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光明日报 作者:万玛加2018-06-13 09:12

5月初,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称多县称文镇白龙村村民在该村科哇、布日两地发现大批刻有古朴图画的石板,称多县文联工作人员赶到现场后,初步断定这些石板为古岩画,共609幅,分属于143个岩画群,其中最早的岩画个体距今约有2000年历史。这是继去年玉树州公布发现21处岩画群以来,在通天河流域的又一次重大古岩画发现。

通天河流域发现的古岩画 资料图片

“这次发现的岩画总共609幅,分属于143个岩画群,其中布尼垌岩画83处,共360幅个体。查荣岩画60处,共249幅个体。画面内容涵盖动物、人物、自然、星空等。”称多县文联主席仁青尼玛介绍,在此次实地考察调研中,一幅奇特的古岩画引起工作人员注意。该岩画绘有一个站立的人物,左手举着一面类似旗帜的物体,右手作挥手或敬礼状,从口型来看似在呐喊,画面生动,所绘图案在同时期的古岩画中较为罕见。中国岩画学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教授魏坚初步鉴定认为,这批岩画制成于不同时期,时间跨度较大,其中部分岩画图案可能是当地先民的信仰图腾或宗教符号,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研究价值。

岩画是一种石刻文化,在人类社会早期发展进程中,人类祖先以石器作为工具,用粗犷、古朴、自然的方法石刻,来描绘、记录他们的生产方式和生活内容,是人类社会的早期文化现象和人类先民们留给后人的珍贵文化遗产。玉树藏族自治州位于青海省西南部,地处青藏高原腹地,玉树通天河流域岩画是近年来新发现的岩画,主要分布于玉树藏族自治州境内的曲麻莱县、治多县、称多县和玉树市。

玉树州博物馆馆长尼玛江才介绍,通天河沿岸分布着各个历史时期的摩崖石刻,较为著名的有勒巴沟唐代摩崖石刻群和明清时代摩崖石刻群。2013年12月至2014年8月间,玉树州博物馆开始对通天河沿岸部分支沟进行初期调查。2014年年底至2016年4月玉树州博物馆组织专家学者,沿通天河流域进行了先后13次的岩画调查工作,在通天河境内的勒池、昂拉、章玛、章囊、智隆、年扎巴玛、塔琼、扎囊依、格麻、邓额隆巴、谐青、宗青、曲孜隆巴、尼希查加、团结、赛康、木秀、云塔、布朗、麦松、觉色等地发现了21个岩画群,30余处岩画点,410余组岩画,1700余个单体图像。近两年来,还不断有新的岩画被发现,其中以称多县称文镇白龙村发现的岩画最多。

“从初步调查发现的情况看,通天河流域岩画的遗存形式基本为崖壁岩画和大石(或落块)岩画两种。崖壁岩画为通天河流域岩画的主要遗存形式,一般凿刻在露天山体的崖壁之上。其分布几乎贯穿了通天河流域的全境,且具有青藏高原岩画早、中、晚各时期的特点。甚至后来分布在此流域的唐、元、明、清时期的各类佛教摩崖石刻也均以岩壁为载体形式,体现了沿岸先民古远的刻石习俗。”尼玛江才说,通天河流域的大石(或落块)岩画则自西向东主要散布于塔琼岩画点、客尤山岩画点、庚卓岩画点、东果岩画点等,地处河谷的缓坡、山脚或旷野地带,大小不一。与崖壁岩画不同,大石岩画的幅面均朝上。除此之外,通天河流域的崖荫岩画目前仅发现一处,位于曲麻莱县巴干乡一处名为“谐青”的山谷内。目前为止,通天河流域尚未发现洞穴岩画。从岩画专题上,分为狩猎、畜牧、战争、凹穴、棋盘、农耕、信仰符号以及车辆8种。

“玉树岩画从古到今都与民众的日常生活和信仰体系直接关联,很多民众将岩画视为神迹的自然显像,也把岩画与山神信仰联系起来。”中央民族大学中国岩画研究中心主任张亚莎介绍,通天河流域岩画延续时间较长,第一期岩画的年代约在距今2600年左右,带有浓厚的黑海沿岸斯基泰文化特征。

“玉树通天河流域岩画题材广泛,牦牛图像是最具本土风格的图像类型,带有原始宗教和图腾信仰的性质;鹿图像明显是受到外来(北方斯基泰鹿)因素的影响;犬图像反映了早期人们的动物崇拜和社会生活祭祀场景;雍仲符号和塔图像是青藏高原早期人们精神文化信仰的写照,其主体是苯教文化的产物。”张亚莎认为,一个岩画区域若能提供相对丰富的图像类型、相对充足的图像数量,是支持该地区岩画研究得以深入的真正基础,从这个角度看,玉树通天河流域岩画群的发现至少已为我们提供了较为充分的图像语言资料,同时也证实青海西部玉树通天河流域应该是青藏高原上第三个岩画分布相对密集的区域。在辽阔的青藏高原上,类似这样局部岩画分布密集的区域,目前至少已发现三处。高原西部以日土为核心区,高原北部是环纳木错湖沿岸,而在高原东部则是青海通天河流域。

“岩画的图像资料既是一个图像表述系统,更是一个符号语言系统,它们不仅仅是早期人类思想构造能力与艺术创造才能凸显的文化遗产,还主要是‘无文字时代’人类精神传达、情感表现、语言交流、视觉教育的图式代码,当然也是今人解读早期岩画制作族群思想、情感、心理等精神世界的通道或桥梁。”尼玛江才说,从这个意义上讲,玉树通天河流域发现的这些岩画意义非凡。

“玉树通天河流域岩画的发现,具有重要意义,它填补了青海及藏北高原岩画衔接上的缺环,使青藏高原‘羌塘岩画’那条东西长、南北狭的条状分布带向东延伸了数百公里,与著名的‘藏彝走廊’连接起来,成为青藏高原古代羌人迁徙与活动的重要历史见证。”张亚莎说,玉树通天河流域岩画的风格反映出多样性特点,它不仅具有青藏岩画系统的特点,还具备北方岩画系统和西南岩画系统的特点,多样性风格是文化交流和融合的反映,是古代民族迁徙的重要见证,它至少可以说明,青藏高原地区与外界的交流融合很早就已经开始了。

张亚莎表示,玉树岩画作为在一个民族区域的岩画发现,目前已引起多个相关研究单位的关注,这在近40年来是一个特例,当然也可以从侧面反映出玉树岩画本身所具有的重要历史地位及背后蕴含的丰厚的文化及学术价值。

尼玛江才说,为妥善保护这批古岩画,称多县相关部门已专门安排部署文物管护力量。近日,相关材料已递交至青海省及玉树州文化文物部门,相关文物保护方案正加紧拟定,更多文物信息正由专家进一步挖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