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不久前,独角兽空间推出了展览“LaPietà”,借由艺术家宋佳益与向振华两年来完成的摄影、绘画、影像和雕塑等作品,来呈现他们共同关注的宗教母题——“圣殇”。对向振华来说,摄影与艺术并非二元对立的两面,将摄影技巧运用到艺术创作中,也是他艺术语言的一部分。那么此次双个展中,他用图像呈现的“圣殇”要如何解读?

1

▲  艺术家向振华,摄影:吴昊

法国巴黎,既是艺术之都也是时尚之都。这位曾受过世界知名巴黎戈布兰影像学院(Gobelin Ecole de l’Image)学习时尚摄影与法国艺术最高学府巴黎国立高等美院(ENSBA)学习艺术创作的旅法青年艺术家,不仅与诸多著名品牌有长期合作;与此同时,向振华更注重影像的艺术表达,让图像语言突破技术的局限,把外在的炫技转化为表现更深层次的艺术内涵。

2

▲  艺术家向振华与演员俞飞鸿合作 登于《KINFOLK》

3

▲  向振华早期以模特为主角的影像作品截图

从摄影到影视制作、再到艺术领域摄影、绘画、影像和雕塑等的创作尝试,艺术家向振华在最新的艺术展中,开始尝试宗教命题的艺术创作。

La Pietà,所谓“圣殇”,玛丽亚哀悼基督之死,令人恸情的圣经剧本,关于永恒的循环往复的母题…… 然而终归到底,它不过是米开朗琪罗斧下一帧鲜活的少女面容和一副逝去男子的躯干。崇高、哀伤,献祭、死亡,一并存在与一并消亡的图像、显现和吞噬、被雕塑的自然的躯干、被凝固的生命瞬间、精神的火焰。

4

5

6

▲  “LaPietà”展览现场

在这样看似源于宗教、实则围绕着生命与能量、以及与它们相关的种种图像内核而搭建起来的展览架构下,我们得以看到两位年轻艺术家——宋佳益与向振华,在近两年里覆盖了摄影、绘画、影像和雕塑的创作结果。

在La Pietà 展览现场,我们可以看到,比起媒介上的跨越,近年来向振华镜头之下多变而宽泛的视角为创作打开了更立体的维度:从人的状态、到自然的痕迹;从消费与传播图式到崇高的图像美学;从历史的宏观到真实的微观……

7

▲   向振华作品 《清洁》,多屏录像,2018年

对于艺术家向振华来说,生命的不可知才是令图像“发生”的最原初和最强大的动力。对生命价值与时间能量的反思自始至终贯穿在向振华的作品之中。

8

▲   向振华作品 《苏尼翁角-岸》,灯箱,2017

同为旅法艺术家,宋佳益近年来的绘画工作越来越接近于对一个复合性图像系统的建构。比起那些安静而确切的画面,他在画布上反复穿插、堆叠、粉碎和重组的那些影像,往往在激烈的能量运动中不断生成又不断消解着图像的迷阵。

在六联组画《圣殇》(2016)中,艺术家希望通过绘画使它们脱离母本表面的图像制式,将一种孕含了历史记忆的绘画内在性的精神能量悬置于图像和画布之间。

9

▲   展览现场,艺术家宋佳益作品展厅

10

▲   展览现场,独角兽艺术空间艺术总监程漫漫(中)和艺术家宋佳益(右一)

在展览现场,“凤凰艺术”记者专访了参展艺术家向振华,通过对话更深入地了解他的创作状态与作品理念。

对话 “凤凰艺术”

向振华 X 凤凰艺术

(以下为了方便阅读,“凤凰艺术”= Q)

Q:你从法国回到国内已经有两年了吧?现在感觉适应吗?国内的喧嚣与燥热是否改变了你客居法国时那份略带苦涩的孤独与敏感?

向振华:

是的,在国内生活的时间比较多,现在也挺适应国内的节奏,对于别人来说国内的环境是“喧嚣”和“燥热”,但在我看来这可能恰恰是种旺盛生命力的表现,这也是我回国的目的,在这里能够看到不同的可能性。

“孤独”和“敏感”应该是大多数艺术家的内在气质吧?不会随环境的改变而变化,这两者是在艺术创作中必须具备的状态。

11

12

▲ 展览现场,《苏尼翁角》

Q:经历过东方与西方两种文化体系的教育,你觉得对你目前的创作有什么样的影响?

