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旅游

浮世喧嚣,红尘纷扰,我们变得浮躁不安,愿有一方庭院,远离尘嚣,让无处安放的灵魂,有个诗意的栖居,院子里,或养花草,或种瓜果,再放一张桌子,几把椅子,读书,烹茶,会友,或什么都不干,发发呆,打打盹,也很好,举头即见明月,低头便闻花香,静听小虫低语,轻揽清风入怀,一方庭院里,所有浮华,都变清欢。

院子,是每个中国人心中的一方灵秀天地,细雨打芭蕉,落花点青苔,秉烛赏海棠,醉卧眠芍药,一方庭院解了古往今来多少文人雅士的疲乏,院子是主人的内心独白,它是安放心灵的地方。

绿芜墙绕青苔院,中庭日淡芭蕉卷

院子必须很大,靠墙有几株小果木树。除了一块长方的土地,平坦无草,足够打太极拳的。其他的地方就都种着花草──没有一种珍贵费事的,只求昌茂多花。屋中至少有一只花猫,院中至少也有一两盆金鱼;小树上悬着小笼,二三绿蝈蝈随意地鸣着。──《我理想中的家庭》老舍

老舍理想中的院子,想必也是很多人理想中的样子,不需奢华,空间大就好,简素也是一种美,院中有树,最好是儿孙降临人间时亲手栽种,看着儿孙和树一起慢慢长大,慢慢地能为家遮风挡雨,一树花开,看蝴蝶蜜蜂在花间忙碌一树果熟,敲开邻居的门送给他们尝尝鲜。

有块空地,可以打太极,没事泡杯浓茶,往院子里一坐,看花猫踱步,晒太阳,睡懒觉,看金鱼在水里游来游去数着树底漏下来的,一丝一丝日光,富足之家的院子,是家的回忆,满满都是烟火气,珍贵的不是院中的花草,而是青青如碧繁花似锦之中,一屋子人,整整齐齐。

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

寂寞黄昏庭院,软语花阴立遍。湿透凤头鞋,玉露寒侵苔藓。休管,休管,明日天涯人远。──《如梦令》张伯驹

张伯驹,一代风流名士,收藏狂人,后来他的收藏,,可以说撑起了半个故宫博物院,文人的院子,常有雅名,1972年,他眼力极好,在琉璃厂淘到了一副康熙所写的横幅,上头正是“丛碧山房”四字,“丛碧”二字的意境,让他看着就想起了蕉竹花木,怦然心动,便将这四字作为自家院子雅名。

爱好院子的张伯驹,细心打理芍药、牡丹、西府海棠等院中花木,客人来了,从这些花草中穿过,满架蔷薇,花开一院香,大户人家的院子,是清风明月为友的心安处,深深庭院里,有茶,有酒,有好友最好的生活莫过于此。

銮舆迥出千门柳,阁道回看上苑花

一园竹树绕泉石,四季冬春夏复秋。放棹只疑天上坐,凭栏真个画中游。岚光叠翠巍云塔,湖影回廊漾梵楼。合璧大圆横玉带,斜阳无语卧铜牛。──《颐和园》爱新觉罗·溥杰

皇帝日理万机,游历天下山水对普通人而言,只是金钱和时间问题,对皇帝而言却是一场需要严密策划的出行,于是就有了帝王的庭院,昆明湖是皇家的西湖,苏州街是皇家的江南水乡,谐趣园是皇家的苏州园林,皇帝累了,就来颐和园散散心。

泛舟昆明湖上,纵然心中有多少烦恼,也会被这一湖碧水洗净,漫步长廊,从邀月门到石丈停,看落霞,看飞鸟,看水天一色的澄净清明,不禁豁然开朗,到谐趣园赏景喝酒,在灼灼荷花浅浅竹吟里一醉到天明,朝政就暂时抛到脑后,皇帝的院子,是心灵休憩的桃花源,看惯勾心斗角的戏码,,也就只有一方院子,守住本该有滋有味的人生。

芳草池塘处处佳,竹篱茅屋野人家

里面数楹茅屋,外面却是桑、榆、槿、柘,各色树稚新条,随其曲折,编就两溜青篱......下面分畦列亩,佳蔬菜花,漫然无际。──《红楼梦》曹雪芹

红楼梦里除了贾家的院子,还描写过寻常的的稻香村,黄泥墙,茅草屋,几百株杏花如喷火蒸霞一般,最妙的是用桑榆槿柘枝条编成的两溜篱笆,篱笆院子外有水井,种着漫无边际的蔬菜瓜果,养着鸡鸭鹅,好一派农家乐景致,曹雪芹笔下的稻香村,勾引起多少人的归隐之意。

想有一处稻香村般的篱笆院子,院中种满瓜果,繁花爬满篱笆,养几只鸡鸭,让它们悠闲地觅食再养一只黄狗,让它在田野里撒欢,桃花烂漫,折下几枝,去换酒钱,黄梅时节,枕着蛙声雨声入眠,桂花飘香,恰好可做桂花糕,菊花遍地,就学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雪落下了,便用红泥小火炉煮酒,邀好友对饮,篱笆小院,是一首朴素而平淡的田园诗,与山水为邻,与花鸟为伴,撩动疲乏之人想归隐的心。

茫茫天地间,愿你的心中,也能有一方院子,世界再忙,心也不能忙,还得闲下,细数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