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1

1988年Francois Pasquier先生在旅居国外数年后回到了巴黎,他想办一场派对,邀请以前的朋友们共同参加。但由于参加的人太多,聚会场地成了问题,他只好把派对地点选在巴黎西边的大公园“布洛涅森林”,并约定大家都穿白衣,以方便彼此确认。这场派对非常成功于是大家相约隔年再以同样的方式再度相会。

2

自此,每年的巴黎都会举办一场白色野餐会,今年也不例外,一万四千人参加了本届在巴黎荣军院举行的“白色晚宴”,被邀请的人们全部身着白色的衣服,奔向在开始前一个小时才被告知的宴会举办地点,开始一场别开生面的夏日“野餐”。

3

而“野餐”这个主题也常常出现在艺术家的作品中......

《船上的午宴》

4

《船上的午宴》是雷诺阿40岁时的作品。而这些画中人是雷诺阿的朋友们。雷诺阿的未婚妻艾琳,是画家也是艺术赞助人的古斯塔夫·凯勒博特,女演员昂热莱格,意大利记者阿德里安·马吉奥洛,甚至雷诺阿的情人珍妮也在这幅画中。整幅作品愉快欢乐,夏日的阳光撒进这家船上餐厅的每个角落。

《昔日》

5

这幅画描绘了一个非裔家庭正在进行着高尔夫、游艇和野餐等活动的场景。今年5月艺术家克里·詹姆斯·马歇尔的这件作品《昔日》,以2111.45万美元的高价在苏富比纽约“当代艺术夜场"上成交,这个价格是1997年芝加哥大都会码头和博览会管理局2.5万美金拍价的800倍,与此同时,这也刷新了艺术家个人的拍卖战绩,突破了有史以来在世非裔美国艺术家最高的拍卖记录。

《野餐》

6

这是一幅法国艺术家雅姆·蒂索在1870年的作品。雅姆·蒂索是英国维多利亚时代新古典主义画派的代表画家,他擅长表现时尚人物的对话场景,批评家约翰·拉斯金曾称其作品为“只不过是庸俗社会的彩色照片”。但他的作品却是19世纪最好的视觉档案。

《草地上的午餐》

7

《草地上的午餐》由法国写实派与印象派画家爱德华·马奈创作于1862年和1863年间。当时这幅画的问世震惊了法国公众。裸体的女子正与两个着装讲究的男士共进午餐,而背景中还有一名女子在小溪边。这一反常态的表达方式是对当时古典绘画常见的教化和情感主题的讥讽与挑战。画的背景没有深度,也几乎没有阴影,给观众的印象不像是在户外,更像是在一间画室内。而画中的女子正视着前方,这个前方可以认为是画家,也可以是看画的人,又或者是画中野餐地的某个地方。 

《野餐》

8

鼓鼓的画风一看就是费尔南多·波特罗的作品。“野餐”这个主题在费尔南多·波特罗的作品中可不少见。当有人问起波特罗为什么要选择胖子作为他作品的主要形象时,他回答说:“我画的不是胖子,而是想通过现实题材来表达一种体积带来的美感和塑性。艺术是变形和夸大的,跟胖子没有关系。不只是人,我画的动物、水果、乐器也都是胀鼓鼓的。”

《草地上的午餐》

9

莫奈的这幅《草地上的午餐》原作尺寸非常大,但后来因为潮湿而被毁坏,莫奈把画裁成了3张,现存的是画中部的那张。

《草地上的午餐》

10

深刻影响并革新了20世纪美术的塞尚也曾画过一幅主题为《草地上的午餐》的画作。他的用色明亮,风格介于印象派到立体主义画派之间。他的作品为19世纪的艺术观念转换到20世纪的艺术风格奠定了基础。

《草地上的午餐》

11

毕加索坦言自己受到马奈的影响。他根据马奈《草地上的午餐》创作了由27幅油画和138幅素描组成的变体画。每一幅画都与下一幅相连,构成一个整体。

《草地午餐》

12

俄国画家Vladimir Dubosarsky和 Alexander Vinogradov则把野餐搬到了丛林中,还邀请了几位19,20世纪的名画家进到画作中的午餐现场。

“Bignik”

13

除了绘画作品,瑞士双胞胎艺术家Frank和Patrik Riklin还将回收的毛巾、毯子、窗帘和其他当地社团捐赠的家饰用布组成了这张160,000 英尺长的露天野餐布“Bignik”。这件位于瑞士的Stein山的巨型装置作品,红白相间,可以容下众多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