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美食

这些年,除了奶粉牛肉保健品之外,从澳洲火到中国的还有一样东西那就是牛油果!

如果说奶粉、牛肉保健品都是大家熟知功能功效,主动选择的商品的话, 牛油果完全属于是舶来品,是如何硬生生地被输入进了中国人的食谱当中?

这个吃起来口感一般的丑果,是如何被“重口味”的中国人所接受的呢?

一说健康,中国消费者的神经就被挑动了

纵观时下在中国流行的“超级食物”,没有一个不被包装上“包治百病”的外衣。

从牛油果到奇亚籽,这些价格并不便宜的外来“神物”,因为具有几乎“神药”的功效,成了近年来都市养生男男女女手中的香馍馍。但这些果子是真的“超级健康”,还是另有隐情呢?

牛油果餐饮在中国遍地开花

据统计, 2010年,依赖进口供给的牛油果在中国的进口量仅2吨,而到了2017年,这个数字已经增长到了32100吨!成万倍的增长。

几乎所有的新式餐厅,都有牛油果入菜的菜色供追求健康时尚的顾客选择。在这些餐馆里, 大小餐馆里,如果没放几片牛油果,都不好意思说是沙拉。 牛油果甚至一度成为了高端、健康、营养食物的代表。

而根据全球最大的牛油果分销公司 Mission Produce 预计,2018中国牛油果销量今年还将翻倍。

根据一家权威咨询公司发布的数据, 在中国,被贴上“超级食物”、“超级水果”、“超级粮食”标签的产品,在2011年到2015年间就增加了202%,同时增长的自然还有他们的销量。

他们不光代表了“用上舶来品”这种带有“小资情调”的“资本主义生活方式”,更重要的是, 他们向对健康和食品安全长期带有焦虑的中国人贩卖了一剂安心药。

“吃自然的水果总是百里无一害吧”、“进口又贵的东西肯定是好东西”、“国外专家总不会骗人的”……许多中国人都这样想。

实际上, 有营养学家曾表示,“超级食物”其实是宣传上的噱头,在营养学界并没有明确的定义。这些食物在原产国可能只是一种普通的食材,漂洋过海来到中国后,贴上“防癌、抗老、减肥、高营养”的标签,成功占领中国市场。

近5年超级食物的搜索量呈上升趋势。橙线代表牛油果,绿线代表藜麦,蓝线代表奇亚籽。

而就牛油果而言,宣传的关键词聚焦在了“保护心脏,降低胆固醇,减肥”等上面,究其原因,是因为牛油果中含有约 2% 的蛋白质,而一般的水果几乎为零,这就是常有人说其有营养的原因。

牛油果有蛋白不假,更有脂肪!

牛油果含有其他水果都几乎不含有的蛋白质不假,然而, 很多人忽略了,牛油果的脂肪含量高到简直不像是水果!

根据营养学家测量, 一个牛油果的热量约等于3碗饭 ,别小看吃这个水果,很有可能一不留神就吃胖。

而牛油果的脂肪含量,更是与其他食物比起来,高到了“触目惊心”的程度:

炒黄豆(20%脂肪);士力架(25%脂肪);薯片(33%脂肪);开心果(45%脂肪);大杏仁(50%脂肪);榛子(60%脂肪);核桃(65%脂肪);碧根果(72%脂肪)……

而牛油果的脂肪含量是15.3%,甚至超过了普通猪肉脂肪含量的15%!

就热量而言,通水果,油脂含量很少有超过 1% 的,热量也一般维持在30~60 kcal / 100 g 的水平。而牛油果热量达到了161 kcal / 100 g!

一个200g的牛油果,热量约为332kcal,而一小碗100g米饭,热量也才116kcal。稍微吃个大一点的牛油果,你等于吃了将近3碗饭!

牛油果:一个精心编织的营销骗局?

那究竟是什么让这个完全舶来的小水果,让这么多人失去理性,跳过那么多可怕和科学的数据,近乎迷信的爱上这个水果呢?

