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音乐

CityPop味的夏天

对于熟悉日本音乐的人来说,一定对大泷咏一这个名字不陌生。他和将黑人音乐灵魂融入日本流行音乐的山下达郎为日本的七八十年代提供了“Citypop”这种全新的音乐形式,不仅把日本音乐带离了“四叠半”民谣那种“你苦我比你更苦,我忧郁我自杀”的低靡气质,也提供了流行偶像之外的另一种选择。

City-pop的兴起,带有一种明显的“无国界”味道,纯正的黑人音乐元素让你难以将它与传统的日本音乐联系在一起。而这一音乐流派背后的推手们,是成长于二战结束后的第一代。战后的日本,因为大量涌进西洋的音乐元素,这一批听着披头士长大的音乐人,希望摆脱传统音乐元素那种悲天悯人的悲伤氛围,创作属于新时代的活力。

因为制作态度严谨而被日本音乐界尊称为“行家”的山下达郎,作品经典不需赘述。山下的作品虽然听起来轻松惬意,但他的创作习惯却是极度严格,也体现City-pop这一流派制作精良的特点。

这些年,日系City-pop顶着一股复古的劲头而来,融合了从2010年之后的蒸汽波(Vaporwave)风潮焕发出的迷人活力。以Suchmos、Cero、Yogee New Waves等诸多乐队表现亮眼,用复古脱俗的时尚姿态漫不经心地道出都市秘密。

这批音乐人以Jamiroquai为灵感来源,融合了Funk、Soul和一些Jazz,奇妙地混合出一种异常舒适妥帖而又熟悉的音乐。City-pop,已不仅存活在上世纪80-90年代的日本,散布在山下达郎、角松敏生等音乐人的作品中,以及北条司笔下迷人的东京图景里。“对于二十世纪的人来说,1995年的东京就是未来。”

假如你还记得木村拓哉“Goodluck”中那潇洒指数爆表的BGM,山下达郎的其他作品也一定能为你留下深刻印象。在City-pop的诸多流派里,如果分成都市派与沙滩派,那么山下达郎就是能带你去往横滨海边无忧无虑的沙滩夏夜的人物。

City-pop的独特之处,除了听觉上“不会出错”的舒适妥帖之外,还有视觉上的无上清凉。从永井博为大泷咏一《A Long Vacation》封面作画开始,这种音乐流派就表现出了强烈的视觉色彩。其最显著的特点之一就是“具象化”,音符从耳机里流出的时候,听者仿佛感受到炙烈的阳光,沉静在深寒的荫凉,棱角分明的建筑就在眼前,也不禁让人想起另一位大家大卫·霍克尼的作品《更大水花》。

这种音乐的画面具象很大程度上得益于 Citypop 浪潮中的两位插画家:铃木英人和永井博。甚至有人说,他们用画笔而非乐器定义了一种音乐的风格,将阳光、沙滩、停车场、遮阳伞扔进了 Citypop 的音符里。

如果把City-pop风格的插画分为两派,那么铃木英人代表的便是热烈的感受,就像烟火一样。

插画家铃木英人,用视觉重新定义了City-pop的听觉。

作品中强烈的参与感,与他的生活背景密不可分。铃木英人的少年时代,是充满了美国元素。老爷车、游艇、爵士乐等美式文化深刻地影响了他的创作风格。

铃木英人先将场景拍摄下来,之后进行再创作。老爷车、港口的船只、各种植物都是铃木最爱的,凌乱的线条把物体表达的更加生动。相比起永井博的清凉克制,铃木英人在利用照片完成插画时,赋予了他的插图一丝烟火的气息。亦幻非幻,似真非真,让观者情不自禁地融入这个奇妙的世界中,置身美国西海岸湾区的梦境里。他为山下达郎制作了《For you》封面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合作了《Southward Bound》画册。

日本《FM Station》杂志几乎每月都能看到铃木作品。铃木的世界里,色彩强烈耀眼。

以永井博为代表的清凉派,乍一看似乎与铃木英人的风格十分相似。但两者却带有截然相反的对比。带给人的是清爽,如同封面界的广末凉子。

如果说铃木英人带着“入世”的感受,永井博的插画则充满了“出世”的洒脱感。山峦、海洋、沙滩以及城市街景的出现,让观者情不自禁地想去放飞自己。

通过高对比度的色彩与阴影,虽然无一例外都带着鲜艳的色彩,永井博的作品却总是给人以疏离静谧的感受。仿佛世间的一切都在静静地发生,一切的一切都和你无关。

永井博是误打误撞入行的,在涉足唱片封面设计以前,他的生活与音乐没有丝毫交轨的迹象,然而自从为大泷咏一的唱片《A Long Vacation》贡献了第一张插画后,直到现在,他已经成为与铃木英人一起,提起City-pop的同时不得不提的存在。

在永井博的插画里你看不到任何多余的元素,一切是那么简洁清丽,他的作品中充满了美国西海岸的风情,鲜明的颜色对比,大面积的阴影以及棱角分明的物体,现如今这种风格已经成为City-pop新的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