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中央美院艺讯网 作者:杨钟慧2018-06-12 15:00

伦勃朗•凡•莱茵(Rembrandt van Rijn,1606-1669)是西方艺术史上的著名画家,他一生创作了大量的油画、版画以及素描作品,其中肖像画占了很大的比重。正在美国洛杉矶盖蒂博物馆(J. Paul Getty Museum)展出的展览“伦勃朗和他的印度灵感”,展出了伦勃朗描绘印度莫卧儿皇帝、王子和朝臣们的肖像画作品23幅。这批作品因为展现了伦勃朗艺术中并不广为人知的一面,引起了关注。

1656-1661年间,伦勃朗留下了25件模仿印度莫卧儿王朝(Mughal India)细密画(miniatures)的素描作品,此次展览展出了其中23件。展览将这批素描作品与印度绘画中的相似作品并置,不仅如此,还将启发欧洲版画灵感的莫卧儿艺术品与这些版画一同展出,既展现了伦勃朗绘画的印度灵感来源,也在跨文化交流的背景中探讨了这位荷兰大师对莫卧儿帝王及贵族肖像画的细致刻画,为观者呈现了一场跨越时空的艺术与思想交流。

据了解,此次展出的多数作品来自英国艺术家、评论家老乔纳森•理查森(Jonathan Richardson Senior)的收藏。理查森于17世纪80年代晚期开始收藏绘画,但理查森如何获得这批作品我们不得而知,已知的是理查森儿子曾于1716年到访荷兰共和国(1720年可能第二次前往荷兰)。理查森去世后,其子在1747年将这批作品委托向外拍卖,这时候这些作品被描述为“伦勃朗的印度绘画”。

伦勃朗从未到访过亚洲,这批表现印度题材的作品为什么被认定为伦勃朗所绘?策展人斯蒂芬妮·施拉德尔(Stephanie Schrader)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这一问题做出了回答,她认为可以从这样三点做出判断。首先,此次展出的作品与伦勃朗约创作于1656-1661年的一些绘画有很密切的关联性。其次,伦勃朗曾在自己的版画作品中使用亚洲纸(Asian papers),这批作品同样也使用了亚洲纸,在这一点上也指向了这批素描为伦勃朗所绘。最后,从伦勃朗的艺术收藏室(Rembrandt’s kunstkammer)收藏的物品也可以看出艺术家对于印度和东印度公司带来的物品及服饰有着浓厚的兴趣。(图1)斯蒂芬妮·施施拉德尔认为,伦勃朗似乎比17世纪任何一位荷兰艺术家都要对阿姆斯特丹市场上出现的国际化物品更感兴趣。

图1 伦勃朗的艺术收藏,伦勃朗故居博物馆(The Rembrandt House Museum, Amsterdam, The Netherlands),荷兰阿姆斯特丹

在采访中,策展人进一步提及在17世纪荷兰人的藏品清单(Dutch inventories)中,记录有经印度港口城市苏拉特(Surat)运来的绘画。清单中同样记载着一批被认为是莫卧儿王朝时期的作品。更有甚者,荷兰国立博物馆(The Rijksmuseum)就收藏了由当时阿姆斯特丹市长尼古拉斯•威腾(Nicolaes Witsen)收集的49件1686年的印度绘画。威腾曾拥有465件印度政要的肖像画,1716年夏天威腾更是收到了23件青铜神像,其中就有印度东南部喀拉拉邦(Kerala)的一尊伽内什(Ganesha)象头神。

伦勃朗并不是17世纪荷兰唯一一位对印度的异域艺术感兴趣的艺术家,伦勃朗的印度艺术与同时代的艺术家更是呈现出不同之处。比如荷兰艺术家威廉•谢勒尔(Willem Schellinks,1627-1678)喜欢表现具有戏剧性的叙事作品,伦勃朗喜欢描绘细腻的肖像画;同样,我们所熟知的菲利普•安其拉(Philip Angel,约1618-1664年)的手稿对吡湿奴(Vishnu)的多种化身进行图解,伦勃朗的作品似乎表现出对印度教(Hindu religion)无感,而是热衷于表现能够彰显帝国权利与荣耀的印度人装扮。

