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设计

nik_bentel-1

显然人类几乎花费了一整个文明的时间才达到轻松制作出一把简单的木头椅子的程度,而 Nikolas Bentel 用一种极其艰难的方式才发现了这个事实。这位来自纽约的设计师试图不依靠任何工具,单纯只使用自己的身体,从零制作出一张木椅。他徒手掰断树枝,用尽所有可能手段为木材雕塑,整个过程为大家呈现了生动的一课:在生产方面人类无疑需要依赖相互联系的社会。

nik_bentel-2

Nikolas Bentel 在决定设计并制作这个坐凳时,用自己的牙齿和四肢代替了机器和工具。首先,他前往树林中,用双手掰断树枝制作木材。这个过程实际上比设计师预期的要困难许多,尤其是他试图将木材搬运回木工工厂的这段过程。

nik_bentel-4

座椅完全由设计者通过啃咬、刮擦和摔凿现成天然材料制作而成此后,Nikolas Bentel 尝试了几乎所有可能的方法试图将木材塑造成他需要的精确尺寸,他甚至尝试直接用牙齿啃咬的方式进行雕塑。

nik_bentel-3

而最终,设计师不得不完全推翻了原有的坐凳设计方案,以适应他身体的雕塑能力。坐凳底座细节,没有使用螺丝钉、胶水或垫片,最终作品可以像普通坐凳一样正常使用。

nik_bentel-5

这个独特的坐凳项目也是 Nikolas Bentel 推出的由六个部分组成的系列作品的第一部分,他希望通过这一系列提出我们作为人将如何再次成为人?这一关于设计的质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