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深焦DeepFocus 作者:Shaw2018-06-21 16:38

距第一部侏罗纪系列电影上映,已经过去25年。2015年,《侏罗纪世界》作为系列第四部在全球拉开帷幕。不管是否还记得它的剧情,观众们时隔3年又一次可以在银幕上观摩这些出现在中生代时期的巨型爬行动物。

系列第一部中经典的公园大门

上一部《侏罗纪世界》故事背景设定在1993年《侏罗纪公园》的22年之后。当时尚未完善的纳布拉尔岛已经建成为一个庞大的主题公园度假地。然后就像所有科幻电影固有的剧情发展模式,反派角色“马斯拉尼国际企业”,吞并约翰·哈蒙德所创办的“国际基因科技公司”之后,开始试图组合不同恐龙的DNA,制造一种全新的掠食者恐龙。于是意外发生灾难接连不断。作为续作,《侏罗纪世界2》紧接上部剧情。主题公园遭到摧毁之后的4年,岛上的火山活跃触动了保护角色——既“驯龙师”欧文(克里斯·帕拉特 饰)与计划原生负责人克莱尔(布莱丝·达拉斯·霍华德 饰)进行拯救恐龙计划。

《侏罗纪世界2》剧照

如果有保护者,相对的就是计划破坏者。于是故事就衍生成为保护者进行保护计划,保护者与背叛者敌对,保护者遭到恐龙袭击……的情节不断重复上演。总是在“正邪”两方之间作为“中部介质”的恐龙们,就作为被抛弃对象、恐慌制造者、共生者来回奔跑。不知道是近年来科幻陷入困难瓶颈期还是观众逐渐变得愈发挑食,科幻电影中的“变种生物”们渐渐开始承担起惊吓的重任。犹如鬼屋里面的道具般,巨大身躯,不忍直视的外形,再标配上悬挂在嘴边的透明浅色唾液,聚集在狭小闭塞空间里面接连不断地来个出其不意。把惊吓当惊悚,好像已经变成惯用伎俩。在这部电影中恐龙们可以比肩新版《生化危机》中的丧尸,《新木乃伊》复活的“埃及公主”安玛奈特,从暗处突然现身,而后化身吞食怪物。不过这也许本就是无可避免的事。毕竟这种在6500万年前白垩纪结束的时候突然全部消失,成为生物进化史上的谜团物种。电影对它的缔造,也就只能止步于温顺的草食者和凶暴的肉食者两种极端呈现概念上了。

但我们都不可否认的事实就是,经典电影的再现是非常困难的。如今20多年过去,“侏罗纪公园”这个IP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对于观众而言,也许在更大程度上就是情怀和怀旧而已。现在大多20岁+的观众群体,就算本身不是忠实电影爱好者或者当年斯皮尔伯格的粉丝,都或多或少听过看过“侏罗纪公园”这个名字。更不要说,在这批观众还是幼稚儿童的年纪,cctv-6循环播放93版侏罗纪的耳熏目染作用还是异常强大的。再加上孩子对恐龙这种神奇物种的好奇心催使作用,使得第一部《侏罗纪公园》早已深入人心地称为不可取代的经典。比这更重要的,当年尚且属于科幻作品摸索发展的阶段,现在看来或许略显粗糙的《侏罗纪公园》特效工艺在当时的电影行业却是标杆型的存在。包括后期修饰特技演员面部,使其贴近演员样貌;完全电脑制作的那辆Ford Explorer;暴裂巨大的霸王龙形象都几近成就时代记忆,使得电影直至《泰坦尼克号》上映之前都保持着最高的票房纪录,更是引发了一阵学习古生物的思潮。正是因为如此,当年的《侏罗纪公园》也就愈发难以超越。即使在技术发达的当下科幻电影界。

《侏罗纪公园》中的福特轿车与霸王龙带来的视觉震撼

无疑,《侏罗纪公园》是特别的,因为除此之外,在科幻电影扎堆出现的好莱坞,你可能就再也找不到另外一部完全复原白垩纪时代原生物种的电影了。大数量的不同种恐龙疯狂奔跑在绿意茫茫和火光硝烟四处弥漫的环境,后方是奔涌高温熔岩散出拉曳和褶皱透出金黄与鲜红。在这一点上,《侏罗纪世界2》完完全全展示了精细的特效技术。虽然后半电影场景局限的控制,将动作与电影格局在无形中缩小,限制了“万龙奔腾”的壮观场面和恐龙本身被人类激怒之后飞扬跋扈的气势,不过要是你喜爱小空间的灵异和紧张感,也还是可以感受几分的。

