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凤凰艺术 作者: Stefan Banz2018-06-23 17:27

在我对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的广泛研究期间,我多次遇到路易斯·米歇尔·艾西莫斯(Louis Michel Eilshemius)的名字,这也让我开始好奇,为什么研究杜尚的学者们从未认真对待过这位艺术家。

1

▲ 路易斯·米歇尔·艾西莫斯(Louis Michel Eilshemius,1864-1941年),美国画家。

在我真正了解艾西莫斯的作品之前,总是有两个问题强烈吸引着我:为什么杜尚对他的作品非常感兴趣,以至于杜尚要和凯瑟琳·德雷尔(Katherine S. Dreier)一起组织这位艺术家在传奇空间的Société Anonyme的前两次公开个展;而在另一方面,杜尚是否会受到艾尔斯米修斯作品的影响?

从1909年左右开始,艾西莫斯延续并发展了自己非同寻常的艺术策略,基本体现了两个主要元素:首先,他试图在给定的时间内尽可能多地绘制图片,同时也不会在完成后修改它们;与此同时,他开始用丰富的装饰画框来展示他的照片——这些框架是不寻常的发明,具有非常神秘的质感,使他的作品准确且独特。

此外,他的绘画具有轻盈、诗意、灵性、微妙、浪漫、自发和永恒的特征,以及对所描绘主题的格外尊重。它的确如此令人振奋、令人惊叹,它是在一个忽略它的崇高前卫浪潮中产生的。艾西莫斯的照片呈现出对真实感觉的渴望、对寻常物的变形以及对正直的魅力的渴望——这无疑正是在1917年在纽约大中央宫举办的独立艺术家协会首次年度展览上被艾西莫斯的大幅绘画所迷住时,所浮现在杜尚的直觉中的种种情感。

2

▲ 马歇尔·杜尚

在《艾西莫斯:与诗人画家同行》(2015)中,我展示了杜尚对这位外人的热情是如何在他自己的作品中有所表现的。例如,“Rrose Sélavy”这个女性的另一个自我的觉醒,让我们想起了艾西莫斯小说《魔鬼日记》(1901)中的一段。他在其中描述魔鬼(指艺术家自身)是如何通过自我催眠变成一个女人,以便从女性角度看世界。

3

▲ Louis Michel Eilshemius, Three Nudes, ca. 1909–13. Oil on paperboard mounted on fiberboard, 8 1/2 × 17 5/8 inches. Collection Caroline Bachmann and Stefan Banz, Switzerland, formerly Hirshhorn Museum and Sculpture Garden, Washington, D.C., Bequest of Joseph H. Hirshhorn.

在《三个裸体》(Three Nudes,1909 - 1913)中,若虫可以通过一种窥视孔被观察到。当杜尚于1920年前往艾西莫斯的家中和工作室拜访时,为了讨论艺术家在Société Anonyme的首次个展,杜尚看到了遍布各处的绘画作品,这些作品被可厘米计的灰尘所覆盖。艾西莫斯明确禁止清洁工清除照片上的污垢。

不久之后,杜尚在他的工作室的地板上放置了未完成的《被单身汉剥光的新娘》(The Bride Stripped Bare by Her Bachelors),以便在它上面滋生灰尘,六个月后曼·雷为这些作品拍摄了照片《粉尘育种》(Dust Breeding,1920年)。

4

▲  The Bride Stripped Bare by Her Bachelors

5

▲ Dust Breeding 

然而,在艾西莫斯对《瀑布旁的裸体》的描述中,可以看到艾西莫斯对杜尚的最后一件主要作品产生了最直接的影响:1.瀑布;2.照明气(1946-1966)……

6

▲ Louis Michel Eilshemius, Nude by a Waterfall, ca. 1920–21. Oil on paper (mounted on Masonite), 7 11/16 × 10 inches. Collection Caroline Bachmann and Stefan Banz, Cully, Switzerland. Provenance: Rabin and Krueger Gallery, Newark, N. J.

另一方面,如果没有杜尚的努力宣传,纽约最成功的艺术品经销商之一瓦伦丁·杜登丁(Valentine Dudensing)也不会意识到艾西莫斯的作品是多么富有价值,纽约最着名的艺术评论家亨利·麦克布莱德(Henry McBride)也不会成为艺术家的支持者,邓肯·菲利普斯(Duncan Phillips)这样著名的美国大牌收藏家会不会开始购买这位画家的作品。这种种情形,都反过来促使大都会博物馆、惠特尼美术馆和现代艺术博物馆向艾西莫斯购买照片——在某段时间里,这位艺术家风光无两,并被纽约强烈需要着。1939年,纽约同时为他举办了三场个人大型个展:瓦伦丁画廊、克莱曼画廊和博耶画廊。用今天的话来说,就好像豪瑟沃斯画廊、卓纳画廊和高古轩画廊在全世界的舞台上同时展示同一位艺术家的作品一样。

7

▲Mother Bereft, ca. 1890, Hirshhorn Museum and Sculpture Garden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Gift of the Joseph H. Hirshhorn Foundation, 1966.

8

▲ Autumn Evening, Park Avenue, New York, 1915,Oil on Board, 26 1/4" x 36". Roy R. Neuberger Collection

他的天真无邪、具体的抽象、过时的远见、巧妙的不完美、无思虑的体贴、无意识的创造力、意外的概念主义、知识的无知、多梦和温柔,或者他作品的自发性和速度是艾西莫斯一直是艺术家得以在历史中被记住的主要原因。

他激励马歇尔·杜尚创作出了他的一些最重要、最令人难忘及最好的作品和概念。乔治格·什温(George Gershwin)是他最早的收藏家之一,米尔顿·艾弗里(Milton Avery)是他最早的崇拜者之一,随后路易斯·尼维尔森(Louise Nevelson),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埃德·罗斯查(Ed Ruscha),杰夫·昆斯(Jeff Koons),乌戈隆·迪尼(Ugo Rondinone)和卡罗琳·巴赫曼(Caroline Bachmann)随后跟进。

凤凰艺术编译报道)

9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