水桶帽,这与Valentin时装屋所在的密格那内利广场(Piazza Mignanelli)的宏伟壮阔截然两个世界。

高级定制服与街头音乐,挥霍铺张与市郊风情,羽毛与Logo,这些对比碰撞是不是真的奏效?是的。Piccioli很明白如何拿捏混乱之中的分寸,表达依旧优雅,即便浑身贴满Valentin品牌标识的那套西装也优雅依然。但这一切都像是时装对“当前主流品味”作出的让步,而这种品味就整个Valentino体系里对Valentino男装的定义提出了深刻的质疑。事实上,身穿Valentino的捕猎者几乎和Valentino的女装无关,更无关Valentino的创意财富。Piccioli似乎想让Valentino变成一支万花筒,借助品牌发布不同声音,来探索他本人的创意个性。无论如何,他认定了青年和街道,但这看起来就更像是过去时了。

Raf Simons现在已经是50多岁的人,依旧迷恋他流逝久远的青春。但他倾向的未来与众人不同,带领了另一波努力让正装焕发第二春的创造者。尽管没有守住过往努力的优势,时装廓形略有重复,但Simons在同名品牌发布的最新系列依旧证明了,即便是内衬破旧、内外反穿的西服或是西装夹克,也能和卫衣一样代表青春。Luke Meier的心血结晶OAMC也完美结合精准与实用主义,将都市服饰提升至剪裁精品。

Dior Homme 2019春夏男装系列

在Alexander McQueen,Sarah Burton摒除了球鞋,以及其它明显指向“年轻”二字的单品,集中力量攻破剪裁的扭曲与精准,并为系列注入来自Francis Bacon、John Deakin等艺术家优雅的无拘无束。这已经能说明很多了,再加上那份阳刚的克制,令人振奋的狂热,当然还有满满当当的魅力。

魅力(Glamour)这个词听起来是真老派,又多么具有先进性。这个词留给Maison Maegiela的大师John Galliano好了,他用无敌的技术实力给本季画上了句点,不仅在技术层面挑战穿衣,对阳刚气概的代表也具有进步性。在他首次奉出的男装高级定制Artisanal系列(结合了新近观察对年轻一代对晚礼服正装的自由打扮),Galliano将自己的签名式偏好斜裁带入男装,调制出新的感官视觉与流动性。乙烯与高定时装,紧身胸衣与自行车手的。但真正脱颖而出的是诸如斗篷等片断,它们抓住了把肩扛在肩上的急速手势。

好了,这就是一种制造出新姿态的服饰那种优雅的新需求。这才是那种值得一写的时装,其余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