另外,笔者根据线索查阅到国内学者邵宏曾在刊发于中国美术学院学报的“伦勃朗艺术中的东方元素”一文中直接指出,因为伦勃朗身处荷兰商贸活动大规模化向东方输出西方艺术、同时又引进东方艺术的时代,他的艺术实验不可违拗地借用到东方的艺术元素。通过分析与文献引证,邵宏得出结论:由于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商贸行为,使得伦勃朗直接接触到日本纸(注:邵宏的研究文章中指出近年以来,西方的伦勃朗研究者已明确地将从前笼统称作亚洲纸的基底材料改为日本纸。故笔者认为此处日本纸与本文中其他处翻译的亚洲纸为同一纸张)、印度细密画和中国青花瓷,前两者已具体地体现在他的作品中。邵宏的论据中引用了加里·施瓦茨(Gary Schwartz)的研究,即施瓦茨在其著作中提到伦勃朗的绘画直接借用了印度艺术。可幸的是,施瓦茨提到的这一艺术借用在此次展览中得到了直观的展陈,为我们进一步的了解伦勃朗和这一批印度绘画之间的关系以及这背后所揭示的一个时代大的历史背景提供了一次契机。

就目前的文献所知,伦勃朗从未到访过亚洲,但此次展出的印度绘画却印证了这样一个事实:17世纪荷兰与亚洲的贸易通行为伦勃朗和印度艺术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1602年,荷兰东印度公司(Dutch East India Company,荷兰原文为Verenigde Oostindische Compagnie ,简称VOC)成立,荷兰在利润丰富的香料贸易上建立起主导地位,这个国际贸易网络为阿姆斯特丹带来了大量的艺术和手工艺品。伦勃朗所处的时代,正是莫卧儿帝国时期,王朝的广阔疆域囊括了现在的阿富汗、孟加拉国、巴基斯坦西部的大部分地区以及印度北部和中部地区。伦勃朗1656年的财产清单中记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品,其中就有来自印度莫卧儿王朝的物品。在由印度苏拉特港口驶向荷兰的东印度公司商船上,帝王以及贵族的精致肖像画宣扬了莫卧儿帝国统治者的财富、政治抱负,以及由东印度公司从印度港口城市苏拉特发出轮船给荷兰带来的伊斯兰信仰。据盖蒂博物馆官网资料介绍,这些帝王以及贵族的精致肖像画,可能为伦勃朗交友圈中的东印度公司官员所有,而正是这些肖像画激发了艺术家的想象。

需要指出的是,尽管莫卧儿王朝的肖像画给予伦勃朗以绘画灵感,但因为莫卧儿当时的作坊会以一件流行作品为蓝本制作出不同版本的作品,所以很难确切地知道具体哪些作品是伦勃朗这批作品的来源。一些学者相信,他画中的元素来源于许多最初由17世纪荷兰收藏家收藏的莫卧儿和德干绘画(Deccani paintings),如今部分装饰拼贴画收藏在维也纳美泉宫(Schönbrunn Palace)。伦勃朗的作品《四位毛拉》(Four Mullahs)(图2)描绘了四位坐在户外的穆斯林毛拉,这件作品与现藏于美泉宫的作品《坐在树下的四位毛拉》(Four Mullahs Seated under a Tree)(图3)高度相似。但他的大部分作品都并不是与美泉宫的作品相似,而是与收藏于其他地方的作品相似。

