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1935年,超现实主义摄影师兼画家朵拉·玛尔(Dora Maar)与巴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传奇相遇,由此启发毕加索以她为缪斯创作出一系列传颂后世的肖像画作,直到10年后两人分手。作于1942年的《坐在扶手椅上的女人(朵拉·玛尔)》无疑是毕加索绘于二战期间最杰出的朵拉肖像作品之一。这件杰作将于6月20日佳士得伦敦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上瞩目登场。

1

此作自绘成后鲜有展出,画中坐着的的朵拉集中呈现了毕加索标志性的扭曲元素、鲜艳生动的色彩以及动感十足的笔触。这件作品绘于西班牙内战和德国占领巴黎的艰难时期,毕加索以朵拉为题,令画作成为宣泄情绪的工具,将恐惧和痛苦转化成日益扭曲的人像形态。

2

巴布罗·毕加索 (1881-1973)

《扶手椅上的女人(朵拉·玛尔)》

油彩 画布

92 x 73 cm.

1942年4月24日作于巴黎

估价待询

朵拉·玛尔原名亨里埃塔·泰奥多拉·马尔科维奇(Henriette Theodora Markovitch),1907年生于法国巴黎的她,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度过了大部分的童年时光。随后,她与家人返回巴黎,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学习绘画和摄影,直至其独特的摄影角度引起了当时前卫艺术家们的注意。

此后,朵拉迅速成为巴黎知识分子(Parisian intelligentsia)的一员。到了1930年代初,她更与超现实主义艺术家建立起密切联系。她的特立独行和个性敢言令她成为该艺术运动的领导人物。她先后为曼·雷(Man Ray)和布拉塞(Brassaï)拍摄肖像,并为多位活跃于巴黎的超现实主义作家、诗人和艺术家留下了珍贵的影像。

3

《扶手椅上的女人(朵拉·玛尔)》此前曾和其他多件精选作品于香港春拍期间展出

朵拉和毕加索的邂逅充满了神秘色彩。一位作家曾经指出,毕加索于1935年在巴黎著名的双叟咖啡馆(Les Deux Magots)与朵拉相遇。记者兼艺术评论家的J·P·克雷斯佩尔(J.P. Crespelle)曾写道,朵拉当时正在“玩一个奇怪的游戏,引起了毕加索的注意:她不停地把尖头小笔刀刺进指间的木桌中。偶有失手,绣于她黑色手套上的玫瑰便会染上一滴血迹。”两人在咖啡馆告别时,毕加索请她把手套送给他作为两人相遇的纪念信物;往后数年,他一直在家中珍藏这副手套。

如果说毕加索的早期朵拉肖像画作体现出他对她形象沉浸的欣赏,那么他日后的作品则随着两人之间关系的变化,呈现出更多棱角。随着欧洲局势风云变幻,毕加索在油画中注入强烈风格,运用全新层次来解构朵拉的形象。而这段时期的作品所呈现出的极端扭曲元素,恰恰反映了朵拉和毕加索内心的挣扎。

《坐在扶手椅上的女人(朵拉·玛尔)》作于1942年4月,当时毕加索正住在被占领的巴黎。一如毕加索在这段时期所绘的多幅肖像,朵拉坐在椅子上,延续了《戴帽子的女人》(Femmes au chapeau)和《坐着的女人》(Femmes assises)系列的风格。在这幅作品中,毕加索尤其刻意夸大其轮廓角度,画中人的脸庞清晰分成两面,其身躯则由相交的线条组成黑暗的背景令她成为焦点;朵拉仿佛严肃地凝视着观者,观者的目光亦情不自禁地落于她身上。

4

《扶手椅上的女人(朵拉·玛尔)》曾在香港春拍期间展出

尽管毕加索在战乱冲突爆发期间曾获美国和墨西哥的好友邀请离开暂避,他坚持选择留守法国,居于大奥古斯丁路7号(7 rues des Grands-Augustins)的工作室内。纳粹军把毕加索称为“堕落”的艺术家,并密切关注他在巴黎的一举一动。虽然他可以继续创作,却被禁止公开展示任何作品。秘密警察也在密切地监察他,并多次到访毕加索的工作室,追问其躲起来的那些朋友和前同事的下落。和其他当时留在巴黎的人一样,毕加索因被剥夺城市生活而大感沮丧。因此,他沉浸在自己的作品之中,每天疯狂地绘画。他后来解释道:“当时无事可做,只能认真和专注地工作,为三餐奔跑,悄悄地探访朋友,并期盼自由来临。”那些年里,朵拉成为他主要的伴侣和模特,她的鲜明形象反复出现在他大量的肖像和油画作品中。

《坐在扶手椅上的女人(朵拉·玛尔)》曾是毕加索的私人珍藏,直到他1973年离世。此作后来传予杰奎琳‧毕加索(Jacqueline Picasso),最终通过毕加索的经销商露易丝‧莱里斯画廊(Galerie Louise Leiris)出售。画作在1986年的杰奎琳‧毕加索收藏展中首度亮相,随后便消失在公众的视野中。

佳士得全球总裁彭肯南(Jussi Pylkkänen)表示:“无庸置疑,朵拉‧玛尔是最为人所熟知的毕加索灵感女神,在整个战乱年代为他带来灵感,并成为他的希望源泉和心灵寄托。《坐在扶手椅上的女人(朵拉·玛尔)》是一幅精细迷人的肖像画作,尽显朵拉·玛尔的美丽与高贵。我们非常荣幸能有机会呈献如此重要而罕见、鲜少展示的毕加索重要杰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