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时尚

FT中文网 作者:何黎2018-06-22 15:55

在时尚圈,接近就是一切。但如今,走入秀场、拍摄片场或设计师工作室的幕后早已是稀松平常之事。Netflix和亚马逊(Amazon)正在推出关于薇薇恩•韦斯特伍德(Vivienne Westwood)、德赖斯•范诺顿(Dries Van Noten)、杰里米•斯科特(Jeremy Scott)、Manolo Blahnik和拉夫•西蒙斯(Raf Simons)等时尚大咖的纪录片。还不止这些。大名鼎鼎的《VOGUE》杂志编辑戴安娜•弗里兰(Diana Vreeland)、卡琳•洛菲德(Carine Roitfeld)和弗兰卡•索扎妮(Franca Sozzani)都成了近来一些纪录片的主角,而有关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cQueen)和造型师、作家安德列•利昂•塔利(André Leon Talley)的纪录片也即将上映。

就在11年前,情况还完全不同。当时,电影制片人RJ 卡特勒(RJ Cutler)决定制作一部关于一本时尚杂志的电影。可投资者对于投资一部讲美国版《VOGUE》杂志的内部运作及其不可一世的主编安娜•温图尔(Anna Wintour)的电影并不太感兴趣。“一个投资者对我说,‘谁会想看一部讲如何制作杂志的电影?不就是一群人围着版面站着吗。’”卡特勒说。可最终推出的《九月刊》(The September Issue)无论是口碑还是商业上,都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一大批时尚纪录片也随之涌现。

“时尚界的一个特点在于,每过几年都会出现一个新的热门话题供挖掘。”卡特勒说,“而那些成功适应了瞬息万变的时尚界的人,会更加因为他们持久的影响力而成为传奇。谁不想看到一部展现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那非凡职业经历的纪录片?或是关于圣洛朗(Saint Laurent)的电影?现在,有一部关于安德列的纪录片——从某种程度上讲,讲述安德列•利昂•塔利的故事,就是讲述我们这个时代的故事。”

卡特勒说的是由凯特•诺瓦克(Kate Novack)执导的电影《时尚男魔头的福音》(The Gospel According to André),5月份刚在美国上映。该片讲述了安德列这位《VOGUE》传奇人物的成名之路,以及童年在深受《吉姆•克劳法》(Jim Crow——又译《黑人歧视法》)影响的美国南部度过的安德列是如何养成了争强好胜的性格的。马克•雅各布斯(Marc Jacobs)和安娜•温图尔等时尚巨头对他不吝美誉。片中还有一些他与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在The Factory开派对,以及与弗里兰在Met时尚盛典合作的老镜头。但影片并未局限于炫目的时尚:片中最坦率的场景是塔利对时尚业内种族主义的描述。

Marketa Uhlirova于2006年创办了时尚电影节(Fashion in Film Festival)。当时,时尚主题的纪录片仍相对少见。如今,她发现,这已经是“一股看起来没有尽头的潮流”。Uhlirova将这股热潮归因于人们开始对聚光灯背后的真实情况感兴趣。“随着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兴起,时尚的受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得多。”她说,“人们渴望经历一些没见过、又真实存在的生活,加上便利的数字技术,就导致原本十分私密的个人传记出现井喷。”

“时尚就像一面哈哈镜。真实,但更有趣,更吓人,更包罗万象。”《迪奥与我》(Dior and I)的导演Frédéric Tcheng说道。影片记录了拉夫•西蒙斯(Raf Simons)刚接手这家法国公司的创意总监职务之初混乱的几周。Tcheng目前正在制作一部关于设计师候司顿(Halston)的半虚构半纪录片电影。但他希望自己与越来越多已被各品牌用作一种市场营销手段的影片划清界限。“‘内容’这个词我不喜欢。”他说,“但‘品牌内容’(branded content)肯定死路一条。电影制作者必须明白这一点。”

当然,所有真正伟大的纪录片都必须真诚,又有批判性视角。你需要信任,但也要保持距离。时尚界人士并非最容易拍摄的对象。“他们自己也是形象打造者,肯定希望有掌控权。”Tcheng说道。

有关掌控权的争议显然也是今年早些时候上映的纪录片《Westwood: Punk, Icon, Activist》惨败的问题之一。韦斯特伍德对影片的剪辑十分恼火,称影片“很平庸”,对她的社会活动关注也不够。

“重要的是把我心中她的真实形象表现出来。”导演洛娜•塔克(Lorna Tucker)表示,“这本来就不是她的时尚品牌的广告,或纯粹讲述她的社会活动。是我对她一生的描述,为了纪念她的一切,无论是好是坏。”

电影制作者与拍摄对象之间的关系可能反复多变,但纪录片制作的前景看起来一片光明。“非虚构纪录片界有更多的发行和融资渠道,所以今后会出现越来越多的纪录片。”卡特勒说。此外,我们的文化也在不断变化。“我的女儿两岁半,就已拍过数千张照片,几百个小时的视频,而她还只是个小孩子。再过30年,你可以把一个人——比方说,美国总统——的一生都记录下来,从她或他出生到当选。你可以给任何人制作纪录片。”

但如果可以给时尚人士制作电影,为何还要给其他人制作?“他们个性更鲜明。”卡特勒说,“他们极富才华,美貌,衣着华美。他们的工作利害攸关——全球时尚市场规模高达万亿美元,覆盖所有人。时尚可谓讲故事的绝佳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