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艺术史学家琳达·诺克林在1971年发表的文章中,把“为什么历史上没有伟大女性艺术家?”这个人们不是很在意的话题,通过现代思维引发新的观点,成为了当时的艺术新闻热点。

《爱玛汉密尔顿》 伊莉莎白·维杰·勒布伦(Elisabeth Vigée Le Brun,1755-1842)

一般人很容易在艺术史中讲出几位重要的艺术家,比如达芬奇、提香、拉斐尔、鲁本斯、伦勃朗等等这些在整个艺术史脉络中有着极为重要的艺术家。他们的名字轻易脱口而出,并不以为然。然而除却这些重要的男性艺术家之外,对于拥有独特艺术理念艺术思潮的女性艺术家大家又知道多少呢?

《与女儿朱莉的自画像》伊莉莎白·维杰·勒布伦(Elisabeth Vigée Le Brun)

十七世纪荷兰女画家克拉拉·皮特斯(ClaraPeeters,1594-1657)的作品,现大部分收藏于阿姆斯特丹博物馆、休斯顿博物馆和国际女性艺术博物馆中。她是17世纪极为罕见且成功的女性艺术家。她的作品在形式和内容上都体现出了皮特斯区别于当时其他画家的艺术理念。

《皮特斯自画像》 克拉拉·皮特斯(Clara Peeters)

在那个女性被拒绝接受正规系统培训的年代,皮特斯利用这些限制向那些敢于接纳女性画家的新学派阐述自己对艺术的理解---即对事物本身的描绘。这一现实主义思想被当时的画家汲取采纳,而她也很好的做到了对细节重点的描绘,并且做的很好!

《静物画》 克拉拉·皮特斯(Clara Peeters)

鉴于之前静物画诸多预言性的表现手法,皮特斯的作品更多的看出了器皿、食物本身,并不会像当时其他艺术家所表达的联想到死亡、联想到画家对生活状态的憎恨,反而仅仅会想到现实生活中的常态和看到这些食物给予观者的饥饿感。

《静物画》克拉拉·皮特斯(Clara Peeters)

法国女画家伊莉莎白·维杰·勒布伦(ElisabethVigée LeBrun,1755-1842)夫人,因给玛丽·安托瓦内特绘制肖像而出名。作为革命时代伟大的女画家,她的作品细腻唯美受到欧洲人民的喜爱。是18世纪法国艺术界较为成功、作品较为昂贵的女性艺术家。

《自画像》 伊莉莎白·维杰·勒布伦(Elisabeth Vigée Le Brun)

勒布伦是一位天才艺术家,自幼与父亲学画为她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也凭借她机智和美丽的容貌,十几岁的勒布伦便开设了自己的工作室。艺术之路顺风顺水之时的她在23岁时为玛丽皇后绘制的肖像更是帮助她进入了皇家艺术学院。天赋卓著的勒布伦以对颜色、衣服面料的精湛处理而著称。她的作品高雅优美、场景生动,高超的绘画手法更是让世人钦佩。

《玛丽·安托瓦内特》 伊莉莎白·维杰·勒布伦(Elisabeth Vigée Le Brun)

美国学院派画家伊丽莎白-简·加德纳-布格(ElizabethJane GardnerBouguereau,1837-1922),在19世纪大力倡导和推动女性艺术家的发展,师从于法国学院派布格罗的伊丽莎白,在作品的表达上与布格罗极为相似,有些作品甚至要靠区别作品署名来辨别。这在当时的艺术评论家认为是没有风格的作品。然而伊丽莎白欣然接受这一评论,并声称愿做布格罗最佳的模仿者。

但是,从上图作品《给孙子的回信》中我们依然能够读出她从女性视角对人物情感的捕捉、对身处场景中人物心理的把控,这些细节也都反应了伊丽莎白作为一位女性艺术家所具有的高超艺术造诣。

伊丽莎白-简·加德纳-布格罗(Elizabeth Jane Gardner Bouguereau)

在20世纪的德国南部活跃着一个社团--青骑士社团。青骑士得名于表现主义画家康定斯基,但整个画派的发展却离不开德国女性画家加布里埃莱·蒙特(GabrieleMunter,1877-1962)。当时的蒙特与表现主义大师康定斯基、马克等人共同生活创作试图通过可见的形和色来表达艺术和精神内容的贯通。

《山林》 加布里埃莱·蒙特(Gabriele Munter)西堤现藏

蒙特将一生奉献于艺术,从最初女性不被允许就读艺术学院的学术限制,到加入康定斯基的艺术家协会、到与康定斯基、马克等人共同生活并创立青骑士社团,最后到经济问题、经历战争和为完好保存青骑士社团的作品与康定斯基发生的纠葛,甚至包括她去世前将作品全部捐献的诸多举动,无论是对艺术的执着心境还是蒙特创作的作品本身,都表露了她在艺术领域的卓越成就。

《黄色房子》 加布里埃莱·蒙特(Gabriele Munter)

而号称自己是女权主义的墨西哥著名女画家弗里达·卡罗(FridaKahlo1907年-1954年)用她明亮的色彩和具有象征主义、写实主义的表达方式,完美的阐释了艺术家怪异的性格和对于艺术独特极具个人风格的表达方式。

《两个卡罗》 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 )

卡罗的作品有时带有超现实的色彩,有时又像上图《两个卡罗》中所表现的,画中主人公虽然两只手牵在一起却眼神淡漠无交流,艺术家试图通过这样的表现形式,来表达自己内心无法述说的真实情感。

《亨利福特医院》 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 )