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教育 >教育

澎湃新闻 作者:黄松,陆林汉2018-06-17 08:15

2018年3月,最新一期联合国《世界幸福报告》中列出了全世界幸福指数最高的20个国家,其中名列榜首的国家是芬兰,而在芬兰,埃斯波市(Espoo)被认为是芬兰最幸福与最具创新的城市。这座与上海缔结友好城市20年的姊妹城市有如何风貌的山川湖泊,又有哪些教育和艺术设计上的创新?

阿尔托设计的建筑,这样的带有阿尔托标签的建筑遍布在城市中

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观光客众多的街区,隐匿着许多售卖设计品的店铺,与其说出售的是设计品,不如说出售的是教育、文化和生活方式。其中有一家名叫Artek的店面,是建筑师、设计师阿尔瓦·阿尔托(1898-1976)创立于1935年创立的出售阿尔托设计的家具、灯饰及纺织品的公司。但阿尔托所涉及的领域远远不止于艺术设计,艺术与技术(Artek)结合的理念也绝非仅是一家公司的名字,而是涉及到社会的方方面面。阿尔托的名字也不仅仅是一位艺术家、也在科技和经济有巨大贡献,位于芬兰埃斯波的北欧顶尖学府阿尔托大学(Aalto University)也以这位艺术家命名,可见艺术和创意产业在芬兰的影响力。那么,怎样的教育造就了芬兰的创新创意和审美?

阿尔托大学学生设计展

融合艺术、理工、商学的阿尔托大学,开启创新创业一体化

阿尔托大学整合于2010年,是由欧洲顶尖级理工类院校赫尔辛基理工大学(Helsinki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和北欧最大的艺术类院校赫尔辛基艺术设计大学(The University of Art and Design Helsinki)以及全欧洲第一所商学院赫尔辛基经济学院(The Helsinki School of Economics)三所芬兰著名大学合并建立而成,目前理工学院校址在芬兰第二大城市埃斯波的奥塔涅米(Otaniemi),该校园的主体建筑由阿尔托设计。作为北欧最集中的高科技区的奥塔涅米也正在进行改革工程的建设,其规划目标是阿尔托大学整合三个校区的资源于一体,到2021年前,将阿尔托大学所有校区搬迁整合至主校区,并扩充原有的主校区校园,形成一个核心的“阿尔托城”,从而打造一个创新性的教育科研大区。在未来的几年中,该园区周边的交通、住宿发展将会带来更多的创新创业公司总部入驻,增加更多的就业岗位。大学校园与高新产业科技公司、生活区相互连接,为未来的科技信息化发展奠定基础。

阿尔托大学图书馆,图书馆同时被称为Harald Herlin学习中心,获得2017年芬兰建筑设计最高奖项

阿尔托大学可谓芬兰大学改革的试验田,其目标是通过资源整合,将阿尔托大学打造成一所具有世界高水平的科技、商业与工业艺术设计的新型大学。阿尔托大学国际事务主管玛丽安娜·苏尔蒙谈起阿尔托大学培养学生的方式时,提到“希望学生全方位的学习,以挖掘学生最大的综合潜能。”她希望对自己专业以外的其他学科有兴趣,以艺术学科为例,“我们希望所有学生或多或少选择一些艺术类课程,并且可以参与到‘设计工厂’‘化学·艺术实验室’等处,参与各种学科的实践。”

阿尔托大学“化学·艺术实验室”的学生和教授讨论产品。

阿尔托大学的“化学·艺术实验室”可谓集合各种资源的一个典型:化学系的学生研发和生产产品,并向艺术系的学生讲述产品理念,艺术系或对产品研发提出建议,或参与产品视觉设计,继而进一步把产品推向市场。同样阿尔托大学的“设计工厂”也是一个把学生的实践转化为产品的地方,他们刚刚设计制作完成的一张用于急救病人的床,看似和一般急救床无异,但细节设计却有助于减轻病患痛苦。“设计工厂”中还有一个会做pizza的机器人,面皮的厚度、pizza制作的时间、配料都严格配比制作,在学生的体验中认为比人工手作的味道更为统一。

“设计工厂”设计的急救床

拥有三所极受尊崇的有着300年历史的大学的人文沉淀,阿尔托大学以学生为中心、鼓励大家积极并充满激情地学习新事物、新知识的文化在阿尔托大学里孕育着,艺术、理工和商业结合,阿尔托大学的社团也为学生提供了各种创业辅导。

