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设计

是透明不是白色。

在透明的世界里,美变成了另一种可能。

有很多知名大品牌,在他们的商品设计中都使用透明元素,从设计角度来看,透明元素是光和化学的产品,有人用玻璃留住自然光线,建筑师用透明材质打造虚虚实实的海市蜃楼,离开了颜色,一切才会回归本质。

为透明灵魂做了一件嫁衣。

Karen La Monte离开纽约,只身奔往捷克,来到 Zdenek Lhotsky夫妇的工作室学习创作,在那里铸造了她的惊世作品和她的艺术辉煌。

她为当代玻璃注入了新的活力,让世人了解了当代玻璃艺术的迷人,和更多的创作方式,新的思维。

她的作品是透明磨砂玻璃材质体现唯美古典的女性服装,暗示女性身体。

除了享誉世界的玻璃“礼服”,另一组著名的创作便是和服系列。

Karen LaMonte的每一件作品,都是没有人体的衣服,却让人感觉有一个透明的女性在穿着它,隐约可见的丰腴姿态,尽现女性躯体的柔美。

It has a soul.

它是有灵魂的。

关于太阳和时间的秘密,都在这个晶体里。

人们在冰岛发现了将自然的奇妙融于其中的结晶体——101.86°结晶体,乍一看如同玻璃般一样透明。

由于内里蕴藏的独特自然结构,只要将这些玻璃片做简单的叠加和排列,便会幻化出无穷的色彩。

它像透着淡淡月光的玻璃,纯净而澄澈,似乎能将光的所有的美好揽进其中。不同数量和不同角度的重叠,都会氤氲出谜一样的色彩,让人沉醉,整颗心都能陷进去。

在设计师Thomas Vailly 与 Laura Lynn Jansen 与 Museum Boerhaave的共同努力下,一个101.86°结晶体的时钟诞生了。

每一刻时针与分针交迭出不同色彩,绽放独一无二的美丽。

下一刻又会是什么样的色彩,我的内心充满期待。

此时此刻,还有什么比这个空空的色彩更加美丽,没有任何隐藏的手法,就是一场最精彩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