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小行星TinyPlanet 作者:Sonia Zhang2018-06-14 14:35

2018年开春大展巴黎大皇宫向捷克艺术家弗朗齐歇克•库普卡(František Kupka,1871-1957)致敬,回顾这位被遗忘的抽象艺术先驱,他的艺术风格逐渐转变的过程。

单独一个人会不会脱离具象而“发明”抽象艺术?一些人会想到1910-1913年间的弗朗齐歇克•库普卡和瓦西里•康定斯基(Vassilly Kandinsky),一些人会肯定地说抽象艺术是1905年诞生在瑞典艺术家希尔马·克林特(Hilma af Klint)的笔下,尽管她一生都在秘密地创作。

Hilma af Klint, Doves No. 2 , 1915

然而是否真的曾有“第一个人”?要知道所有史前洞穴的墙上的遗迹并不代表任何具象的东西,但二十世纪初出现的抽象艺术是集体运动的结果。这场运动根植于那个独一无二的时代,由神智学和神秘科学推动,在艺术界诞生。

Kupka,自画像Autoportrait,1905

Kupka,垂直线中的库普卡夫人Madame Kupka dans les verticales,1910-1911

灵媒、素食主义者、画家

1871年库普卡出生在波西米亚(捷克共和国),一生都执着于灵修和对自然的探索。他是素食主义者,灵媒人,热衷裸体运动,更是艺术家迪芬巴赫(Karl Wilhelm Diefenbach,1851-1913,德国象征主义与新艺术派画家,社会改革家,天然主义/裸体主义与和平运动的先驱)神秘自然主义组织的成员。

Kupka,冥想Méditation,1899

Kupka,浪La Vague,1902-1903

库普卡早期作品也带着象征主义痕迹。

Kupka,睡莲Les Nénuphars,1900-1902

Kupka,沉默之路(斯芬克斯)La Voie du silence(Sphinges),1903

Kupka,藏书爱好者Le Bibliomane,1897

虽然这幅画意指艺术家朋友,捷克作家Hanuš Jelínek,画面中的人物形象却是库普卡本人。

库普卡曾为那时候的“查理周刊 Charlie Hebdo”,法国政治讽刺杂志《黄油碟》(L’Assiette au Beurre)画插画,好奇心驱使下,1896年他移居巴黎。一边研究自然科学、历史、地理、天文学和神秘主义,一边进行个人的艺术实践。他坚信人类世界受某种高等原则支配,这种宇宙秩序一定隐藏于自然界。

政治讽刺杂志《黄油碟》L’Assiette au Beurre,1906.4.14

政治讽刺杂志《野鸭子》Le Canard Sauvage,1903.7

同一时期,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de Fem”(瑞典语,意为“五”,由五位女性艺术家组成,她们对超自然现象感兴趣,并定期组织灵媒活动), 康定斯基则正在构思他那本著名的《论艺术里的精神》(Über die Geistige in der Kunst)。抽象是否是超然物外的存在呢?在库普卡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他对“灵”表达,“灵”推动了其艺术风格向抽象转变。过程是缓慢的,这位艺术家走了很长的路。

受德国表现主义影响,在库普卡早期的一系列风尘女子主题的作品中,已经能看出艺术家在尝试用颜色、形体来隐晦地表达蕴含的主题。

Kupka,红衣妓女Gigolette en rouge,1909

Kupka,口红Le Rouge à lèvre,1908

Kupka,口红Le Rouge à lèvre, n°2,1908

Kupka,Io lavache,1910

向抽象转变

1900至1910年间,少有画家关注人性和心理学的讨论,那时候库普卡的创作重点仍然是形状、颜色,如何在空间中构图,安置人像。人们坐在椅子上,女孩们在玩水……这一幅幅画作里是空洞的眼神,看不出灵魂。逐渐,身体的具象形状被他有意淡化,溶解到抽象的格子当中。库普综合使用并突出了颜色的重要性,他转向了抽象艺术。

