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新京报 作者:倪伟2018-06-27 09:11

1

国家博物馆,市民在观看考古发掘出的各种银锭。

四川“江口沉银”考古成果首次集中展出。昨天,“江口沉银——四川彭山江口古战场遗址考古成果展”在国家博物馆开幕,500余件文物精选自江口古战场遗址发现的4.2万件文物,年代从明代中期延续至晚期。该展是国家博物馆全国考古发现系列展的首个展览,展期持续至9月26日。

2

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

明崇祯十六年(1643年)

展览还原张献忠大西政权

江口古战场遗址考古发现的文物,从明代中期延续至晚期,地域北至河南、南至两广、西到四川、东到江西。不但证明了“江口沉银”传说的真实性,也还原了明代中晚期政治、军事和社会生活状况。

记者在开幕首日探访了展览现场,展厅通过原物展陈、展板介绍,试图向观众介绍晚明和张献忠大西政权的诸多历史信息。

展览展示了大量与张献忠大西政权直接相关的文物,包括“西王赏功”钱,册封后宫的金册,錾刻有“大西”年号、税种和四川地名的银锭。

“西王赏功”钱铸造于张献忠占据四川之后,有金、银、铜三种材质,用于奖励有功部将。在考古发掘之前,“西王赏功”钱存世量极少,且真假难辨。册封后宫的两件金册,是大西政权建立后宫制度的物证。刻字银锭可见“粮银”“军饷银”等6个税名及四川境内眉州、双流等12个地名,是研究大西政权银税制度,以及张献忠在四川活动范围的实物证据。

3

长沙府“岁供王府”五十两金锭

明天启元年(1621年)

多种兵器确认遗址性质

记者在展览中看到,多种兵器因数百年沉于江底,有些周身“长”着卵石。这些江口之战中的兵器有铁刀、铁枪、铁剑、箭镞等冷兵器,还有一件火器——三眼火铳。据介绍,这些兵器是确认遗址性质的有力证据,证明此处就是发生江口之战的古代战场。

另外,明代册封亲王、世子、郡王、王妃的金册、银册和金宝,显示了明代宗室爵位制度;150枚银锭反映了明代白银货币化的现实。

展览还展出了数件曾被盗掘的重要文物。2016年江口古战场遗址特大盗掘案件中缴获的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长沙府“岁供王府”五十两金锭和“都水司正银”一百两银锭三件国家一级文物,均现身展览。

值得一提的是,展览中还有迄今为止首次考古发现的木鞘,证实了张献忠“木鞘藏银”的传说。

4

册封金册

大西政权(1643-1646年)

■ 亮点

科技应用助力“高难度”水下考古

据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周科华介绍,江口古战场遗址考古不仅是四川省内首次水下考古发掘,也是国内首次内水区域水下考古发掘,为滩涂考古、浅水埋藏遗址的发掘积累了经验。

考古发掘的遗址北距成都市约60公里,南距眉山市区约20公里,遗址保护面积约100万平方米。经过两次考古发掘,四川彭山江口古战场遗址考古共发现文物42000余件,成为本世纪明清史领域的重大考古发现。

此次考古堪称“高难度”,考古人员为此采取了诸多新办法、新手段。记者注意到,展览中专辟“考古新章”板块介绍了此次考古的过程。这也让此次展览不同于普通文物展览,突出了“考古”特色。

针对遗址处于岷江河道内的复杂情况,中国考古工作者首次采用了围堰考古发掘的全新模式。展览现场一片展开面积达50多平方米的四面沉浸式投影区域,让观众如同置身考古发掘现场,直观了解发掘过程。

江口古战场遗址考古发掘运用了大量科技手段。例如,RTK技术可以对每一件出水文物进行定位记录;运用地球物理勘探技术了解河床结构,探索文物密集区域与遗址准确范围,等等。展览展示的地球物理勘探仪和智能化测绘无人机等科技考古设备,还原了这次高难度考古的挑战与创新。

据四川彭山江口古战场遗址考古领队刘志岩介绍,考古单位对江口古战场遗址考古制定了长远计划。由于遗址面积很大,不可能全部进行考古,考古人员将借助科技手段进行探测,确定遗址单位、分布等情况。同时,还将开展陆地调查,勘探附近有无战场遗址。

■ 钩沉

“沉银之谜”如何破解的?

江口古战场遗址位于四川眉山市彭山区江口镇岷江河道内。1646年,明末农民起义首领张献忠率部从成都出发,沿岷江南下转移,到了彭山江口河段遭遇袭击,船只被焚毁,大量财物沉于江底。

此后,当地一直流传“江口沉银”的传说,历史文献中也有不少关于江口之战和沉银打捞的记载。但张献忠是否沉银、沉在哪里,几百年来并无定论。

入选十大考古新发现

直到上世纪20年代后,陆续有重要文物在江口岷江河道内被发现,“江口沉银”的证据浮出水面。2014年,这里发生了特大盗掘案件。其后,由公安部挂牌督办、国家文物局督查,眉山市公安机关历时两年时间,追缴各类文物千余件。这是2016年度破获的全国最大文物盗掘倒卖案。

为更好地保护遗址,充分了解遗址分布范围和水下文物的保存状况,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眉山市彭山区文物保护管理所,启动江口古战场遗址考古项目。2017年和2018年,考古人员分别对遗址进行了两次发掘。这一考古项目,解决了数百年的“江口沉银”之谜,也为明末政治经济、社会生活等诸多方面研究提供了实物证据。

考古项目开展以来,受到公众广泛关注,并入选2017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

改名“明末战场遗址”

四川彭山江口明末战场遗址经历过一次更名。在2017年度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过程中,国内考古专家决定将该遗址从“四川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改名为“四川彭山江口明末战场遗址”。

更名源自于该遗址本身特点。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王巍解释,除银锭外,该遗址还发现了大量兵器、船钉、首饰等文物,说明这里曾是激烈的战场。因此专家一致认为,称“四川彭山江口明末战场遗址”更为准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