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旅游

澎湃新闻 作者:Sophie Ibbotson2018-06-17 08:05

维罗纳属于莎士比亚。有着“茱莉亚阳台”的卡普雷提之家是这座城市里最受欢迎的景点,游客们都想站在那里俯瞰花园,好找到自己的罗密欧。不过,维罗纳在莎翁作品中出镜不止在《罗密欧与朱丽叶》中,喜剧《维罗纳二绅士》的故事也发生在这里。但也许莎士比亚太有名,很多人还没意识到,在莎士比亚出生前一千年,维罗纳已经诞生,它是一座罗马人的城市。

维罗纳著名的斯卡利杰罗桥修建于中世纪末期

维罗纳老城三面被水环绕,为越来越多的罗马驻军形成了天然防卫。这段历史的一部分已经被永远深埋在城市的老街下,但还有许多遗存依然留在我们可以看到的地方,从盖维拱门到竞技场,从露天剧院到那些可以追溯到罗马时期的街道。

我是从波萨利门进入维罗纳的,公元3世纪时,它就已经是维罗纳的城门了。波萨利门初建时,城门上还描绘着鲜艳的色彩,如今,只有镶嵌的白色大理石经受住了时光。

城门一侧有家小咖啡馆,不怎么惹眼,但是咖啡馆内让客人们站着喝浓缩咖啡的那张高桌有点特别——实际上这是两千年前死去的一位罗马少年的墓碑。它还在原来的地方,只是成了现代生活的一部分。在维罗纳,类似的来自过去的小小纪念物几乎随处可见,你可得留意了。

“维多利亚宫”(Palazzo Victoria)离波萨利门不远,只在几条街外,正位于罗马时代的维罗纳城中央。这座历史建筑如今是一家精品酒店,在它的身上,可以找到各个时期遗留下来的建筑的痕迹。大厨Carmine Calo在这里拥有一家自己的餐厅,波萨利36,供应在城里人最爱的当代维罗纳风味菜品。

酒店特意在每个房间里都留下了罗马时代的痕迹

从酒店藏在电梯后的扶梯向下走,我不知道自己将走入怎样一个世界。在古罗马时代,这片如今隐秘的地下世界其实是街道。 石头的廊柱、墙壁和镶嵌着马赛克的地面依然还在这里,被仔细地发掘出来,完好无损。酒店在此设置了一间小博物馆,尽量将这些两千年前的遗存摆放在它们被发现时原本的位置,因此,参观者也会对房间原本的摆设有了清楚的概念。城里有不少这样的地方,藏在银行、餐馆、市场的地下,没有当地导游的帮助,你很难发现它们。

小博物馆内展示的罗马时代遗物,还在当年的位置

一个经典的范例便是Apostoli 12餐厅,这是一家藏在背街的漂亮的小餐馆,有一道拱形门廊。跨过门槛,红砖墙上满是壁画,显然受到了维罗纳的古罗马别墅影响。在餐厅地下酒窖的穹顶下品尝一杯普罗塞柯酒固然诱人,但你一定会感到此处有更不寻常的存在。作为餐厅地基的厚砖墙曾经是一座罗马神庙的支柱。在这里,在地下,你可以踏上当年罗马人的凉鞋曾经踏上过的同一大理石人行道,你的手也可以在同一面大理石墙上拂过。餐厅里还展示了古罗马时期的当地模型,让食客们了解在餐厅四面八方分布着的罗马遗迹。

地下的古罗马人行道和墙面

在Apostoli 12吃完午饭,我一路漫步,走到了中心广场。阳光刺眼,我必须仔细确认陡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究竟是怎样的庞然大物——原来是维罗纳的罗马竞技场。

它比罗马斗兽场还要古老,共有44排座位,可以容纳下两万五千名观众,即便到了今天,它也不缺参观者。

游客鱼贯而入,我加入了他们。在夏天,这座竞技场变身为露天歌剧院,上演过《阿依达》等名作。不过,今晚的节目有点不一样,歌剧季还没到,来到这个舞台的是鲍勃·迪伦。

维罗纳的罗马露天竞技场是世界现存第三大圆形竞技场,周围的台阶都是罗马时代遗物

我从60多道门中的其中之一进入竞技场,和来看角斗士表演的罗马人,或是来看杂耍的中世纪商人一模一样。这座竞技场从来没有被荒废过,我走过同样的地下通道,攀上同样的石头阶梯,在看到竞技场内部的一刻,不禁屏住了呼吸。

在里面,竞技场中央摆放的现代舞台在周围座位的衬托下显得渺小了不少。我们坐在石头台阶上,周围是笑声、闲聊声、熙熙攘攘的人群兴奋地经过,卖饮料和小吃的小贩穿梭不停。有那么一小会,我闭上眼睛,只依赖自己的听觉,想象自己穿越到两千年前,竞技场刚刚建成的年代。这一切几乎都没变。

暮色降临,人群欢呼的声音将我从白日梦中惊醒。迪伦和他的乐队登上了舞台,罗马人显然知道该如何建造一座表演场。在这里,过去并没有死去,而新的历史每天都在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