向振华:

可以说影响还是蛮大的,创作是一个设问的过程,在东西方两种体系下接受教育可能会让自己的维度更开阔一些。在资讯、信息如此发达的现代社会,如何发现有意思的内容需要从不同角度整合,在创作过程中可以选择不同的解读切入。

Q:La Pietà“圣殇”这个展览,两位参展艺术家的作品里看似都有来自宗教的影响,你是怎样看待宗教的?从宗教到政治,到现实,从历史的宏观到真实的微观,你是怎么看待的?又是如何在作品中表现的?

向振华:

就如同这次展辞上描述的“它不过是米开朗琪罗斧下一帧鲜活的少女面容和一副逝去男子的躯干”,我没有宗教信仰,但并不代表我不会为这样一个场景动情。

这是首先以感情作为入口的依据,母亲抱着亡子,所流露出的是人类都能够感知的情感,无用过多含义的解释自然会让人产生“共情”。像这次的两件作品的源起是2015年巴黎恐怖袭击和难民危机。政治上的博弈,宗教上的斗争,最后落实到现实中就是个体的苦难,巴黎恐袭中无辜受难的130条亡魂,伏尸沙滩的红衣小男孩艾兰。

受难者最后幻化成网络世界堆积出来的资讯成为历史文本,我并没有能力去控诉这些灾难制造者的无情,并且也毫无意义,但我能够去接近这些苦痛曾经所在的环境,物是人非,但又有亘古不变,天地间的光和海,岩石和波浪,海鸥的往复和灯光的明灭,和着海声,都在自己的时空里安然存在着。

当我把这个作品命名为拍摄地《苏尼翁角》的时候,所有的自然都被烙上了人的痕迹,千百年矗立在悬崖边上的海神庙,希腊文明的辉煌与黯淡,西亚难民的无助与伤痛,我们只能做一个完完全全的旁观者。

13

▲ 《苏尼翁角》拍摄现场

他们天然的关系在强权下被破坏,于是有了第二件作品《清洁》,这些开始以猎奇目的出现在网络上的视频,集中之下变成了一种强迫观众接受的手段,鱼从和水的关系中被迫抽离出来,丧失掉生命体征,在不断的切割中由自然生长的形态逐渐变成消费世界里从不问出处的片段,是一个自然消解和人为建造的过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简单而粗暴的向观众展示生命在强势面前的不可逆。

14

15

▲  展览现场,《清洁》

Q:你以前的作品似乎并不直接介入社会现实及政治方面的话题,这一次虽然不是直接介入,但还是有影射。你可以谈谈这种转变吗?

向振华:

政治我并没有刻意去介入,但社会现实是一定会涉及的。比如说之前《testers》系列,其中在描述的一点是,在标准化选择下,形成了“模特”这个完全依附于于消费社会的特殊人群,但首先她们还是“人”,“人在一个被动环境里会有什么样的状态?”这就需要去观察。

16

▲  《试用品-Estelle》,2015年

我在意的是物体存在的本身,但在创作的时候常常会去找这个“行将消失”的状态,他还在,但他即将消失,这个过程把物体拉入了时间的维度,观众看到的不单单是物体本身,体会在这个过程物体变化的氛围更为重要。关于这两个作品,由于和主题有关,所以他必然会让人联想到社会现实和政治,但对于我来说这是不是政治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如何看到这一过程,在这过程中,一件事物他是以何种状态发生,又以何种状态结束。

17

▲ 《Testers-Estelle》,多屏录像

Q:从摄影到影像装置,除了创作媒介的转化,你觉得图像对于你的意义,有了什么改变?

向振华:

创作是需要寻找最适合的表达方式的过程,所以在创作之初我就没有把自己放在必须采用某种特定方式创作的位置,但当我选定一种表达方式的时候,必然会要求自己自己去掌握这门语言。

就拿摄影来说,当年法国求学,一开始的目的就非常清楚,去把这门语言搞清楚,在两年的学习过程中发现,如何运用好这门语言去表达就会需要更多的东西,便进入巴黎高等美术学院去学习。

18

19

▲  在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时期的向振华

创作于我也是一个不断求知的过程,懂得太少,要做的很多,那么也就要求我在表达上去探索新的语言。图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图像本身所能够传递出来的信息,所以这只是内容和表达方式契合的过程,而在具体的表达方式上我并没有“一定要运用掌握的技术”这种迷思,在我这里也没有“非要用”和“必须有”这件事,只有“适合”与“不适合”。

Q:你经历过用摄影包养艺术的阶段,也曾经尝试做独立艺术家,如今一边做艺术家,一边做影视制作,很好奇做独立艺术家是不是不太容易?怎样平衡主业和副业之间的关系?

