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旅游

能让人分清东西南北的地方少之又少,其中一个就是莫斯科的红场。东边是古姆百货,西边是列宁墓和克里姆林宫,南面是圣瓦西里大教堂,北边就是红砖白顶的历史博物馆,历史博物馆的正门的门前矗立着朱可夫元帅雕像。

红色的历史博物馆

历史博物馆是一座三层红砖楼,其式样仿照古代俄罗斯建筑,南北各有尖塔8 座。与楼体朱红色的外表不一样的是它白色的楼顶,让人眼前为之一亮,俄罗斯人在用色方面的天赋体现得淋漓尽致。历史博物馆是在1872 年由亚历山大二世下令修建,1883 年在亚历山大三世加冕仪式举行的同时开馆。博物馆里主要介绍俄罗斯从原始时代开始各个时期的历史。馆内的藏品非常丰富,多达 450 万件。丰富的考古资料,从远古时代的巨大象牙、尼安德塔人与北京猿人复制头骨、古代人类遗址模型到轰动世界的 15 件珍贵的 “比萨拉比亚之宝 ”、俄国最早的楔形文字记录与武器发展等都尽收馆内。博物馆自 1883 年正式开馆以来,从未因任何原因关闭过,即使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莫斯科被德军包围期间,也坚持持续开馆。

历史博物馆前的朱可夫元帅雕像

博物馆的西边有一个地方吸引着游客的注意力,许多游客都在仔细端详地上的一个正方形标记。这个标记是零公里起点标记,是莫斯科的正中心点,从这里到俄罗斯的任何一个地方,以零开始计算。历史博物馆两边,西边是总在排着长长队伍等待参观列宁墓的游客,而东边则是无数游客围着这个零公里标记处拍照留念。光拍照还不算,游客站到这里全都往后扔钱币看投中哪只动物。博物馆的南面是红场,北边是马涅什广场,一个在莫斯科十分著名的广场。在这里能看到莫斯科很多著名的建筑物,它旁边是如今早已半岛麻雀山的莫斯科大学的老校楼,门脸并不对称的莫斯科四季饭店,隔着特维尔大街的俄罗斯杜马大楼,以及被踩在脚下的底下商城。

俄罗斯国家杜马大楼

说了这么多建筑和主要大街,让游客最感兴趣的还是矗立在博物馆前面的在95年5月8日为纪念二战胜利50周年,立起了二战英雄朱可夫元帅的雕像。这个雕像表现的是1945年6月24日上午,当克里姆林宫钟声敲响10下之后,苏联国防人民委员会第一副主席、苏军副统帅朱可夫元帅骑着白色阿拉伯骏马,从克宫大门进入阅兵场。阅兵总指挥罗科索夫斯基元帅向朱可夫作报告。随后,朱可夫和罗科索夫斯基一起检阅部队,这个雕塑生动地记录下朱可夫元帅在那一刻的伟岸身影,连人带马全都是那么传神,让这位世界著名军事家,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苏军主要领导人之一,以及参与制订和执行了苏军几乎每个重大战役计划的历史人物鲜活地屹立于马涅什广场之上。

马涅什广场上的朱可夫元帅雕像

当年美国的艾森豪威尔将军对朱可夫是这样评价的:“他是指挥过重要战役的负责任的将领,比同期其他任何人的作战经验都丰富。”如果您愣说这是友军将军出于礼貌的评价,那么再来看看他的敌人希特勒是怎么说的:“假如我有一名像朱可夫这样的将领,早就统治世界了。”甭管是敌人还是战友,都不约而同地向朱可夫元帅竖起了拇指。就像巴顿将军说得那样,一名将军最完美的死法就是在最后一场战斗中被最后一颗子弹打死。军事家就是属于战场,多么残酷多么艰苦的战争对于他们都说天堂,而太平盛世明显与他们的命运是背道而驰的。二战结束后朱可夫与斯大林和赫鲁晓夫这两位苏联领导人都有不欢而散的结局,对抗战场上的敌人对于朱可夫来说是游刃有余,但很明显,在太平盛世的政治斗争中,像他这种军事家明显不能适应,以至于在两任领导人面前都被打压郁郁不得志。