营销!营销!还是营销!

牛油果打入中国,首先是从互联网上,一篇篇澳大利亚人喜欢吃牛油果的报道而进入众人的视线的。

而这不得不说是澳大利亚编制的一个巨大的营销策略。

作为牛油果的主要出口国,澳大利亚生产的牛油果几乎都流向了亚洲市场,其中又以中国为主。

西澳大利亚州的最大牛油果业参与者之一称:

“亚洲市场正在为澳大利亚牛油果付出高价,他们乐意购买,我从来没有看到出口水果的这种收益水平。”

在英文里,牛油果以前不叫avocado,而叫alligator pear,翻译过来就是“鳄梨”,正是它粗糙的暗绿色果皮确实跟凶猛的鳄鱼有点相像。

更鲜为人知的,牛油果还有一个更上不了台面的名字,叫做aguacate。这出自西班牙语,原意为睾丸。

当时牛油果种植协会强烈抗议,说这名字简直要毁了整个产业,于是在协会的建议下,alligator pear、aguacate纷纷改为听起来高大上的avocado。

在改完名字后,精明的农场主和农产品经销商开始筹集大量的资金给牛油果打广告,做营销。

1974年,一颗牛油果贵达1美金,根据购买力换算,相当于今天的4.8美金之多。对于那个年代来说,这个并不起眼,大家也不太知道如何食用的水果实在是太贵了。

于是营销人员顺水推舟,顺势而为,将牛油果包装成了“水果中的奢侈品”,专供优雅富贵的上层人士食用。

这个营销理念依旧深植入牛油果的销售之中,就像中国人选择吃牛油果的潜在原因一样,仿佛吃了牛油果,就有了上层人士的生活方式,成了社会上游。 说到底,牛油果贩卖了一种“听起来高级”、“格调很高”的生活方式。

而牛油果的发展也并非一帆风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全美国的肥胖率已经高到引发所有人的关注,营养学家呼吁全美国人减少脂肪摄入,于是脂肪含量成为了判定一个食物是否健康的重要标准。

而就在此时,牛油果就被美国食物药物管理局踢出了健康食物的范畴。

但是牛油果农场主和进出口企业不开心了,一直抗议,抗议到了2016年,他们表示,按照这个标准,牛油果和三文鱼都不是健康的,而无脂肪果冻和含糖谷物却被认定为“健康”,这不合理,不公平。就这样,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为了牛油果修改了标准,牛油果重回“健康食物”的队伍当中。

借此良机, 广告商们为牛油果打上标签:牛油果含的是健康的不饱和脂肪酸,跟炸鸡、薯片是不一样的!

此后,随着西方各路明星在社交网络中的宣传,牛油果成功地以“健康食品”、“超级食物”的形象深植入了人心,走向了神坛。

维密超模在ins上晒自己吃的带牛油果的早餐

牛油果实现了完美逆袭, 美国每年的牛油果消费量保持 10-30% 的增长,而在澳洲更是夸张,2014年澳洲牛油果进口近73万吨,占全球牛油果进口的46%。人均消费量从 1999 年的每人每年 1.1 磅,增至2014年的 5.8 磅。

随着世界大哥美国人的宣传,澳洲人的助攻,在2005年中国对墨西哥的牛油果开放进口准入后,澳洲进口牛油果也接踵而来。

借着中澳贸易的火爆,生鲜代购的炒作,牛油果这个吃起来像肥皂的水果成了众人疯抢的 “超级水果” 。铺天盖地的热文、软文将牛油果捧成了 “养生万金油”、“森林奶油”。

“超级食物”如奇亚籽、藜麦、牛油果这类食物,它们被认为营养密度高。果真如此吗?

营养学家顾中一说,“超级食物”其实是宣传上的噱头,在营养学界并没有明确的定义。这些食物在原产国可能只是一种普通的食材,漂洋过海来到中国后,贴上“防癌、抗老、减肥、高营养”的标签,成功占领中国市场。

“超级食物”是怎么火起来的?