设计的国度,经典设计和审美教育渗透到生活之中

对于新事物的接受和经典设计的转化和运用绝非只在校园和艺术机构,而是生活的方方面面,在赫尔辛基设计区聚集着各式设计相关的店铺,他们售卖的并非是时髦的设计品,而是经典的生活方式。

赫尔辛基的Artek,在出售阿尔托的设计外也出售来自世界各地的设计品

从建筑到城市规划到公共交通,乃至标示系统,设计无处不在。用Marimekko的纺织品和Artek的家具来布置家居。穿IvanaHelsinki、Tiia Vanhatapio设计的衣服,在芬兰, 设计随处可见,并以传统经典的设计为根基,让经典的设计走入生活的日常,从这些设计中可以体会到艺术与技术结合的理念。

赫尔辛基设计区内的家具品牌

阿尔瓦•阿尔托设计的阿尔托花瓶(亦称萨沃伊花瓶),是世界知名的玻璃设计品,也是芬兰设计的代表作。这个花瓶是为了参加1936年在依塔拉(Iittala)玻璃制品工厂举办的一次设计竞赛而设计的,诞生80多年来依旧是芬兰家庭的摆设。

阿尔托设计的萨沃伊花瓶

另一款芬兰国宝级设计师卡伊·弗兰克(Kaj Franck)设计于1948年名为“白光”的塞着木塞的白色小瓷瓶看似普通,实则是在二战结束后,为手头拮据买不起冰箱的公众在双层玻璃的空隙间储存奶油,并且可以用这个小瓶子不断地到商店里去续买新鲜奶油。如今,即便家家都有了冰箱,这个瓶子的简洁和实用仍然使之成为很多芬兰人家常生活的首选。

卡伊·弗兰克设计于1948年的“白光”奶油瓶

进入21世纪以来,哈里•考斯基宁(Harri Koskinen)成为了芬兰设计的代表之一,他最早期的设计作品之一 ——1996年设计的冰块灯已经被纽约现代美术馆(MoMA)收藏,而后,他为Montina设计的Muu椅子、为Genelec设计的低音音箱均有获奖,2009年,考斯基宁又凭借他在设计领域内的成就获得了全球最大的设计奖(Torsten and Wanja Söderberg设计奖)。

哈里•考斯基宁的冰灯

从设计引发而出,芬兰游戏产业也发展迅猛,风靡全球的“愤怒的小鸟”就来自于埃斯波的Rovio公司,这款被认为是全球首款取得真正主流成功的手机游戏,在2016年推出了改编电影,预示着产业化的进程。

维尔凯利奧小学教室

芬兰的创新创业和对审美的理解不仅来自于高等教育的灌输,更来自于基础教育。位于芬兰埃斯波的维尔凯利奥小学(School of Viherkallio)或可解答芬兰基础教育如何灌输学生知识和知识以外的内容。

高年级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粉刷楼梯

在此,教室并无固定摆放的课桌椅,低年级的孩子通过游戏完成日常人际交往中将会面临的问题,而高年级的孩子除了有缝纫等手工课外需要帮助学校完成校园设施粉刷等工作,这些看似知识之外的课程,他们获得的是生活的技能。除此之外,学校的布置也由学生自己创作的作品完成。除此之外,学校特别强调运用ICT(信息与通信技术),在学校孩子们知道如何用使用数字互动装置,如何将互动装置与自己的设备链接,开启各种互动教学。

维尔凯利奥小学走廊上贴着的学生作品

维尔凯利奥小学校长米科·莱佩宁(Mikko Leppänen)告诉“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说:“我们教学生艺术的方式非常开放,除了绘画外,也运用ICT,让学生走到户外,从森林采集中获得创作的灵感。学生每天约有1-2小时参与艺术相关的活动,并引导学生参与艺术项目,这也许会激发他们未来的职业选择。并且也邀请学生家长到学校讲座,告诉学生们各种行业的工作情况。且在芬兰,博物馆、美术馆对学生采取免费开放,这也是学生艺术修养提升的很好渠道。"

除了学校教育外,企业也会提供场地给学生进行创新创业的场地和辅导。

诺基亚公司为学生创意活动提供场地等各种支持

将设计融入生活,将创新创业灌输到日常教育中,其中蕴含着将设计范畴从单一的产品扩展到各种系统和公共服务,设计无处不在,却化为无形。创新创业亦是如此。正如芬兰埃斯波市市长尤加·麦凯拉将芬兰人的精神概括为“SUIM”,其中包含着永不放弃的精神和独立性。而艺术家和设计师是科技、商业和文化艺术融合的天然润滑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