只是尽管导演J. A. Bayona可能竭尽所能的想要重现当年首部的商业特效场景,在影片中多处“致敬”93版,开篇暴风雨夜身着黄色防雨服的工作人员,火山爆发时野性呼唤和含泪诀别,完全复制当年主角躲在厨房暗处,恐龙敲动爪部,腕龙昂头站立情节,虽然让一批电影忠实观众们被十足催泪了一把,但薄弱老套的文戏情节和生硬转折确确实实做得不太完备。

先不说正义凛然的主角和实力较弱的反派冲突牵强,西班牙导演J. A.坚持《当怪物来敲门》,《孤堡惊情》式样的旧宅加怪物的空间哥特式惊悚,加上男女主角若有若无的感情戏,致敬场景的不断故技重施穿插其间,部分情节逻辑说不通和过分夸大显得牵强附会,完全没有说服力。至于形式上的主角“暴虐迅猛龙”,外形设置上倒是足够具备视觉短时震撼效果,但为主角“牺牲”而屈居二线般的战斗力还确实不如《侏罗纪公园》中霸王龙的技能来得惊喜。不过若是粉丝忠实于寻找不同种类恐龙所带来的视觉冲击,在这部电影中应该完全可以实现。全场所出现的恐龙类别完全超越了前部作品,数量上基本等同于前四部电影相加。在恢弘场面和细节处的特效都是侏罗纪毋庸置疑的亮点。

《侏罗纪世界2》剧照

在更深层意义上,当年的首部作品在新鲜的引导方式上,探讨了人类与恐龙两个不同物种的共生和毁灭议题。《侏罗纪世界2》作为续作,继承了前作的铺垫,主题公园毁坏之后面临灭绝的生物族群困境,以及人类援救的共生大爱,在商业电影本身就显薄弱的情节设置和思想主旨之上,显得愈发狗尾续貂和故作煽情。不知道有多少观众会被男主欧文与他所驯化的迅猛龙Blue之间建立的信任情感所触动。这段贯穿电影始终的人与动物之间的情感意义,作为主轴在情节叙述上虽显得十分有必要,但在实际意义上带给观众的感动有多少呢。这确实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

其次就是影片自始至终想要借以升华的主要省思。片中一处情节设置,借由几场法庭讨论取代旁白,从第三方视角在宏观层面对影片的主要思想进行论证。人类作为造物主的统治性对恐龙物竞天择的生存,颠覆自然法则的同时必将自食恶果。当然影片单从故事发展上已经对这个方面进行了反映。包括正反派在立场上的冲突代表了两种不同的态度。在人类欲望,与资源掠夺,经济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现实大背景之下,被挤兑的生物族群在遭受困境之后反攻,反抗人类的论调早就是科幻电影中屡见不鲜的议题。

《侏罗纪世界2》剧照

其实单丛观众层面来说,在娱乐视角享受的同时,也许很难去主动思考这些在电影中“故作姿态”的手段,影片中的借机谈论或者结尾的升华都显得老调重弹。不过有意思的倒是,倘若我们在这里假设:正派所扛起的拯救大旗,在救出物种之后,反而使人类再次遭到生存毁灭性的袭击,这样的结果又是好是坏呢?那岂不是正义和邪恶的绝对化概念在影片里只能显得前后矛盾了吗?

说到底,上升的思想讨论,也只是影片自己想要拔高深层含义的一种手段罢了,只是对于观众而言,尤其是那些追逐着“侏罗纪公园”名号的粉丝们来说,反效果就是他们更多在这种文戏中昏昏欲睡。毕竟他们想看的,就是那些火山喷发熔岩四射,恐龙被逼出逃,好不壮观的大场面,他们大多所寻求的就是惊险刺激的无预警恐怖和突如其来的惊吓,文戏是用来间歇性喘息和做好心理准备的机会。

那么笔者也想说,如果你想寻求的是这样的效果的话,那么《侏罗纪世界2》确实是值得去看的。对了,顺便一提,对于那些在《复联3》中被“星爵”气炸的粉丝们,你们可以在此部影片里寻找到几丝安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