向振华:

“我并不认同“包养”一词,摄影和艺术并不是二元对立的两面,对我而言,去接触商业摄影的初衷也不仅仅是因为可以从中获利来支持艺术创作,我只是恰巧掌握了这门技能并且在我的创作过程中需要对表达的内容进行参与,而不是自说自话的旁观者。

我并不是喜欢保守的待在某个封闭环境的人,俗话说“人挪活”并且我一直相信“兼听则明 ”,所以我喜欢把自己的艺术创作分割成不同的项目,而这些项目自然会需要其它不同行业的支持,咱现在不是常说“斜杠青年”吗?只要我的初心不变,所有做的事情都会殊途同归。

20

进入影视行业,这是我能够以最快的方式去了解一个长片运作的途径,为我接下来的艺术创作做准备。

独立艺术家的“不容易”与“容易”不在我的思考范围,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把自己放在这个身份上,在我这里,艺术只关乎表达,它仅仅是我掌握的一门语言而已,所要做的只是以一种合适的方式把自己想说的话说清楚。

21

所以在我这里也并没有主业和副业之分,我最后的诉求都需要这些做过的事情相互作用才能完成。

Q:至今,我都非常喜欢你的时尚摄影,你还继续做吗?

向振华:

时尚摄影对我来说更多的是在这个行业和社会环境里找到我创作所需要的元素,更多的是体验和探究的过程。就像前面说的,我在艺术项目上做了这样的内容选择必然会要求我进入到这个行业中去了解他。目前接触的时尚摄影项目已经告一段落,我会减少这方面的工作,但是如果有合适的合作我也不会排斥。

Q:旅法前辈们,如潘玉良、常玉、赵无极、朱德群、黄永砯、严培明、王度……他们走过的路,对艺术史的影响与新一代旅法艺术家很不一样,你怎样看待这个问题?

向振华: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艺术家的特点,就像早一辈的艺术家在他们的时代下创作方法和思考方式与我们这一代必然会有所不同。我们的前辈很多都在作品中去强调有地缘、民族、身份,而新一代旅法艺术对于这些特定意识形态的表诉已经弱化,探讨的议题则更多元一些。

对我来说在法国十年的生活和学习都是个人意识表达的强化,我关注更多的是人的普世价值和某些“共情”的内容。前辈的的路和我们正在走的路,所有这些区别都是由历史大环境决定的。

Q:接下来你有什么计划?

向振华:

当然还会继续自己新的创作,和准备年底《catalogue》系列的展览。

22

23

24

▲ 《catalogue》系列

在旅居法国的8年时间里,向振华像一条在严谨与自由两种教育模式、东方与西方两种文化体系、艺术与摄影之间游走的水草,在艺术活水的洗礼下朝圣,同时也因去留而摇摆不定。如今坚定回国创作,恰恰是因为国内的喧嚣与燥热,让他看到更旺盛的生命力与更多的可能性。

在这次名为“LaPietà”的展览中,向振华以感情为切入口,通过展现政治博弈和宗教斗争,最后落实到现实生活中个体的苦难。这是他继《testers》系列,以“人”为核心创作后的再次思考。从向振华的艺术作品中,我们看到的摄影技法越来越低调,而作品本身传达的艺术内涵却跃然纸上。

用向振华举的例子来说,“艺术家可能是很好的组织者,就像厨师用各种食材烹饪一盘小菜或是大餐。而我可能就只是一棵树,生根发芽,春华秋实,瓜熟蒂落;可能在某个山坳里生长直至死亡;也可能被人突然发现可口的果实,推荐给身边的朋友;但最终的决定结果的还是一开始那颗小小的种子。”无论从事摄像、影视或是其他,最终所有领域的创作都将为向振华的艺术创作本身服务。

关于向振华

25

▲  艺术家向振华

向振华,1984年生于中国重庆,现旅居法国。 2013年毕业于法国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 Patrick Tosani工作室, Eric Poitevin工作室,获DNSAP 硕士学位。2010年毕业于法国巴黎戈布兰图像学院, 摄影专业。2006年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新媒体艺术设计。

展览信息

26

▲  “La Pieta宋佳益向振华双人个展”展览海报

La Pieta宋佳益向振华双人个展

展览时间:2018年6月2日 - 2018年7月15日

展览机构:独角兽艺术空间

展览地址:草场地艺术区

艺术总监:程漫漫

参展人员:宋佳益 向振华

35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