牛油果,藜麦,奇亚籽……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新的超级食物粉墨登场、红极一时。这些食物的走红可不只是商人们灵光乍现的营销那么简单。

奇亚籽最开始流行于欧美,后被“国民医生”奥兹(Dr.Oz)带入公共视野。他首次在节目中演示了如何将奇亚籽加到果汁刨冰中,还说:“这一超级食品富含可溶性纤维素,不仅可以降低胆固醇,而且有助于甩掉脂肪,轻松减肥。”

1433835423157206

奇亚籽的拥趸还有超级名模米兰达·可儿。她说自己生完孩子后能立刻恢复好身材的秘密就是“奇亚籽”。名人效应加持之下,2009 到 2013 年间欧美国家含有奇亚籽成分的食品销量增长了 1353%。

专营奇亚籽的淘宝店铺页面用了一半以上的篇幅介绍如何食用奇亚籽:奇亚籽并不会改变食物原有的味道,可以用温水冲泡,也可以添加到酸奶、色拉、奶昔、沙拉、各类汤中,熬粥烧菜都可以放。剩下的篇幅则配上身材健美的女郎图片,宣传奇亚籽的“超级”之处:皮肤抗衰、改变亚健康状态、预防肠癌、乳腺癌。

墨西哥作为最早向中国出口奇亚籽的国家,也试图在中国再造牛油果神话。墨西哥驻上海总领事馆的商务参赞常参加各类商业活动,为墨西哥奇亚籽背书。

近5年超级食物的搜索量呈上升趋势。橙线代表牛油果,绿线代表藜麦,蓝线代表奇亚籽。

在推广生活方式上,明星效应当然不会缺席,也从没有失效过。各路身材姣好的明星在社交媒体发布精美的食物图片,给奇亚籽、藜麦、牛油果们贴上了“健康”的标签,而这正好顺应了中国消费者追求健康的生活态度。

一位餐饮行业从业者介绍,食品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都会遇到瓶颈,就需要新品。对于餐厅而言,这种打着“健康”、“减肥”旗号,又不影响食物原有风味的超级食物,当然是个好选择;而对日益同质化的商超而言,进口食材可以形成差异化。

“超级食物”的骗局

藜麦的卖点是“补充优质能量”,姜黄“能抗炎助消化,缓解关节疼痛”,牛油果“保护心脏,降低胆固醇,减肥”,奇亚籽“皮肤抗衰、预防肠癌、乳腺癌”,椰子油“助于减肥”……

“抗疾病、增体能、排毒、抗衰老”,这几个标签不占两样,都不好意思管自己叫“超级食物”。

归纳起来,这些超级食物要么“具有高密度的营养素”,要么“能够防治现代都市病”,要是再提出“不饱和脂肪酸”,那妥妥和减肥画了等号——任何食物只要和“减肥”勾搭上,就不愁没人买单。

但这些标签并没有得到营养学家的认同。

顾中一说, 宣传牛油果可以“防癌”和“减肥”带有一定的盲目性。 牛油果中含有约 2% 的蛋白质,而一般的水果几乎为零,这就是常有人说其有营养的原因;但牛油果的热量足足是一般水果的 3 倍以上,并不属于非吃不可的行列。

对奇亚籽的功效,营养学家黄东彦也曾提出质疑。 他表示,大部分奇亚籽不饱和脂肪酸的研究都是提纯过再做动物试验的,并没有直接吃奇亚籽的研究。人的消化系统要直接接触到奇亚籽的不饱和脂肪酸概率超级低,如果直接吃奇亚籽,吸收不了多少Omega-3,更多的只是作为低热量食物过过肠,作为提高饱腹感的辅助成分。

至于曾被美国航空航天局推荐的藜麦 ,顾中一表示, 藜麦作为植物,其中氨基酸的组成与人体的需要非常贴近,因此 是一种良好的蛋白质来源,但是这也只是和其他植物相比,甚至和大豆相比也没有多大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