军事家朱可夫元帅

爱尔兰皇家历史学会研究员、科克大学历史学院教授杰弗里·罗伯茨,是研究二战、斯大林和苏联政策的著名学者。他的著作《朱可夫:斯大林的将军》里这样写道,斯大林决定“搞掉”朱可夫的导火索,是1945年6月24日在莫斯科红场举办的胜利大阅兵。当时朱可夫担任胜利阅兵式首长,骑马通过广场并接受敬礼。结果大家都往朱可夫的身边雀跃、扔东西,而不是斯大林。不过还好的是亲自发动过肃反运动的斯大林在二战后没有成为朱元璋,最终还是没将这位元帅连根拔除,朱可夫耿直的性格显然更适于在战火纷飞的前线而非政治角斗众多尔虞我诈,在战后虽然郁郁不得志但还能明哲保身。

红场边的国家历史博物馆

1953年斯大林死后,苏联政局发展成不可预测的现状。赫鲁晓夫和贝利亚谁都没有绝对把握置对手于死地,在斯大林时期贝利亚积攒下来的政治资源让他手握重权,赫鲁晓夫凭借一己之力是根本扳不倒这位曾经执行过大清洗运动的苏联内务部长。这时手握军权的朱可夫成为赫鲁晓夫的救命稻草,朱可夫直接下令逮捕了斯大林的宠臣贝利亚,并最后执行枪决,彻底解除了赫鲁晓夫当权的障碍。四年后,莫洛托夫、马林科夫等党内元老,趁赫鲁晓夫出访芬兰的机会,密谋把他赶下台,拉拢主席团11位成员的7人向赫鲁晓夫发难,要将他彻底驱逐出中央。在手握军权的朱可夫的帮助下,赫鲁晓夫再次打败了政敌,几个月后赫鲁晓夫给出了对朱可夫的回报,解除了朱可夫的一切职务将他彻底赶出苏联中央权力中心。权重震主的下场在历史上得到了第无数次检验,不过7年以后勃列日涅夫发动政变将赫鲁晓夫赶下台的时候,他再也找不到朱可夫为他力挽狂澜了。朱可夫脱离政治得以善终,但心里的苦只有他自己能体会得到。1995年5月俄罗斯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之际,朱可夫的名誉才被彻底恢复。

屹立在历史博物馆前的朱可夫元帅雕像

朱可夫雕像的右前方有个古怪的建筑,不是建筑的整体外形古怪,而是前脸儿的装修古怪。它就是赫赫有名的莫斯科酒店,上世纪30年代可是苏联的第一座大型酒店,不过酒店原建筑已不复存在,在 21世纪初被拆掉了,酒店后按建筑原貌复建,现为莫斯科四季酒店。酒店的门脸采用不对称布局,让人看着特别别扭,传说酒店的设计方为这位斯大林提供了两种不同的外立面设计,由一条线隔开,他的签名就压在这条线上。没有谁敢询问斯大林的具体意见,于是建筑师就把两种设计用在了同一座建筑上。右侧风格更简朴,而左侧则有多种装饰元素。这种滑天下之大稽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而且最有意思的是在重建的过程中,施工方决定保留原有的这种不对称设计,这道成了这家酒店的最知名的原因了。

不对称的莫斯科四季酒店

今天的马涅什广场已经成为了来莫斯科旅游不可或缺的一个景点,遥想当年俄罗斯文学大师列夫·托尔斯泰曾经在马涅什广场练习骑自行车,广场对面的俄罗斯杜马大楼也印证着俄国的历史变迁,楼前的排名世界最贵商业街前十名的特维尔大街,记录着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经济的每一步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