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艺术中国 作者:怡若乐2018-06-20 10:12

在仆役大厅里,有两只兔子的尸体摆放在橱窗里,两边有两个鹿角,这样的摆设布局看起来非常完美。不过这些并不是达米恩·赫斯特的作品,而是英格兰最壮观的一所豪宅里的装饰品的冰山一角。

在与现世最富有的艺术家的面对面的审美比拼中,霍顿庄园又一次赢得了胜利。赫斯特用他设计的房子取得了硕果。然而,霍顿庄园一直在试图超越这些吸睛又超现实风格的作品,例如,将巨大的解剖雕像放在梦幻的景象中,或者将点彩绘画和洛可可式的挂毯以及童话世界里一般的床摆放在一起。

我们可以打赌,这些床,尤其是那张上面挂着软帘和华丽丝绸的绿色的天鹅绒床,年代已经及其久远了,年代至少要从威廉·荷加斯(William Hogarth)时代开始,因为霍顿庄园就是在那时候建起的。在令人眼花缭乱的石头大厅里,沃波尔的大理石半身像犹如一位正直的罗马人,藐视着像荷加斯这样严重腐败的讽刺作家。

在这个白色房间的中央还放着两个玻璃水箱,嗡嗡作响的水泵吹起一股白色的“乒乓球瀑布”,有一些更大的彩球砸在围栏上,然后掉回中央的小洞里。这些都是由赫斯特设计的作品,展示了他的设计最好的一面。球先被冲上去,然后坠落下来,就像是我们的生活,如同一个无力的乒乓球在那里反弹。所以我们要及时享乐。因为很快你就会像隔壁展厅里的骷髅头一样,乒乓球做的眼睛从头骨的眼睛孔里喷出来。

霍顿庄园的工作人员坦白说,在早上的时候,看到这些“眼睛”是一件有点恐怖的事情——因为这座房子也确实很诡异。

例如,总理的儿子霍拉斯·沃波尔(Horace Walpole)于1764年创作了第一部哥特式恐怖小说《城堡奥特朗托(The Castle of Otranto)》,故事的开头是一个人被一个巨大的头盔压死。这个装置放在这座房子里应该是再合适不过了。霍拉斯一定会喜欢赫斯特的一些更血腥的雕塑,比如一个流得到处都是的银色内脏的雕像。这座雕像被放置在了作品《大型楼梯( Great Staircase)》的底部,而背后是威廉·肯特(William Kent)的令人眼花缭乱的壁画。

jJyG-fxxwrwm8299400

我在一年一度的公共开放日之前到达了那里,皑皑白雪覆盖了整个公园,很多住户的杂物仍然在房子底层堆放着。有几辆小孩的自行车靠在大门上。这里有一座赫斯特的雕像作品——被切掉一半皮肤、露出器官的天使,我站在雕像旁边,与洛德·乔姆利(Lord Cholmondeley)聊着他的家族这1797年建成的房子。他说,沃尔波尔斯的建筑被保留了下来,是因为一个世纪以来一直没有人在里面居住,也没有经历过维多利亚风格的改造。我一边抚摸着他的狗的脑袋,一边听他娓娓道来这些故事。

这就是赫斯特所遇到的麻烦。事实上,任何一位艺术家在这样一个充满魅力和历史气息的房子里举办展览时都会遇到这样的麻烦:这里生机勃勃的气氛似乎使他的作品都变成了装饰品。其实并没有多少评论家反感赫斯特这样“异类”的艺术。在外面草坪上,有一些令人捧腹的赫斯特创作的雕像——这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像是一个被剥了皮的独角兽,还有几个皮肤脱落的巨人,这些都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

赫斯特作为一名雕刻家,即使是在最媚俗的时候也很有趣。不幸的是,他也展示出了一些自己画作,不过这些画作不是赫斯特在画室里乱涂画的灾难一般的静物画,而是他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创造的一种新的点绘画。跟他早期的抽象作品不一样,他并没有把点摆放在一个整齐的网格中,这些新的色彩空间绘画是杂乱无章的,各种不同颜色的圆圈互相推挤在一起,如同阳光中的尘埃。

这就是赫斯特的乒乓球雕塑被搬进展馆的原因:他的新的绘画与随机布朗运动效应有关。赫斯特的粉丝们甚至可能会挖掘更深的含义,比如说将这种超分子运动与赫斯特1990年的令人感到惊悚的作品《千年(A Thousand Years)》联系起来:一群苍蝇在上电刑之前嗡嗡作响地围绕着一头腐烂的牛头。

20161108033543690

但谁在乎这些呢?不管赫斯特的新抽象派绘画背后的思想是什么,不管是有丰富的含义还是空洞无意义的,它们都没有生机,没有诗意,没有力量。霍顿庄园也曾有过一个愚蠢的举动,比如把大厅里的其它油画都拿走,换成了赫斯特的作品。他们还不如直接从Paperchase上买一些纸,然后把它们用胶水贴到墙上。其实这举动并没有什么意义。

无论如何,这里还是有很多值得一看的地方。我的眼睛徘徊在巴克斯(Bacchus)和阿里阿德涅(Ariadne)的挂毯上,游离在恩底弥翁(Endymion)的天花板画上,以及沃波尔图书馆(Walpole’s library)的书中。赫斯特有意或无意地将人们的注意力引向这个18世纪的华丽仙境。

鹿在公园里漫步,灰狗守在这里看门,最棒的是,卫生间是洛德·乔姆利的哥特式风格,在深蓝色的天花板上画着金色的星星,而且在你上厕所的时候,可以看到约翰·辛格·萨金特(John Singer Sargent)的两幅素描画。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地方,赫斯特还为游客提供了不错的夏季娱乐设施,比如有蒸汽展览会,豪宅参观等等。孩子们在那些解剖雕塑爬上爬下,嬉戏打闹的场景,一定很值得人们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