Kupka,秋日的太阳Soleil d’automne,1906

Kupka,蓝头巾Ruban bleu,1910

Kupka,钢琴,湖Les Touches de piano.Le Lac,1909

Kupka,水(浴女)L’Eau(La Baigneuse),1906-1909

Kupka,家庭肖像Portrait de famille,1910

Kupka,色块(三角形中的女人)Plans par couleur(femme dans les triangles),1910-1911

Kupka,椭圆镜面Le Miroir ovale,1910-1911

1907至1910年,是库普卡彻底放弃具象创作,探索颜色张力的重要时期。大皇宫展出的巨幅作品《紫穗槐 Amorpha》,仅由动态扭曲的红蓝两色组成,如巨大的染色体模型,展现了他在转型期间的艺术尝试。之后的作品中,库普卡将关注点转向画面布局与颜色之间紧张或和谐的关系,以及线条、圆圈等构成元素。

Kupka,第一步Le Premier Pas,1909

Kupka,牛顿色盘Disques de Newton,1912

以牛顿的颜色理论为灵感,牛顿色盘是为说明日光的成分而制作的仪器。圆板分为七个扇形,依次涂有红、橙、黄、绿、青、靛、紫七种颜色。将圆板迅速转动,可见到板呈白色,说明日光是由以上七种色光合成的。库普卡则将色盘转动的动态描绘出来。

Kupka,紫穗槐习作Etudespour Amorpha,1912

Kupka,紫穗槐/两种颜色的赋格曲习作Etude pour Amorpha,fugue à deuxcouleurs,1911-1912

Kupka,紫穗槐/两种颜色的赋格曲 Amorpha,fugue à deux couleurs,1912

他的作品总是耀眼而富有韵律,仿佛一段情感满溢的乐曲。

艺术家在1913年说道,“我相信可以在视觉和听觉之间找到一些东西,用颜色创造赋格(Fugue),就像巴赫在音乐中那样做。”

动态形体表现成为库普卡作品的特色,我们从中会窥见了黑洞,赋格曲,未来主义建筑,运动的大教堂,银河,还有美妙的微观世界。

Kupka,垂直平面Plans verticaux,1911-1912

Kupka,围绕一个点Autour d’un point,1920-1930

Kupka,一条褐色线的独奏Le Solo d’un trait brun,1912-1913

Kupka,垂直排列Ordonnance sur verticales,1911-1920

Kupka,线、面、空间Trait,plans,espace,1921-1927

Kupka,一座教堂回忆Reminiscence d’une cathédrale,1920-1923

Kupka,黄色形体(圣母院)La forme dujaune(Notre-Dame),1911

Kupka,机械主义Machinisme,1927-1929

充满活力的交响乐

抽象画有多种不同的风格形态,库普卡创作出一种交响乐般的动态。他深刻描绘了一个个平行世界,如同《冬季回忆 Réminiscence hivernale》,也给予现实世界的事物新的形态,如同两幅《宇宙之春 Printemps cosmique》,似在展现一个细胞体的分裂和爆炸性的增长过程。

Kupka,色彩平面/冬季回忆Plans par couleurs,Réminiscencehivernale,1915-1923

Kupka,宇宙之春 Printemps cosmique 1,1913-1914

Kupka,宇宙之春 Printemps cosmique 2,1911-1920

与蒙德里安、马列维奇(Kasimir Malevitch)等静态抽象画艺术家不同,库普卡的作品总是动态的,他用画面捕捉各种动作:涌动,咆哮,悸动。

1930年代,他加入了杜斯伯格(Theo van Doesburg,荷兰风格派De Stijl代表艺术家)创建的“混凝土艺术”(Art Concret,也译具体艺术,强调绘画必须完全构建在纯粹的造型艺术之上),在团体所倡导的艺术要基于几何体和数字方程的影响之下,库普卡逐渐放弃了曾经的个人特征:作品中的抒情和叙事性。

Kupka,对角线平面Plans diagonaux,1931

Kupka,幽默曲Humoresque,1955

大皇宫展出了库普卡最激进的那幅作品,创作于1930年,标题就是《抽象画Peinture abstraite》

全白的画布上纵横罗列着三条黑线,足以创造出空间的紧张张力,同时协调和谐。

Kupka,抽象画Peinture abstraite,1930

展览信息

库普卡:抽象先锋

至7月30日

巴黎大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