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美术报 作者:李克宝2018-06-25 11:03

无论东方还是西方,古代人最原始的绘画都是用线条来表现的。人们在劳动中创造了绘画艺术,他们在制造劳动工具时产生了一些审美意象,开始把一些动物,人物或者自然现象的图案用线条的表现手法刻在陶器上或者洞穴的墙壁上,形成了历史上最早的抽象绘画艺术。比如中国陕西西安半坡出土的三鱼纹彩陶盆、人面鱼纹彩陶盆等。法国阿德什山谷雪维洞穴里的狮群与犀牛、野牛与马等壁画。后来随着绘画的发展,东西方绘画出现了截然不同的方式。西方一些画家开始了明暗画法,绘画开始向写实方向发展,线条被慢慢淘汰,当然也有少数画家还是用线条绘画,但他们更多地是为了表达立体感,形成了素描的效果,不用线条的画家已经占到了主流。而在中国绘画中,线条则成了画家们做画的主要表现手法,无论工笔还是写意。古人们根据线条表现手法又创造了汉字,继而出现了中国书法,这就是所谓的书画同源吧。

mszb2018062300029v01b005

李克宝 春 80×100cm

中国画自古讲求笔墨情趣、离形得似。著名美术评论家邓福星在他的《绘画的抽象和抽象绘画》里曾这样论述:“从线条在画面上形成过程来看,这种情趣不仅体现于用笔的粗细、曲直、疏密等形态及组合的变化统一,而且也体现于因用笔的疾徐、轻重、刚柔等所形成的运动感和节律感,而这是体现情趣更积极的一面。”线条在绘画中不仅是对形体轮廓的表现,也是画家们情感志趣的表达。画家们在绘画创作时往往会把当时的情绪在绘画中表现出来,从画中可以看出画家当时绘画的状态。比如八大山人的画里,表现出了他孤傲、凄凉、亡国的悲愤之情。在郑板桥的竹、兰、石的画面里,可以看出他做人的正直无私、坚韧不拔、品格高洁的君子之风,并且把中国书法的飞白、干湿等用笔和韵味淋漓尽致地体现出来,达到画中有书,书中有画的效果。关于离形得似,其实就是抽象形态的表现,往往背离物象的造型,加上画家本人的意象,对具象进行加工,概括,进而升华到更为生动的艺术效果。齐白石曾说过:“绘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这也是齐白石在整个艺术格调上,欲求沟通世俗和文人的审美意趣。这种意趣让他的画达到了艺术的最高境界。离形不是胡涂乱抹,他是以具体物象为基础,画家用线条的表现手法创造出某种绘画意境,达到一种更灵活、更自由或者说更夸张的艺术效果,中国出现了无数的这类绘画大师,比如:徐渭、石涛、八大山人、吴昌硕、齐白石、张大千等等。

mszb2018062300029v01b001

李克宝 流动的生命 80×100cm

1839年法国人达格尔发明了照相术,曾一度引起了西方写实画家的恐慌,他们以为他们的绘画没了前途。结果事实证明,照相术的发明和发展是对西方绘画革新的一种动力,它驱使画家们开始思索另一种绘画风格,从而西方抽象绘画诞生了。到了本世纪初,抽象绘画已经基本上体现了西方现代艺术的主要特征。随着以画家马奈、莫奈、雷诺阿等为代表的印象派,以画家塞尚、修拉、西涅克等为代表的新印象派,继而出现的以马蒂斯为代表的野兽派和大家众所周知的毕加索的立体主义,以及同时出现的各种流派代表梵高、蒙克、康定斯基、波洛克、米罗等。到20世纪40年代,西方抽象绘画达到鼎盛时期。

mszb2018062300029v01b002

李克宝 无题 80×100cm

细心的人不难发现,在这些抽象绘画大师中,不论他们的绘画讲动作还是讲结构,讲空间还是讲颜色比例等等,不可否认的是有相当一部分画家竟然是受到中国画的线条或者中国书法的影响,比如米罗受中国书法线条的影响,高庚、马蒂斯、毕加索,哈斯、克莱等受中国绘画线条的影响,在他们的作品里或多或少都能看到中国线条的表现手法。毕加索曾经说过:“假如生活在中国,我一定是个书法家,而不是个画家。”可见中国书法线条的魅力所在。提到线条,使我不得不又想起美国艺术家德库宁,他是抽象表现主义的灵魂人物之一,他以非同寻常的线条功力和美感,唤醒了人们心中与所有生命事物的内在关联。

mszb2018062300029v01b003

李克宝 舞蹈 80×100cm

在西方抽象油画里,还有个主角就是色彩,抽象绘画直接运用线、色,形表现手法来表达某种情感、意象、观念。野兽派创始人马蒂斯就是一个典型的强调色彩表现的画家,他说:“色彩的主要目的应该是尽可能的服务于表现。”他无视于现实中的真实色彩,把画中的人,树,桌子,地板大胆的涂上红色。他还说:“奴隶式的再现自然,对于我是不可能的事。我必须来解释自然并使其服务于我的图画精神。”马蒂斯一生都在积极探索,寻求变化,当他的野兽派画风刮过之后,他又开始学雕塑,晚年又开始剪纸艺术创作。还有毕加索一生都在改变画风。由此可见,一个成功的画家要想让自己的作品一直被世人认可,必须付出一生的精力和智慧去创新。

我一直致力于中国传统书画的研究和创作,与西方艺术接触甚少。然而,在一次北京的艺博会上与西方丙烯抽象油画的偶然接触,让我对丙烯颜料所带来的强烈色彩感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自此便开始了各种尝试。凭借着多年积淀的、颇为扎实的书法功底,大胆地把中国书法中清秀雅致的线条运用到浓郁靓丽的丙烯油画中,经过大量反复的试验,我最终独创了属于我的“线条表现主义”,让书法线条在抽象油画里得到了充分的表现。我认真研习了毕加索、马蒂斯、德库宁、波洛克等西方艺术大师的油画作品,以此为基础,融合自己的书法线条语言创造出兼具中西绘画艺术特色的“抽象人物”“风景”以及“蓝色畅想”等系列作品。

另外,我还多次观摩了一些大师名画展览,让自己在艺术创作中获得了更深的启发。在最近创作的作品《春》《清晨》《舞蹈》和《自由》中,再一次加强了线条在绘画中的表现力。可以说,在我的画作里既包含了中国绘画中“离形得似”的情趣,又融入西方绘画中具有秩序规则的几何图形和对比强烈的色彩构成,通过它们的无限变化得以刺激观赏者的视觉感受,从而产生各种奇特的艺术效果。我作为一名画家,画画是我一生的事业。正如法籍华人艺术家赵无极先生说的:“我并不畏惧老之将至……我只需画笔和颜色还能为我效劳。但愿当我创作最后一幅图画时,能给我留下宽裕的时间,而且我还要画得比先前一幅更大胆,更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