图2 《坐在树下的四位毛拉》 ,约1656-61年,伦勃朗,棕色墨水与棕灰色线条线绘、浅棕色淡彩晕染、亚洲纸,伦敦大英博物馆藏

图3 《四位毛拉》,1627-28年,佚名印度艺术家,水墨、不透明水彩、泥金,纸上,维也纳美泉宫

早在伦勃朗绘制这批作品之前,在亚洲的荷兰商人就已经习惯了用艺术来宣扬贸易。1597年,一艘荷兰商船在驶向中国的途中沉船,在沉船中考古中有一个惊人的发现:一个密封的包裹中发现了五百张可能是由荷兰和弗兰德斯艺术家制作或者仿制的版画,这些版画引起了习惯于制作单色调的绘画和书法的莫卧儿宫廷艺术家的兴趣。欧洲版画在印度的使用阐明了早在伦勃朗制作这批作品之前,在印度就被广泛的使用。莫卧儿王朝的皇家艺术家们并不是直接复制这些欧洲版画,而是使这些作品适用于赞助人的征服世界的野心,这一点可以在受荷兰艺术家亨德里克‧霍尔奇尼斯(Hendrick Goltzius)(图4)版画影响制作的印度版《罗马英雄》(Roman Hero,约1590-95)(图5)一画中得到证明。在这次展览中,将莫卧儿的作品与欧洲版画对比展出,与伦勃朗的绘画作品中所扮演的文化和艺术的复杂性有相似之处。

图4 《提图斯·曼里乌斯·托夸图斯》(Titus Manlius Torquatus),1586年,亨德里克‧霍尔奇尼斯,版画,哈佛大学福格博物馆藏

图5 《罗马英雄》(Roman Hero),约1590-95年,克沙夫达斯(Keshav Das),纸上不透明水彩,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藏

图6 《负盛名的法学家西维奥》(Mucius Scaevola),1586,亨德里克‧霍尔奇尼斯,版画,哈佛大学福格博物馆藏

伦勃朗仿制了许多莫卧儿帝国君主的肖像画,其中就包括了第四位君主贾汗季(Jahangir),他同时是一位伟大的赞助人。贾汗季原名萨利姆(Salim),1605年即位后改名贾汗季,意为“世界征服者”。他不仅仅收藏和陈列欧洲绘画,更因荷兰艺术家的艺术技能而雇佣他们。通过宣扬艺术家的综合风格,贾汗季传播他的世界主义并且美化自己的统治。贾汗季的儿子沙贾汗(Shah Jahan,1627-1658年)同样是一位著名的艺术赞助人,最著名的莫过于修建了泰姬陵(Taj Mahal)。他统治印度的莫卧儿帝国的时期跨越了伦勃朗在荷兰莱顿(Leiden)和阿姆斯特丹工作的那些年。伦勃朗绘制了八幅沙贾汗的画像,这是他绘制最多的莫卧儿统治者。诗中说沙贾汗是“天下国王的国王”(King of Kings under Heaven)和“世界上的贵族骑士”(Royal Rider on the Piebald Steed of the World),观众在伦勃朗的这些肖像画中可以窥见沙贾汗的英姿飒爽。他描绘的这位莫卧儿皇帝,带着一种辉煌的光环,划分他在地球上的神圣统治。他绘制了两件沙贾汗在马背上上的肖像画(图7)。

图7 《马背上的莫卧儿王朝贵族男子(沙贾汗)》(A Mughal Nobleman on Horseback (Shah Jahan)),约1656-61年,伦勃朗,棕色墨色、亚洲纸,伦敦大英博物馆藏

伦勃朗的这批印度素描与莫卧儿王朝的相似作品一起展出尚属首次,显示出伦勃朗对印度独特技巧的迷恋,同时也展示了伦勃朗的艺术实践。在他艺术生涯的最后阶段,伦勃朗尝试了各类肖像画,而且通常会重点表现一些精细的服装。相较之下,他的这批肖像画细致地模仿了莫卧儿王朝统治者们的面部特征、服装、珠宝、鞋子、头巾和武器,并构成了他临摹作品中的最大一组。这些也是伦勃朗绘在昂贵的亚洲纸上的仅存画作,凸显了这批作品的重要性。伦勃朗和给予他灵感来源的印度宫廷画家在两个完全不同的国度进行着自己的创作,他们之间的差异助力于他们创作富于创造性的新作品,使这些艺术家能够反思并丰富他们自己一贯的艺术实践。(图8)

图8 展览现场

最后,正如策展人所言,伦勃朗对印度的兴趣是他艺术实践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此次展览展示了伦勃朗对莫卧儿王朝肖像传统的批判眼光以及细腻观察。对伦勃朗来说,印度莫卧儿王朝的艺术不仅仅是一种异域珍品,它承载着与帝国、贸易、奢侈品和艺术技巧的某些联系。

展览信息

展览标题:伦勃朗和他的印度灵感(Rembrandt and the Inspiration of India)

展览时间:3月13日-6月24日

展览地点:盖蒂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